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批評 > 書評序跋 >

這究竟是怎樣的一本書 ——夜讀齊家銀《扳命》札記

來源:湖北作家網    發布時間:2020-01-02    作者:賈建國

  

 

  現在還有人看書嗎,在這海量信息過載的互聯網時代,人人都扎著腦殼掰微信玩抖音,即使坐在電腦前也都在讀圖或追劇,哪里還有人看書!可這幾天偏偏就有那么一本書讓筆者放下手中所有的閱讀,單單只讀這本書,直到將這本書讀完才肯罷休。不用說,我指的當然是正放在我床頭的那本《扳命》。

  按說《扳命》本是作者長篇小說《草根》系列當中的一部,并無什么新奇之處,講的也仍舊是作者筆下最心愛的人物“渣腦殼”改革開放之后的故事,作者開篇之時也仍舊是從歷史沿革入手,從風土人情展開,特別是在婚喪嫁娶、逢年過節之時將民諺歌謠夾雜其中,將那江漢平原最接近原始風貌的楚風俚俗表達得淋漓盡致,也是頗具歷史文獻價值,尤其是那些隱形的具有神秘性的江湖社會總是讓小說主人公在四面楚歌,走投無路的關鍵時刻,令人信服地迎來人生的轉機或重生,當真是:“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但該書仍有幾大看點,一是筆下的主要人物全是社會上草根和混混,徹底地拋棄了“三突出”(所有人物中要突出正面人物,正面人物中要突出英雄人物,英雄人物中要突出主要英雄人物)張國榮扮演了這么多角色,而真正令人佩服只有《阿飛正傳》和《霸王別姬》中的阿飛和陳蝶衣,從而也奠定了王家衛和陳凱歌宗師的地位;張國榮塑造的阿飛為什么令人著迷那是因為這部電影從正面描寫了一個畸形社會的小混混、小阿飛的形象。這本書也是從很多方面描寫了張二江、余本善、七賴子、孔老頭等這些在底層的人物都是何等的世事洞明,卻揣著聰明裝糊涂,在格局不大之時又是如何耍小聰明玩詐機,騙中騙等。

  汪曾琪老曾無數次地說過:一部小說成功與否主要看人物,人物塑成好了,這部小說就基本成功了。而作者筆下的這些人物不正是說明了這點么!

  本書的第二大看點是真實,由于作者寫的大部分都是自己的親身經歷,從齊大寶與張二江追茉莉和榴花開始到渣腦殼(在本篇中我們的男主人公渣腦殼已隨母姓改名叫:“傅徐至”)

  忍痛離開杏子遠走他鄉,書中所描繪的人物和故事都非常真實且視野開闊,如“雪地拜師”中師傅海森(由于筆者為了采風曾在那一帶專門尋訪過)的家和那一條回民街(大清官海瑞其實也是回民)與“心不在焉的海師傅”的兩節將人性的復雜和善良,名利場上的冷暖與險惡,特別是能書記的“三把壺”(辦事不馬虎,遇事不在乎,處事不含糊)從小琳的出現到會議上搞定到上海參加會議人員的名單,一下子就把能書記的老道和陰森寫活了!真是“引而不發累死馬,按兵不動據山涯!”

  本書中另有一特色不得不說:那就是對吃的描寫,(孔子云:“食,色,乃性也。”本書中對女性的描寫依然沿著“女性是小說的命脈”這一意詣而展開,但本文暫且不表,只談吃!)

  最近幾十年寫吃的海內名家無外乎三家,首當其沖當推汪曾琪,見其《四方食事》,其次當屬陸文夫的中篇小說《美食家》,第三當然是阿城的《棋王》中關于對吃的描寫;而《扳命》中在江漢平原上,一個偏避的小鎮的早酒桌上的小吃卻是這樣的一幅情形:

  一個個用楠竹編成的小蒸籠,壘得像一座高高的寶塔,在火爐上冒著香噴噴的熱氣。里面有粉蒸肥腸,粉蒸牛肉、蒸魚,蒸肉,蒸菜……當氤氳的蒸汽在蒸籠上裊裊升騰時,菜已蒸熟。

  ……從蒸籠中飛快地端起一個個精致的小碗盛著的蒸菜,然后倒扣在青花瓷盤里。雪白的粉蒸五花肉底下是紅紅的南瓜做的底子,雪白雪紅,上面撒上綠油油的香蔥。粉蒸肥腸是用紅油拌好,又用雪白的蘿卜絲打的底。這些菜,光看那顏色,喉嚨里就會有饞蟲往外爬,沒動筷子那清香就往鼻子里鉆。若再打上一個熱氣騰騰,紅油汪汪的牛雜,來一壺小鎮產的江漢春地瓜燒,那叫一個美呀!

  其實,筆者對本書中對吃的描寫的欣賞并不在于以上的引文,而在于男主人公下崗之后,身無分文成為無業游民的徐至因手頭拮據囊中羞澀與“小花”余本善那段難熬而又美好的早酒時光。其雙方互相玩巧,互不信任,而又在關鍵時候充分體現哥們義氣,真是活靈活現,一方面要滿足杏子過早的要求,另一方又成全對美食的向往,而同時反映出時代的混亂和荒誕,總讓我想起卓別林的不朽的名作《淘金記》中男主人公在饑餓難熬中想出煮皮鞋的絕招,同時又不忘優雅的吃鞋底的情形。當然汪曾琪老的《七里茶坊》、《奶油烙餅》兩篇名作(前者是通過倆人回憶云南氣鍋雞來襯比大躍進政策的荒誕對人世間帶來的苦難,而后者通過對奶奶的回憶來反襯官員的無恥和小孩的成熟。)則又是一種經典。

  另外,筆者意外發現——本書其實有著雙重主題:

  查《辭海》和《辭源》“扳”大都讀:“bān”有兩層意思:

  1. 使位置固定的東西改變方向或轉動:扳閘,扳槍栓,扳道岔等;

  2. 把輸掉的贏回來:扳本,扳回一球,踢成平局等。

  而查要本地有關地方志和其他文史資料,“扳”讀“bǎn”主要意思是指:“有意把東西砸壞”,但也還有“掙扎、煎熬、苦難等意思如:“唉!不知最近幾年怎么樣了?!還能怎么樣了,他這幾年還不是在扳命!!

  威廉•福克納對他筆下的人物總是冠以“他們在苦熬”作為總概括,而底層人物總是過著滾釘板的生活,在我們江漢平原“扳命”是指咱老百姓總是在死亡線上掙扎的意思,這也符合作者寫《草根》這部作品的總思路,但是作者在這本書中讓自己的主人公出現轉型和變軌,結尾之時寓意深刻安排了兩個曾經扳道岔的鐵路上退休老工人,他們無形中的對話,

  似無意似有意點出了這部小說的主題,不僅點化正在迷途中的男主人公,而且升華這部小說的主題。

  而清華大學徐葆耕教授在他的《西方文學十五講》中則講得更深更細,他以肖洛霍夫的《靜靜的頓河》為例,認為以往的寫作都是貴族寫作——即他們在關心下層而并非出自平民本身,他列出一張表,通過這張表,他很遺憾西方很多文學經典都是出自于貴族之手,很少有人象肖洛霍夫那樣寫出頓河的史詩《靜靜的頓河》(當然,他還列舉了高爾基和葉賽寧等)……這不正好彌補這位教授的遺憾,同時也讓讀者開心或深思么。

  莫言曾經說過:一個作家對另一個作家的影響是一個作家作品某種特殊氣質對另一個作家內心深處某種潛在氣質的激活,或者說是喚醒。

  這就是為什么本埠很多已經年過天命而又接近花甲中老年人(他們都是上世紀八十年就活躍在本地的文學青年,也都有一定的實力)讀這本書后,喚醒內心深處塵封多年的記憶,想起多年的感人至深的往事,紛紛馳思而援筆原因。

  有意味的是,作者在本書最后一章用《苔花精神》命名的同時,又在扉頁上引用了清代袁枚的那首五絕:

  白日不到處,

  青春恰自來。

  苔花如米小,

  也學牡丹開。

  ——清•袁枚•苔

  這不正說明作者謙遜和自知自明么。

  不得不說,本書也有許多不足的和商榷的地方,由于篇幅所限,筆者就不一一引證論述了,而筆者煞尾之時,才發現天邊業已泛藍,心中不由得感慨不已,隨著二零一九年即將過去,新的一年即將到來,我們卻正處在這交岔點上,狄更斯不是說過(這段話都被用濫了,但筆者此刻實在找不出比這更合適的語言):

  這是最美好的時代,同時也是最糟糕的時代;這是智慧的年代,同時又是信仰年代,可又是懷疑的年代,這是光明的時刻,又是黑暗的時刻……

  而此時此刻,我不正處于黑暗與光明的交岔點么?!

  (賈建國:荊州市文學評論工作者)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 www.sercuev.cn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這究竟是怎樣的一本書 ——夜讀齊家銀《扳命》札記

2020-01-02 16-06-25

  

 

  現在還有人看書嗎,在這海量信息過載的互聯網時代,人人都扎著腦殼掰微信玩抖音,即使坐在電腦前也都在讀圖或追劇,哪里還有人看書!可這幾天偏偏就有那么一本書讓筆者放下手中所有的閱讀,單單只讀這本書,直到將這本書讀完才肯罷休。不用說,我指的當然是正放在我床頭的那本《扳命》。

  按說《扳命》本是作者長篇小說《草根》系列當中的一部,并無什么新奇之處,講的也仍舊是作者筆下最心愛的人物“渣腦殼”改革開放之后的故事,作者開篇之時也仍舊是從歷史沿革入手,從風土人情展開,特別是在婚喪嫁娶、逢年過節之時將民諺歌謠夾雜其中,將那江漢平原最接近原始風貌的楚風俚俗表達得淋漓盡致,也是頗具歷史文獻價值,尤其是那些隱形的具有神秘性的江湖社會總是讓小說主人公在四面楚歌,走投無路的關鍵時刻,令人信服地迎來人生的轉機或重生,當真是:“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但該書仍有幾大看點,一是筆下的主要人物全是社會上草根和混混,徹底地拋棄了“三突出”(所有人物中要突出正面人物,正面人物中要突出英雄人物,英雄人物中要突出主要英雄人物)張國榮扮演了這么多角色,而真正令人佩服只有《阿飛正傳》和《霸王別姬》中的阿飛和陳蝶衣,從而也奠定了王家衛和陳凱歌宗師的地位;張國榮塑造的阿飛為什么令人著迷那是因為這部電影從正面描寫了一個畸形社會的小混混、小阿飛的形象。這本書也是從很多方面描寫了張二江、余本善、七賴子、孔老頭等這些在底層的人物都是何等的世事洞明,卻揣著聰明裝糊涂,在格局不大之時又是如何耍小聰明玩詐機,騙中騙等。

  汪曾琪老曾無數次地說過:一部小說成功與否主要看人物,人物塑成好了,這部小說就基本成功了。而作者筆下的這些人物不正是說明了這點么!

  本書的第二大看點是真實,由于作者寫的大部分都是自己的親身經歷,從齊大寶與張二江追茉莉和榴花開始到渣腦殼(在本篇中我們的男主人公渣腦殼已隨母姓改名叫:“傅徐至”)

  忍痛離開杏子遠走他鄉,書中所描繪的人物和故事都非常真實且視野開闊,如“雪地拜師”中師傅海森(由于筆者為了采風曾在那一帶專門尋訪過)的家和那一條回民街(大清官海瑞其實也是回民)與“心不在焉的海師傅”的兩節將人性的復雜和善良,名利場上的冷暖與險惡,特別是能書記的“三把壺”(辦事不馬虎,遇事不在乎,處事不含糊)從小琳的出現到會議上搞定到上海參加會議人員的名單,一下子就把能書記的老道和陰森寫活了!真是“引而不發累死馬,按兵不動據山涯!”

  本書中另有一特色不得不說:那就是對吃的描寫,(孔子云:“食,色,乃性也。”本書中對女性的描寫依然沿著“女性是小說的命脈”這一意詣而展開,但本文暫且不表,只談吃!)

  最近幾十年寫吃的海內名家無外乎三家,首當其沖當推汪曾琪,見其《四方食事》,其次當屬陸文夫的中篇小說《美食家》,第三當然是阿城的《棋王》中關于對吃的描寫;而《扳命》中在江漢平原上,一個偏避的小鎮的早酒桌上的小吃卻是這樣的一幅情形:

  一個個用楠竹編成的小蒸籠,壘得像一座高高的寶塔,在火爐上冒著香噴噴的熱氣。里面有粉蒸肥腸,粉蒸牛肉、蒸魚,蒸肉,蒸菜……當氤氳的蒸汽在蒸籠上裊裊升騰時,菜已蒸熟。

  ……從蒸籠中飛快地端起一個個精致的小碗盛著的蒸菜,然后倒扣在青花瓷盤里。雪白的粉蒸五花肉底下是紅紅的南瓜做的底子,雪白雪紅,上面撒上綠油油的香蔥。粉蒸肥腸是用紅油拌好,又用雪白的蘿卜絲打的底。這些菜,光看那顏色,喉嚨里就會有饞蟲往外爬,沒動筷子那清香就往鼻子里鉆。若再打上一個熱氣騰騰,紅油汪汪的牛雜,來一壺小鎮產的江漢春地瓜燒,那叫一個美呀!

  其實,筆者對本書中對吃的描寫的欣賞并不在于以上的引文,而在于男主人公下崗之后,身無分文成為無業游民的徐至因手頭拮據囊中羞澀與“小花”余本善那段難熬而又美好的早酒時光。其雙方互相玩巧,互不信任,而又在關鍵時候充分體現哥們義氣,真是活靈活現,一方面要滿足杏子過早的要求,另一方又成全對美食的向往,而同時反映出時代的混亂和荒誕,總讓我想起卓別林的不朽的名作《淘金記》中男主人公在饑餓難熬中想出煮皮鞋的絕招,同時又不忘優雅的吃鞋底的情形。當然汪曾琪老的《七里茶坊》、《奶油烙餅》兩篇名作(前者是通過倆人回憶云南氣鍋雞來襯比大躍進政策的荒誕對人世間帶來的苦難,而后者通過對奶奶的回憶來反襯官員的無恥和小孩的成熟。)則又是一種經典。

  另外,筆者意外發現——本書其實有著雙重主題:

  查《辭海》和《辭源》“扳”大都讀:“bān”有兩層意思:

  1. 使位置固定的東西改變方向或轉動:扳閘,扳槍栓,扳道岔等;

  2. 把輸掉的贏回來:扳本,扳回一球,踢成平局等。

  而查要本地有關地方志和其他文史資料,“扳”讀“bǎn”主要意思是指:“有意把東西砸壞”,但也還有“掙扎、煎熬、苦難等意思如:“唉!不知最近幾年怎么樣了?!還能怎么樣了,他這幾年還不是在扳命!!

  威廉•福克納對他筆下的人物總是冠以“他們在苦熬”作為總概括,而底層人物總是過著滾釘板的生活,在我們江漢平原“扳命”是指咱老百姓總是在死亡線上掙扎的意思,這也符合作者寫《草根》這部作品的總思路,但是作者在這本書中讓自己的主人公出現轉型和變軌,結尾之時寓意深刻安排了兩個曾經扳道岔的鐵路上退休老工人,他們無形中的對話,

  似無意似有意點出了這部小說的主題,不僅點化正在迷途中的男主人公,而且升華這部小說的主題。

  而清華大學徐葆耕教授在他的《西方文學十五講》中則講得更深更細,他以肖洛霍夫的《靜靜的頓河》為例,認為以往的寫作都是貴族寫作——即他們在關心下層而并非出自平民本身,他列出一張表,通過這張表,他很遺憾西方很多文學經典都是出自于貴族之手,很少有人象肖洛霍夫那樣寫出頓河的史詩《靜靜的頓河》(當然,他還列舉了高爾基和葉賽寧等)……這不正好彌補這位教授的遺憾,同時也讓讀者開心或深思么。

  莫言曾經說過:一個作家對另一個作家的影響是一個作家作品某種特殊氣質對另一個作家內心深處某種潛在氣質的激活,或者說是喚醒。

  這就是為什么本埠很多已經年過天命而又接近花甲中老年人(他們都是上世紀八十年就活躍在本地的文學青年,也都有一定的實力)讀這本書后,喚醒內心深處塵封多年的記憶,想起多年的感人至深的往事,紛紛馳思而援筆原因。

  有意味的是,作者在本書最后一章用《苔花精神》命名的同時,又在扉頁上引用了清代袁枚的那首五絕:

  白日不到處,

  青春恰自來。

  苔花如米小,

  也學牡丹開。

  ——清•袁枚•苔

  這不正說明作者謙遜和自知自明么。

  不得不說,本書也有許多不足的和商榷的地方,由于篇幅所限,筆者就不一一引證論述了,而筆者煞尾之時,才發現天邊業已泛藍,心中不由得感慨不已,隨著二零一九年即將過去,新的一年即將到來,我們卻正處在這交岔點上,狄更斯不是說過(這段話都被用濫了,但筆者此刻實在找不出比這更合適的語言):

  這是最美好的時代,同時也是最糟糕的時代;這是智慧的年代,同時又是信仰年代,可又是懷疑的年代,這是光明的時刻,又是黑暗的時刻……

  而此時此刻,我不正處于黑暗與光明的交岔點么?!

  (賈建國:荊州市文學評論工作者)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email protected]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哈灵杭州麻将APP 试机号3d今天开机 篮球冠军 至尊棋牌app官方 35选7中奖图表辽宁 江西11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宝博斗地主官网下载 山东群英会软件 贵州十一选五 开发软件怎么赚钱 10分快3开奖结果 重庆幸运农场官方网 基金配资哪家好 平码固定的公式规律 棋牌娱乐大厅 山西十一选五查询结果 深圳股票配资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