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作家茶館 > 新作快讀 >

李二滿賣魚 (刊載于《 人民日報 》 2019年12月28日 08 版)

來源:湖北作家網    發布時間:2019-12-30    作者:王德彩

  李二滿是首批住進安置房的。

  安置房在大深山里千挑萬選出的一塊盆地上。四山合抱,溪水繞山。十幾個單元的安置房建造得錯落有致。整個安置房可容納幾百人。二滿這樣的貧困戶都住了進去。

  好長一段時間,大家都陶醉在這夢中都想象不出的房屋里。撫撫墻壁,摸摸地板,滑溜溜的,生怕劃了。經濟寬裕一點的還會置辦些新家具。

  一段時間的拾掇打理,每一戶都有點城里人家的感覺了。大伙兒于是清閑了一些。清閑的同時,也深感這屋子內,尚缺點什么。想去拔一棵菜,園子遙遠;想掏幾個雞蛋,雞窩不在身邊;想儲一點糧食,瓦缸扔了。

  一天早上,榮香在樓道口放了一筐自炸油條,六歲的兒子喊:“賣油條啰!”一會兒,油條被一掃而光。

  榮香對面的七嬸說,你賣油條我弄點豆漿來配。

  七嬸買榮香的油條,榮香買七嬸的豆漿。有時油條、豆漿直接互換。

  沒過幾天,各種吃食在一家家安置房中出現,漸漸齊全豐富。

  白菜、蘿卜、魔芋、豆腐……一家一個品種,在安置房廣場四周有序擺開。張嬸子的白菜換李嬸子的蘿卜是一斤換一斤,換周嫂子的魔芋是四斤換一斤。廖嬸子顯然是忙壞了,因為她的豆腐,老爺爺老奶奶們喜歡;她的豆干豆豉豆腐乳,有獨家秘方,老少皆愛。但廖嬸子并沒因需求多而抬價,一直守住最初的換法。老人孩子誰要是幫了她一把,走時定會送一把香噴噴的豆豉。

  李二滿從這種情景中受了啟示,也看到了商機。夜晚,他躺在床上想:這個山溝一下子豎起這么多樓,樓內一下子住進這么多人,開個店肯定有生意。他想開個小賣部,開一藥店,開一理發店,開一洗衣店,開一修指甲店……他想了長長一串。二滿也明白,想得再多自己也只能開一個店。

  他向包聯干部老蘭說出想開店的想法。老蘭愣住了。這不僅是一個資金問題,更重要的是能力問題:李二滿長得人高馬大,但他文化水平低。

  不過,李二滿也有他的可貴之處。

  他雖四十了,但有一身使不完的勁兒,那雙又大又蠻的手永遠閑不住。他看不起那些天天袖著手東晃西逛的人。

  李二滿前前后后跟了老蘭幾天,最后妥協說只賣魚,因為他太喜歡吃魚了。再說賣魚簡單,電子秤自動算賬。老蘭答應了。但問題是進魚需要本錢,這個錢哪里來?李二滿先開口了,要老蘭借他錢。他說萬一賣魚賠了,他早起晚歸去老莊子放羊掙錢還給老蘭。

  “那你現在為啥不去老莊子放羊掙錢?”老蘭問。

  “一個單身漢子,整天在山溝里和羊一起,太孤獨。這里熱鬧。”

  老蘭聽后沉默了一會兒,沒有回答借還是不借。三天后, 老蘭用拉魚的專用設施為李二滿弄了兩百斤活魚。

  二滿快速地在安置樓房前的小河上攔起一個小水渠,下端用一塊大大的竹籬笆圍住。

  開頭那天老蘭親自坐鎮,教二滿如何使用電子秤。用電子秤,二滿半天學會了。

  二滿日夜守在河邊,一邊逗魚一邊賣魚。五天不到,一渠魚賣完了,他把賣魚的收入一分不少地報告給老蘭。老蘭沒說賺了還是虧了,又去弄了兩百斤魚。

  第三次進魚時,二滿對老蘭說:“我還你錢吧!”老蘭盯著他問:“你不賣魚了?”二滿不解地問:“為啥不賣呀?”老蘭未回答,轉身又去進魚了。

  在第六次進魚的時候,老蘭說可以還他錢了。李二滿把賣魚所得的錢全部掏出。老蘭拿了其中一小部分,然后對二滿明明白白地交代:“我的錢你已經還清了,以后掙的全是你自己的了。”二滿攥著一把錢愣在那里,他不相信自己已經掙了這么多,他還想塞給老蘭一些,但老蘭早已跨上摩托車不見了人影。

  老蘭再一次光顧,是讓二滿跟他去進魚,并交代以后都由二滿自己去進貨。

  李二滿學會了進魚。同時,他在賣魚的過程中也學會了互通有無:老張頭笑說想吃魚但沒錢,二滿說,把你的花生米拿點兒來換。這個先例一開,二滿家里雞蛋、大米、大豆、小豆等等都有了。

  二滿的賣魚生意做得越來越大。二滿的日子也過得越來越充實,越來越快樂。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 www.sercuev.cn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李二滿賣魚 (刊載于《 人民日報 》 2019年12月28日 08 版)

2019-12-30 17-49-55

  李二滿是首批住進安置房的。

  安置房在大深山里千挑萬選出的一塊盆地上。四山合抱,溪水繞山。十幾個單元的安置房建造得錯落有致。整個安置房可容納幾百人。二滿這樣的貧困戶都住了進去。

  好長一段時間,大家都陶醉在這夢中都想象不出的房屋里。撫撫墻壁,摸摸地板,滑溜溜的,生怕劃了。經濟寬裕一點的還會置辦些新家具。

  一段時間的拾掇打理,每一戶都有點城里人家的感覺了。大伙兒于是清閑了一些。清閑的同時,也深感這屋子內,尚缺點什么。想去拔一棵菜,園子遙遠;想掏幾個雞蛋,雞窩不在身邊;想儲一點糧食,瓦缸扔了。

  一天早上,榮香在樓道口放了一筐自炸油條,六歲的兒子喊:“賣油條啰!”一會兒,油條被一掃而光。

  榮香對面的七嬸說,你賣油條我弄點豆漿來配。

  七嬸買榮香的油條,榮香買七嬸的豆漿。有時油條、豆漿直接互換。

  沒過幾天,各種吃食在一家家安置房中出現,漸漸齊全豐富。

  白菜、蘿卜、魔芋、豆腐……一家一個品種,在安置房廣場四周有序擺開。張嬸子的白菜換李嬸子的蘿卜是一斤換一斤,換周嫂子的魔芋是四斤換一斤。廖嬸子顯然是忙壞了,因為她的豆腐,老爺爺老奶奶們喜歡;她的豆干豆豉豆腐乳,有獨家秘方,老少皆愛。但廖嬸子并沒因需求多而抬價,一直守住最初的換法。老人孩子誰要是幫了她一把,走時定會送一把香噴噴的豆豉。

  李二滿從這種情景中受了啟示,也看到了商機。夜晚,他躺在床上想:這個山溝一下子豎起這么多樓,樓內一下子住進這么多人,開個店肯定有生意。他想開個小賣部,開一藥店,開一理發店,開一洗衣店,開一修指甲店……他想了長長一串。二滿也明白,想得再多自己也只能開一個店。

  他向包聯干部老蘭說出想開店的想法。老蘭愣住了。這不僅是一個資金問題,更重要的是能力問題:李二滿長得人高馬大,但他文化水平低。

  不過,李二滿也有他的可貴之處。

  他雖四十了,但有一身使不完的勁兒,那雙又大又蠻的手永遠閑不住。他看不起那些天天袖著手東晃西逛的人。

  李二滿前前后后跟了老蘭幾天,最后妥協說只賣魚,因為他太喜歡吃魚了。再說賣魚簡單,電子秤自動算賬。老蘭答應了。但問題是進魚需要本錢,這個錢哪里來?李二滿先開口了,要老蘭借他錢。他說萬一賣魚賠了,他早起晚歸去老莊子放羊掙錢還給老蘭。

  “那你現在為啥不去老莊子放羊掙錢?”老蘭問。

  “一個單身漢子,整天在山溝里和羊一起,太孤獨。這里熱鬧。”

  老蘭聽后沉默了一會兒,沒有回答借還是不借。三天后, 老蘭用拉魚的專用設施為李二滿弄了兩百斤活魚。

  二滿快速地在安置樓房前的小河上攔起一個小水渠,下端用一塊大大的竹籬笆圍住。

  開頭那天老蘭親自坐鎮,教二滿如何使用電子秤。用電子秤,二滿半天學會了。

  二滿日夜守在河邊,一邊逗魚一邊賣魚。五天不到,一渠魚賣完了,他把賣魚的收入一分不少地報告給老蘭。老蘭沒說賺了還是虧了,又去弄了兩百斤魚。

  第三次進魚時,二滿對老蘭說:“我還你錢吧!”老蘭盯著他問:“你不賣魚了?”二滿不解地問:“為啥不賣呀?”老蘭未回答,轉身又去進魚了。

  在第六次進魚的時候,老蘭說可以還他錢了。李二滿把賣魚所得的錢全部掏出。老蘭拿了其中一小部分,然后對二滿明明白白地交代:“我的錢你已經還清了,以后掙的全是你自己的了。”二滿攥著一把錢愣在那里,他不相信自己已經掙了這么多,他還想塞給老蘭一些,但老蘭早已跨上摩托車不見了人影。

  老蘭再一次光顧,是讓二滿跟他去進魚,并交代以后都由二滿自己去進貨。

  李二滿學會了進魚。同時,他在賣魚的過程中也學會了互通有無:老張頭笑說想吃魚但沒錢,二滿說,把你的花生米拿點兒來換。這個先例一開,二滿家里雞蛋、大米、大豆、小豆等等都有了。

  二滿的賣魚生意做得越來越大。二滿的日子也過得越來越充實,越來越快樂。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email protected]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哈灵杭州麻将APP 3d开奖结果3d 九五至尊棋牌官方版下载 黑龙江22选5开奖时间 致富网赚论坛网址 1分快3怎么玩稳赚 秒速赛车计划软件下载 亚马逊股票行情实时查询 捕鱼达人3圣诞版破解版下载 申城棋牌app 广东快乐10分公式 股票怎么看k线图 威趣516棋牌游戏下载 老快3投注代购平台 贵阳捉鸡麻将技巧口 qq分分彩大小在线计划 大发快3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