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作家茶館 > 新作快讀 >

馬腳 (刊載于《民族文學》2019年第2期)

來源:湖北作家網    發布時間:2019-12-23    作者:溫新階

                                一

這幾天,謝家大屋被一種神秘色彩籠罩著,草紙和香的氣味在整個屋場飄散,裊裊青煙彌漫過了門口那株幾丈高的香椿樹,竹園里的雞們不習慣太過濃烈的香紙氣味和叮叮當當的鈸镲的響動,竟然沒有回到雞舍里去,就在竹園里刨了大小不一的土坑,蹲在土坑里過夜,主人竟沒有發現,他們的本來就注意力過于集中,這兩天又被端公鄒發祥營造出來的環境把他們的注意力再一次緊鎖成為密度極大的心理鐵球。  

老太太的一盒首飾不見了,這個檀木首飾盒分上下兩格,上面一格放著她老人家的各種首飾,有幾件是她從馬家莊嫁過來時的陪嫁,馬家也不是等閑人家,莊田也有兩百多畝,還在虎羊灘街上開有一家棧房一家雜貨鋪,老太太的父親還花銀子捐了個七品知縣,雖然一直沒有候補上,在馬家莊畢竟還是很有威風的。老太太嫁過來時像樣的陪嫁首飾自然不少,且還有幾樣珍貴的。盒子的下面一格放了二百大洋,都是小輩們逢年過節孝敬的,三塊五塊的她自己積攢起來,除了給重孫子們打發一塊壓歲錢,也沒地方花,積積攢攢就有了二百塊。  

前幾天給老太太過八十大壽,熱鬧了一天一夜,老太太特高興,直到送完最后一撥客人,老太太來放晚輩們祝壽時孝敬的銀洋,才發覺首飾盒竟然不翼而飛了。  

這還了得?老太太把兒子謝家驥好好地罵了一頓,要他一定要找回來,不然就死給他看。這是富人家的老女人常用的手段,動不動就要死給人看。謝家驥是個出名的孝子,準備差人到縣上給警察局報案,被老太太攔下了,“又去請那拿錢不辦事的郝局長?上次的一頭黃牛丟了,郝局長帶了五個人模狗樣的痞子,前后四五天,吃的喝的不說,還拿了30大洋,牛毛都沒找回一根,這回就不麻煩你那局長朋友了。”  

“您說咋辦?”  

“請端公鄒發祥來打馬腳。”  

“這能行嗎?”謝家驥有些將信將疑。  

“怎么不行,王家田王有福家的五十斤漆油不見了,不是鄒發祥打馬腳找到的?再說,給鄒發祥當馬腳的那個叫史莽子的娃子不是我們家的短工嗎,東西找到了,給他十個大洋。嘴邊頭的水不曉得喝,還要跑到清江河開溝引水?”老太太說得斬釘截鐵,謝家驥沒有辦法,只能依著老太太。  

鄒發祥來了,帶來一背簍家伙什。  

史莽子也來了,鄒發祥去叫他時,他正準備出門的。鄒發祥說的事他不能不辦,只好硬著頭皮來了。  

鄒發祥在謝家驥砍來的桃杈上纏了紅布,又在老太太的房門上掛了紅布,宰了一只公雞,把雞血涂在了桃杈上,門檻上,在門口的香椿樹上綁上了旗桿,上面掛了畫了符咒的旌旗,在風中獵獵飄揚。  

鄒發祥在堂屋里設了香案,點了香,香案下的土缽里草紙已經燒了許多,大半缽子紙灰,一屋子都是香紙燃過的氣味。  

史莽子頭上眼睛上都纏了紅布,臉上畫滿了桃符,身穿一套火紅的衣衫,腳上一雙簇新的滿耳子草鞋,一雙粗布襪格外厚實,這馬腳一旦請活,會直奔被盜的贓物或者行竊的人而去,遇坎飛坎,遇河涉河,沒有一雙扎實的鞋襪斷然不行。  

史莽子不是頭一次當馬腳,前荒后河還有些名氣。這些年,民不聊生,偷盜漸多,小東小西的不見了,也就忍氣吞聲,悶到背個失算了,丟的東西大了,怎還是想尋一尋。到縣上找官府報案,警察局來幾個人,好吃好喝地招待著,還要給局長探長塞銀洋,多半最后還是個不了了之,碰上大的金銀財寶被盜,警察局長還兩邊收錢,行了方便讓盜賊跑了。所以,打馬腳就盛行起來。打馬腳又叫打桃杈,東西不見了,請馬腳可以打到贓物,捉到盜賊。端公在被盜人家中手執令牌和法刀,燒香念咒,將雙眼蒙住的馬腳請活,馬腳就會直奔贓物或者盜賊所藏之地,取回贓物,捉拿盜賊,一般與被盜者簽有“先打贓,后打賊,交出贓物不打賊”的盟約。  

已經是第三天了,馬腳就要請活了,看熱鬧的人里三層外三層,身穿法袍的鄒發祥更是來了勁兒,一會兒圍著香案又蹦又跳,一會兒又手執令牌和法刀雙目緊閉口中念念有詞,再過一會又把香案上的鈸镲敲得叮當作響。  

“老太太,你這丟的物件可不少呀?”鄒發祥在手指上掐算了一陣發話了。  

“先生的法眼洞穿了?”  

打馬腳時被盜之人只說不見了什么東西,并不說數量的,打回的贓物跟不見東西的數量是否吻合,來判斷端公和馬腳的法力高低,完全吻合的除了事先講好的酬勞以外,還會有賞錢。  

“不說洞穿,十之八九吧。您看我這法刀都快生銹了,還要老太太施些油水擦拭擦拭。”  

“若尋回來的東西斧口不差,我賞你二十大洋。”  

“好了,走了。”  

鄒發祥點燃一張畫了許多符的白紙,在空中晃了幾下,丟進一個裝了涼水的土碗里,灰燼浮在水面上,他端起碗來喝了一大口,然后用力噴在史莽子頭上纏著的紅布上,史莽子的頭擺了擺,慢慢站起來,拿起了香案上的桃杈……  

“大家注意了,馬腳請活了,有手腳不干凈的往后退一退,不然桃杈打到你的頭上不要怪我們。”  

馬腳一旦請活,就會揮舞桃杈打那些有小偷小摸習慣的人。  

史莽子手執桃杈,左右揮舞,人們連忙躲閃,生怕桃杈打到自己身上。  

史莽子出了堂屋,在稻場里轉了兩圈,然后飛下稻場坎,趟過門口那一壩水田,向毛家老崖奔去。  

人們從堂屋涌到稻場,看著史莽子遠去的背影,不知道下一步等待他們的是捉到贓物捉到盜賊還是流馬(打馬腳失敗),他們的希冀似乎更勝過謝家老太太。   

                           二  

農歷十月的鄂西,秋色已濃,滿山色彩斑斕,河水清澈如鏡。莊稼已經收割,裸露的田野上,散放著牛羊,收拾著還沒有枯黃的雜草。或許是因為包谷桿被收割干凈,天地突然變得敞亮,狗們欣喜若狂,在田野里追逐撿拾豆莢的羊群。雞也特別忙碌,稻田里有撒下的稻谷,啄一粒,頭一揚,伸長脖子,就把稻子吞下去了,連忙再低下頭去啄另一粒,好久沒有這樣飽餐過了。也難怪,許多人家連人都吃不飽,米湯菜糊糊幾乎能照見人影,哪有糧食來喂雞呀狗呀。雞們狗們只能自食其力,雞在田里啄蟲子,吃草葉子,骨瘦如柴,那時的雞就特別能飛,從一棵樹飛到另一棵樹,猶如野雞一般。  

毛家老崖里有很多栗樹,樹葉黃了,橡子開始成熟,一粒一粒從橡碗里脫落出來,一群一群的松鼠在厚厚的樹葉中扒拉橡子,咬破硬殼,樂滋滋地吃那新鮮可口的橡米。小松鼠不大喜歡在樹葉里扒拉橡子,它們爬上樹,從橡碗里咬出即將脫落的橡子,三下兩下吃到肚里,然后去咬另一顆,從一個樹枝跳到另一個樹枝,從一棵樹跳到另一棵樹,像皮影里的動物一樣,倏地一下就不見了蹤影。  

謝如煙拖著一條傷腿爬到了毛家老崖,要是在薄刀嶺上不跳崖她還也許還甩不掉那些追兵,這是剛調到佷陽來換防的川軍,他們剛來佷陽,就聽說有個從武昌中山大學跑回來的女共產黨到了佷陽,可能負有重要使命,他們不得不去捉拿。  

三營長帶了一個排來追,追了一天,沒想到這女的這么能跑,硬是沒有追到,三營長就想打道回府。他才不想繼續在這深山老林里浪費時間,團長克扣了弟兄們的軍餉吃香的喝辣的不說,剛來就把全縣的鹽稅拿了一半在自己手上,此時說不定酒醉飯飽后正在和警察局的郝局長打麻將呢!所以自己犯不上帶著弟兄們在這深山老林賣命,回縣城隨便找幾個酒店飯館敲幾筆保護費,那份快活,那份舒坦,他只要一想起就恨不得立馬飛回清江岸邊。  

他們在薄刀嶺放了一排槍就回縣城去了。  

謝如煙畢竟不是軍人,也沒打過仗,這一放槍,把她嚇得不輕,就跳了崖,摔斷了一條腿,一陣鉆心地疼痛,她額頭上沁出了黃豆大的汗珠。  

謝如煙的眼淚嘩嘩流了下來,謝家的四小姐,從小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特別是祖母最心疼這個小孫女。她三歲那年,娘得哽食病死了,是祖母帶著她,三頓飯跟祖母吃,晚上跟祖母睡,祖母輕微的鼾聲,祖母身體特殊的氣味,都成為她進入夢鄉的必要條件。  

她的眼淚并不完全是因為她眼前的處境和她富家小姐的身份產生的落差,更重要的是她的腿斷了,怎樣趕到烏鞘嶺把那個重要的消息告訴馮大刀,讓他們推遲暴動的時間,并且及時轉移。已經只有兩天的時間了,更何況衛彪全說不定也會趕到,讓他趕在前面就麻煩了。  

她從武昌跑回佷陽,本來是去縣立小學找了佷陽縣委的龔書記的,希望他們派人去通知烏鞘嶺馮大刀他們,可是龔書記和其他幾位同志都不在,她估計縣委的同志也去了烏鞘嶺和馮大刀一起準備神兵暴動去了,她想,她只有親自去一趟烏鞘嶺。  

正是因為她去找龔書記被人看見,告訴了川軍辜團長,辜團長才派了三營長來追,辜團長的副官找了好一會才在秋波樓刷帚菌兒那找到三營長,他們的行動就比謝如煙遲了近兩個小時,一直追到薄刀嶺,快要追到時,三營長撤了兵,謝如煙摔斷了腿。  

謝如煙從宜昌三師(湖北省第三師范學校)考入武昌中山大學時,就認識了衛彪全,儀表堂堂,能說會道,特別是聽了他幾次演講,更是佩服得五體投地。  

他說,我們現在這個國家已經滿目瘡痍,我們必須起來革命,砸爛舊的枷鎖,讓工人在自己的工廠生產,讓農民在自己的土地上耕種,讓知識分子在自己的實驗室研究科學,發明技術,每個人都自由平等地生活!而要實現這一切,就要革命,就要斗爭,就會流血,就會犧牲,我不害怕,如果需要,我愿意把我自己的鮮血,把我自己的頭顱獻給這場偉大的革命!  

衛彪全的演講立刻迎來了雷鳴般的掌聲!有八個人立馬跳上臺高呼口號,大家都知道,他們是出名的“中大九虎”。  

謝如煙混在人群里,機械般的跟著別人舉起了拳頭呼著口號。  

后來,謝如煙找同學們打聽:這個衛彪全是不是窮人出身?別人告訴他:他的父親是鄂東有名的商人,在英山有幾千畝茶園,在應城有兩個石膏礦。  

一個晚風習習的傍晚,聽完衛彪全的演講,謝如煙心潮澎湃,她拋卻了少女的羞澀,邀衛彪全到長江邊散步。  

“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謝如煙歪著頭,撲閃著大眼睛。  

“當然可以。”衛彪全略微低下了頭,看著這個漂亮的小妹妹。  

“聽說你父親是有名的商人,你卻在這兒鼓動革命,鼓動暴動,那不是要推翻你現有的生活?不是要革你自己的命?”  

“問得好!說明你在思考。是的,我家里很富有,但是這種少數人的富有卻是用大多數人的貧窮換來的,它妨礙了社會的發展,妨礙了國家的進步,讓我們跟西方發達國家的差距越來越遠,這種富有就是罪過!我們不能站在一己私利的角度,要站在民族的角度、國家的角度來思考問題,我們必須義無反顧地推翻它,建立一個民主、文明、富強的國家,這個目標是多么鼓舞人心!試想,如果在建立這樣的一個美好國家的過程中,有我們自己的參與,有我們的一滴汗珠,一份微薄的力量,那會是多么地榮耀!”  

謝如煙完全被他征服了,她不自覺地依偎在他懷里,她真想撫摸他那茂密的絡腮胡,但她還是把手縮回來了。  

此后,她經常去參加他們的活動,她心中的激情已經被衛彪全點燃,同時點燃的還有他倆愛情的烈火!  

不久,她在一面紅旗前宣了誓,領誓人就是衛彪全。  

當她聽說家鄉佷陽即將舉行一次神兵暴動的消息時,她立馬告訴了衛彪全,衛彪全高興得跳了起來。  

    “中央不久前在武昌召開了八七會議,會議確定了黨在農村領導武裝暴動,開展武裝革命斗爭的
方針,在這個時候,有這樣一次暴動,真是太好了!
    一種美好的情緒充溢了他們的胸腔,這一晚,他倆住在了一起,分享著激動人心的消息。
    分歧很快產生了,而且到了不可調和的程度。
   謝如煙在縣城的同學給她來信說,馮大刀的神兵營準備到虎羊灘暴動的事被剛換防到佷陽的
辜祖煌團長知道了,他們準備將計就計,一舉剿滅他們,宜昌府的羌朝淦旅長不想讓辜團長獨得大功,
也準備派兵參與,目前正在秘密部署。
   這件事是一個算命先生給辜團長報的信,馮大刀找他掐算起事的時間,算命先生問他是起屋還是開市,
明確了事體才好算,馮大刀惡狠狠地說:“殺一批牲口。”算命先生覺得有些不對,來告訴了辜團長,還領
了三塊大洋的賞錢。
   謝如煙這個同學是馮大刀的親戚,當她聽刷帚菌兒說了這事,知道馮大刀有個叔叔在漢口開筷子廠,
想請謝如煙給馮大刀的叔叔遞個消息,叫他回來勸一勸馮大刀。
   謝如煙覺得事態嚴重,就來找了衛彪全,她想回佷陽烏鞘嶺通知馮大刀推遲暴動,并迅速轉移,
但是受到了衛彪全的嚴厲批評:“暴動時間絕對不能推遲,我已將向省委作了匯報,黨的工作是兒戲
嗎,說變就能變?”
   “敵人將在虎羊灘部署3000兵力,如不推遲,必將全軍覆沒,那可是300多條活生生的人命呀。”
   “我不止一次講過,要敢于奮斗,敢于犧牲,我們太需要這樣的一場暴動來宣示八七會議的偉大精神,
我們需要用鮮血來喚醒沉睡的人們,來昭示我們共產黨人的存在,來敲擊反動派的神經!”
  “我們不怕犧牲,但要犧牲得有意義。我不相信黨會支持這種無畏的犧牲,我要見省委領導。”
  “謝如煙同志,你以為你是誰?省委領導是你想見就能見的?”
   “不論怎么說,我一定要阻止這種雞蛋碰石頭的蠻干和盲動。”
   “暴動那天,即使你們都不去,我們中大九虎一定會到場,即使拼個魚死網破,我們也要用我們的
鮮血映紅初升的太陽。”
   這天晚上,謝如煙給衛彪全留了一個條子:我回老家給奶奶祝壽,然后乘坐一輛馬車出了武昌城。
   現在,她的一條腿斷了,怎么才能把消息傳到烏鞘嶺?
   太陽已經落山了,“箍扁扁桶”的雀子在叫,已經看得見裊裊的炊煙了。謝如煙知道毛家老崖有一
個和尚洞,她想扯些草藥在洞里去敷一敷,看明天能不能走。
   他摸了摸腰間的手電還在,貼身的口袋里還有一盒洋火,這些都是她出城之前準備的。她準備的
還有一樣他從來沒有用過的東西,那是衛彪全的一支手槍,他們爭論的頭一天給她講過怎樣打開保險,
怎樣扣動扳機,分別的時候,他把手槍留給她,讓她熟悉手槍的構造,練習瞄準,他說,這也是斗爭的需要。
   謝如煙有在樹葉里扒拉了好些橡子和野板栗,那是她今天的晚餐了。
   此時,她想起了祖母溫暖的懷抱,眼淚就要流淌出來。前幾天,祖母八十大壽,她都沒能回來給
她祝壽,她被一種前所未有的情緒鼓動,跟著衛彪全學習、宣傳、到工人中演講,她要為了建設新中國犧牲小我的快樂,她放棄了為祖母祝壽的想法。
   此時,她的淚水潸然而下。
 
                                   3
 
   孫桂花這幾天真是度日如年。
   本來說好得手第二天韓莽子就來找她一起投奔烏鞘嶺的遠房舅舅的,在那買兩畝薄田,苫個草棚過日子,
總比現在要強。可是,時間過去了兩天,還沒有看見韓莽子的影子。
   孫桂花五歲時父母雙亡,她跟著家住上河的一個叔叔過到十七歲,誰家的日子都緊巴,突然多出一張嘴來,
嬸嬸話里話外都是嫌棄。叔叔不多說話,總是卷一袋山煙猛吸,一屋都是濃濃的山煙氣味。
   “不說你這寶貝侄姑娘行了吧,想把我們熏死呀。”
   嬸嬸就不再說話,叔叔特殊的抗爭方式算是暫時取勝。
   孫桂花畢竟五歲了,好賴話還是聽得出來,每每此時,總是連忙找點事做,剛掃過的地,拿起笤帚又掃二道,
一邊掃,一邊淚水漣漣,想自己的父母,想以后還長的日子。
   十七歲那年,叔叔撒手人寰,這家里再也呆不下去了,她請人搭了個窩棚,嬸嬸扔給他兩床破棉被、半邊鐵鍋、
兩個破碗,她就算立了門戶。
   孫桂花開了兩畝田的荒地,收下的糧食勉強可以糊口。就是沒錢,有時鹽都買不起,隔三差五吃淡的,更不說
買一件新衣服了。
   農閑時,孫桂花就到雙滿橋的瓦廠幫忙挖土背土,多少掙點鹽錢。在這里,她遇到了史莽子,他在瓦廠干了好
幾年了,謝家有事時去謝家干活,不在謝家干的時候只要不打馬腳都會在這里踩泥做瓦,因為鄒發祥在瓦廠有股份,
他就照顧著史莽子。史莽子已經是熟練工,掙的錢比其他人都多。
   孫桂花第一次去就引起了史莽子的注意,這個人長得雖不秀氣,但是耐看,尤其是一頭烏黑的頭發,一把長
辮子更是多了幾分誘人。
   史莽子就時常幫她,自己歇晌時或是吃飯過后,就幫她背幾簍土,他背一簍兩百多斤,孫桂花要背四次,瓦廠
是按斤兩計酬,一天一結賬,孫桂花就比別人掙得多了一些。
   一來二往,兩個人就有了感情,兩人交往了一段時間,都覺得對方合適,私下就定了終身。
   偏偏吳保長的大兒子也看上了孫桂花,要娶她做妾。他的老婆進門十多年了,一直沒有生養,看到孫桂花肌肉發達,
走起路來肥嘟嘟的屁股抖動得叫人眼花繚亂,那肯定是造娃的坯子,再說,睡在那細嫩豐滿的肉團上,該是何等的享受!
不像現在的老婆,幾根骨頭翹起,硌人。
   九月初的一個晚上,孫桂花在瓦廠背了一天土,回家洗了澡就上了床,溪邊已經吹起了微微的涼風,孫桂花覺得特
別好睡,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不是啥時候,她朦朦朧朧感覺有什么東西擦過她的臉龐,緊接著似乎有人在撫摸她的乳房,她驚慌地坐了起來,
借著淡淡的月光,她看到了一個人,這個人就是吳保長的大兒子,她順手摸到床邊的一個桐油燈盞,拼命地砸向保長兒
子,桐油灑進了他的眼睛,他逃出了她的窩棚,一邊跑一邊怒吼:“你這個臭娘們兒,早晚是我的人,我看誰敢娶你,
史莽子那個監利的龜兒子,敢跟我搶女人,老子要把他趕出薄刀嶺……”
   孫桂花嚇得不輕,連忙起來點了一把杉樹皮火把,去找史莽子。
   從此,孫桂花不敢獨自回家,在瓦廠背完土,史莽子送她回來,她不讓他走,史莽子只好用包谷桿子在她的窩棚外
面搭了一個草棚,用幾塊木板臨時搭起一個床鋪過夜。閑言碎語還是很快就傳開了,孫桂花的嬸嬸還過來把他倆教訓了
一頓,嬸嬸說,作為孫桂花唯一的長輩,吳保長大兒子已經捎過話來,不日將上門提親,提親的禮單已經口頭傳達給嬸
嬸,緞子兩匹,細布四匹,豬蹄四只,燒酒十斤,現洋二十……嬸嬸聽得心花怒放。末了對史莽子說:我也不是偏心,你
若拿得出這些聘禮,我還是先應了你,畢竟你倆相好在先。
   這倆人實在想不出辦法,本來史莽子勤扒苦掙,已經存下了一點小錢,打算再攢一點,借一點,修個房子,就把孫
桂花娶過來,現在這局勢,那容得他鋪排籌措?他倆真有些走投無路,史莽子的老家監利肯定回不去了,那年水災房屋
田產都淹在了一片汪洋之中,大水是夜間來的,靜臥在江邊的幾百戶人家突然被吞噬進了永久的的黑幕,史莽子本能地
在水中浮游,他不知道方向,天亮時發覺自己躺在一片稻田里,他的房子,他的父親母親,他的兩個妹妹不知道在何方。
   孫桂花突然想起烏鞘嶺有個遠房舅舅,雖然多年沒有行走,但仿佛聽母親講過,說她沒出嫁時,跟這個舅舅關系還不
錯,母親每每講到這里,還會回憶起一些細節。
   史莽子馬上和孫桂花奔烏鞘嶺去了一趟,舅舅很歡迎他們,烏鞘嶺山大人稀,荒山多,買地不難,舅舅也愿意幫忙,
畢竟又多了一個親人,凡事有個照應也好。買五畝地,起一棟房子,史莽子攢的那點錢杯水車薪,舅舅也窮,也沒有錢借
給他們。
   史莽子就想到了謝家老太太的首飾箱,有一年正月,謝家來的客多,打的磨膏豆腐吃完了,喊韓莽子來幫忙打豆腐,
老太太給拜年的重外孫給壓歲錢,他看到了那只首飾箱,箱子有兩格,上面是首飾,下面是大洋,他也看到了放首飾箱的
地方。
   史莽子沒有和孫桂華說,他還沒拿定主意,謝家對他一直不錯,他在謝家做短工,活做的仔細,倘是一個人的活,他做
的總是比主人要求的還好,倘是三五個人做的活,他必定是個領頭的,謝家驥給他開的工錢也很公道,總是比別人的多了那
么一點。老太太也是個慈祥的人,對他們這些做工的人也還客氣,每年春節前,謝家驥請所有做工的人吃一頓飯再散伙,這
頓飯老太太是必須參加的,她感謝大家盡心做事,幫了謝家,她給每人一塊大洋,說代她給娃兒們買塊糖吃,老太太還不止
一次地跟他說,你娶媳婦,我一定去喝你的喜酒,我一定給你上兩塊大洋的禮錢……現在,他卻要去偷她的東西,偷她的心肝
寶貝,他怎么也下不了這個心。
   史莽子還在猶豫,吳保長的大兒子又在動作了,他已經請算命先生算過他和孫桂花的生辰八字,還算了上門提親的日子,
說十月初三是最合適的日子,一旦上門提親,恐怕就脫不了身了。
   實在沒有辦法了,沒有別的選擇了。九月二十八謝老太太八十大壽,史莽子負責管所有的燈亮,堂屋里的草帽子燈、廚房
里美孚燈、茅廁里馬燈,過道上還要燃松樹結的油亮子,添油,挑捻子,一刻不能馬虎,尤其是半夜子時老太太接受所有晚輩
拜壽時,堂屋里臨時要增加四盞草帽子燈,夠他忙活。史莽子沒有時間,就叫孫桂花趁所有人集中在堂屋里拜壽時去老太太房
里找首飾箱,首飾箱放的位置的位置史莽子給孫桂花講了一遍又一遍,還給她強調,拿五十個大洋夠起一所房子買一塊地就行
了,別給拿光了……
   孫桂花按時進了老太太的房間,找到了首飾箱,揭開第一格,看到了白花花的現洋,孫桂花哪見過這多錢,心慌得不行,
伸手去抓大洋,她想也沒時間數數,憑感覺抓幾把就走,沒想到抓第一把就嘩啦嘩啦響動,好像是廚房里的廚子在老太太外
屋來找東西咳了一聲,孫桂花差點嚇出尿來,她不敢再抓大洋了,把整個首飾箱裝進口袋提著就走,出了房門,從山墻邊溜
進旁邊的竹園里,然后進了那一片松樹林子,抄小路回到了上河自己的家里,那首飾盒實在沒有地方藏,開始藏在床底下,
但是窄巴巴的粗布床單根本擋不住人的視線,最后只好藏在苕窖里,在苕窖板子上放了一只大竹簍子,里面放了半簍子包谷,
還有一些扭掉的包谷米的包谷芯,她就坐在那扭包谷,一步也不敢離開,她怕,每一聲響動她都怕,尤其怕吳保長的大兒子
來了,那就雞飛蛋打了。
   一天過去了,史莽子沒有來,第二天就聽人說史莽子去謝家當了馬腳,這咋辦?幸好史莽子提前給她說過,萬一第二天
他沒來,就去和尚洞等他,他會去那找她。
   容不得孫桂花多想,好不容易熬到東方有了一絲白光,她把首飾箱裝進一只裝了豬糠的麻袋里奔毛家老崖的和尚洞而去,
走之前,沒有忘記在口袋里裝了十幾個生苕,有這幾個生苕,總可以充充饑飽飽肚子。
   一路上沒遇見人,孫桂花下了毛家老崖。
   此時,史莽子當的馬腳剛剛被請活,他已經從香案上拿起了桃杈。
   史莽子趟過那一壩水田,跑到了毛家老崖,連忙把蒙著的紅布拉了下來,眼前突然格外明亮,萬里藍天瓦藍瓦藍,太陽
慢慢升起來,照著滿山火紅的、金黃的、翠綠的樹葉,好看極了。
 
                                    4
 
   孫桂花好不容易爬上了和尚洞。
   和尚洞外面有一掛瀑布,把洞口擋得很嚴實,遠遠望去,看不出這里有一個山洞。很早以前,洞里住著一股土匪,土匪
燒殺搶掠,無惡不作,周圍的百姓苦不堪言,但是沒有辦法。有一天來了一個游僧,聽說以后,鉆進洞里,把那些土匪斬殺
一盡,自己也身負重傷,不治而亡,人們就把他的遺體埋在洞里,從此這個洞就叫和尚洞。
   孫桂花在洞里摸索,想找一塊干燥隱蔽的地方躺下。
   她躡著腳滿慢慢前行,突然好像聽到了悉悉索索的聲音,她停下來,那聲音也停下來,她往前走,那聲音又響起來。
   孫桂花渾身起了雞皮疙瘩,“誰?”
   也許是為了壯膽,孫桂花這一聲叫得很響。
   突然一束光照過來了,孫桂花不知道這是啥東西,真想丟下口袋逃跑,結果是把口袋攥得更緊了。
   孫桂花穩住神,順著那束光看過去,隱隱看到了一個人,還是一個女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一個挖泥奔土的人,她的膽子開
始大了一些,至少動起手來,那個人不是她的對手。
   孫桂花慢慢走過去,“你是誰?”
   謝如煙打量著孫桂花倒不像一個壞人,但是她那個看上去有些沉重的口袋有些可疑,里面似乎隱藏著豐富的內容。
   謝如煙把手電在口袋上晃了晃,雖然口袋里裝了很多軟的東西,但隱隱地露出一個正方體的輪廓,謝如煙立馬提高了警惕。
   “你是什么人?”這回輪到謝如煙發問了。
   和謝如煙一樣,孫桂花并沒有回答,只是死死地摁住口袋。
   “把口袋打開。”謝如煙說著,掏出了手槍,指著孫桂花。
   孫桂花雖然不認識手槍,但本能的意識告訴她這是一個可以打死人的東西,她想,今天兇多吉少了。她只希望史莽子快點來
,兩個人對付這一個女人不成問題,況且剛才看她站起來時有一只腿似乎斷了,不能著地。
   孫桂花慢慢打開口袋,露出豬糠。
   “你裝一口袋豬糠到這洞里來干什么?把豬糠倒掉。”
   兩人正在僵持不下,史莽子爬進洞來了。
   “聽說你去給鄒發祥當馬腳去了,你怎么這樣聽他的話呀?把我急死了。”孫桂花一邊說一邊揪扯史莽子穿在身上的火紅的法衣。
   其實,史莽子根本不想去做這個馬腳,但是,鄒發祥的話他不能不聽。當年他從監利逃到這王家大坪,幾天沒進一粒米,昏倒
在雙滿橋的瓦廠旁邊,是鄒發祥給他喝了一碗米湯救活了他,還給他在瓦廠旁邊蓋了一間茅草房,讓他在瓦廠做工。當然,鄒發祥
有自己的打算,他要史莽子給他當徒弟做馬腳,這馬腳也是他一步一步教他做會的。第一次讓他悄悄偷了王家田王有福家的五十斤
漆油,藏在王有福豬圈樓上,王有福請他們師徒打馬腳,雖然他們故意費了些周折,最終把贓物打出來了,這單生意,鄒發祥幾乎
是白干,沒要一兩銀子,但他倆的名聲就是從那一次開始口口相傳的。
   后來,鄒發祥有事沒事帶上他去觀察人,觀察事,分析人,分析事,凡是有人被盜請他倆打馬腳,他倆觀察一番,分析一番,
偵查一番,心中有底了,就接下這活兒,倘是沒有把握,鄒發祥會想出比如決定遲了盜賊跑了氣兒了或是破壞了現場盜賊之氣和旁
人之氣混雜了等各種理由回了主家,要人家另請高明。所以這些年,他們師徒流馬的記錄只有一次,工錢分文沒要,還主動賠了人
家的飯食錢,所以這回流馬非但沒有給他兩帶來什么負面影響,反倒還免費做了一個宣傳。
   每回接了酬勞,鄒發祥都給他會開出一份,起初占一,后來二八,最后三七,這已經很不錯了,所以鄒發祥的話他不能不聽,
再加上如果他不接這個活兒,謝家人一定以為是他干的,反正他給孫桂花留了后手,叫她在和尚洞等他。
   看著他倆拉扯得差不多了,謝如煙才說話,“想不到是你史莽子。”
   聽到有人說話,史莽子嚇了一跳,回頭一看,是四小姐謝如煙。
   那年史莽子在謝家熬糖,不小心被稀子糖燙傷了手臂,是四小姐給他敷了從城里帶回來的燙傷藥,還不讓他繼續干活,在他們
家養得差不多了才回家過年。
   這事不能瞞了四小姐,史莽子把前因后果一五一十都講了,然后從口袋里拿出首飾箱。
   “我不是叫你拿些大洋就行了,怎么連箱子都拿來了?”
   “嘩啦嘩啦聲音太響,怕驚動了人,我就……”
   謝如煙看到這只首飾箱,想到祖母焦急的樣子,她的內心很不是滋味。
   但是此刻,她的頭腦中想的不是祖母的焦急,他的大腦飛快地旋轉,好想有一絲光亮照了進來。
   “你倆打算怎么辦?”
   “我們打算拿著這些錢投奔烏鞘嶺桂花的舅舅,在那買幾畝田,起個小房子,安安穩穩過日子。”
   “你們想過沒有,我奶奶的首飾箱不見了,沒過兩天,你倆同時失蹤,傻子都會想到是你們偷走了首飾箱。烏鞘嶺不還是屬
于佷陽縣的地界嗎?我父親跟縣警察局的郝局長是好朋友,你們在烏鞘嶺能安安穩穩過日子?”
   謝如煙一句話,震懵了兩個人。
   “那你說怎么辦?”
   “好辦。桂花熟悉去烏鞘嶺的路,你去烏鞘嶺幫忙送個口信,你先拿走10塊大洋,那些大洋不是我舍不得,而是你全拿著不
安全,你傳完口信,就在你舅舅家住著,我叫史莽子帶200大洋去烏鞘嶺找你,你們過安穩的日子。不過那些首飾我要還給我的
奶奶,你們拿著也不起作用。”
   “什么口信?帶給誰?”
   謝如煙把一切都交代給了孫桂花,孫桂花有些疑惑:“你做的這事是幫助窮人的事,可你家里是大戶人家。”
   “我們做事不能只想著自己,要想著國家。極少數人富有是不合理的,我們要革命,要打碎這個不合理的社會,建立新的大家
都富裕的國家,能為建立這個新的國家貢獻一份力量,你們不覺得是一件很值得的事嗎?”
   孫桂花從來沒有聽說過這樣的話,而且是從一個富家小姐嘴里說出來的,她突然覺得世界很大,遠不止上河、王家大坪、薄刀
嶺,這世界上有各種各樣的人,有一些她不懂的人,但是這些人卻那樣不簡單,那樣值得相信。
   “我一定把這口信帶到。”
   “明天天黑之前一定要趕到,還有一個絡腮胡子可能會在你前面趕到,他會叫他們做和我說的相反的事,如果那樣,你一定要說
服馮大刀聽你的,不然那300多和你們一樣的窮苦人就會白白丟掉性命。這件事拜托桂花妹妹了。”
   謝如煙說著,一只腿跪了下來,他的眼里閃爍著盈盈淚光。
   孫桂花也跪了下來,“姐姐,我拼了命也要把這口信帶到。”
   “不能拼命,拼了命口信就帶不到了,相信你會想出辦法。”
   “那我現在就走。”
   謝如煙把手電遞給孫桂花,和她緊緊地擁抱。
 
                               5
 
   史莽子背著謝如煙按時回到了謝家大屋,這回打馬腳大獲全勝,打了贓又打了賊。
   只是誰也沒想到盜賊會是四小姐,老太太八十大壽時沒看見她回來呀,史莽子說,她是半夜悄悄潛回來
的,偷了首飾箱想和他的相好私奔,沒想到摔斷了腿。
   雖然抓到這盜賊很不光彩,老太太沒有食言,正常的酬勞之外,老太太另賞了鄒發祥二十大洋。鄒發祥
把六塊大洋分給史莽子,他沒有要,鄒發祥以為他嫌少,“你這單生意讓我們出了大名,今后我們的生意少不
了,以后四六。”
   “沒有以后了,我不干了。”
   鄒發祥以為他開玩笑,輕車熟路的,哪有有錢不掙的。
   史莽子說的不是假話,這幾天,他突然想到許多以前沒有想過的道理,覺得自己突然跟過去不一樣了,
他有了一些新的打算。
   謝如煙怎么跟老太太說的,他不知道,但是婆孫兩那份親熱和過去并沒有異樣。
   郝局長帶了幾個人來問四小姐幾時回的,說是辜團長叫他來問的,說前幾天從武昌回來一個女共產黨,
為了四小姐的清白,他專門來問清楚。老太太說:“家丑不可外揚,我做壽的那天這小蹄子半夜跑回來偷了
我的首飾盒,打算和她相好的私奔,沒想到在毛家老崖摔斷了腿,還是打馬腳的史莽子連人帶贓打回來的,
我這老臉都沒地方擱了,回去就不要講給別人聽了,往后我們家驥到縣上抬不起頭來。”
   老太太說完,賞給每人三塊大洋,“勞煩你們動步,打點酒喝。”
   謝家出了這樣的事,早就傳得有枝有葉,郝局長不過是來討個賞錢,回去也好給辜團長復命。
   謝家請來了有名的神醫張玉階來給四小姐醫腿,四小姐的骨頭并沒有摔壞,只是髖關節脫位,張醫生開
了藥內服外敷,保證一個星期可以下地走路。
   謝如煙躺在床上依然著急,不知道孫桂花趕到沒有,不知道馮大刀能否信任她,當初想寫個條子,但是
沒有紙筆不說,更重要的是不安全,再說,就是寫個條子,她謝如煙又不是上級領導,她的條子就一定有人信?
想到這,她吩咐史莽子騎馬趕到水井坳,那是烏鞘嶺去虎羊灘的必經之路,萬一孫桂花沒有勸住馮大刀他們,一定要在水井坳截住他們。
   “敵人在虎羊灘部署了3000兵力,等著神兵營的弟兄飛蛾撲火,羊入虎口,那可是300多條和你一樣的窮苦弟兄的生命啊,你一定
要截住他們。”
   “小姐放心,就是死,我也會截住他們。”
   得得的馬蹄聲漸漸遠去,謝如煙揪著的心還是放不下來,她擔心的是衛彪全,他若是去了烏鞘嶺,憑他的三寸不爛之舌,局面會失
去控制,但愿龔書記能夠有個正確的判斷。
   謝如煙躺在床上,眼睛睜得大大的,一邊祈禱一邊等著史莽子回來。
   史莽子終于回來了,他在水井坳沒有看到神兵營的弟兄,回來時在虎羊灘鎮聽到了一陣激烈的槍聲,但是雙方對陣時間并不長,很快
就歸于平靜。史莽子趕到街后的柏樹林想看個究竟,看到了從鎮上逃出來的一個人,渾身血跡,但是跑得飛快。
   “那人有什么特點?”
   “個子很高,一大把絡腮胡。”
   幾天后,《漢口日報》刊登了剿滅佷陽虎羊灘暴動悍匪的報道,報道稱,暴動悍匪除匪首衛彪全僥幸逃脫,其余數百人全殲。宜昌府
羌朝淦旅、佷陽的辜祖煌團得到了上峰的嘉獎,同時還配發了羌朝淦、辜祖煌受獎的照片。
   又過了十來天,史莽子從虎羊灘鎮上郵政所里給謝如煙取回了從武昌寄來的信,信是省委寫來的,說謝如煙寫給省委的信收到,鑒于
衛彪全片面理解和歪曲黨的八七會議精神,目無組織,擅自盲動,造成八名黨員的無謂犧牲,而衛彪全本人卻臨陣脫逃,決定開除衛彪全黨
籍,同時授予犧牲的八名年輕黨員烈士稱號……
   謝如煙讀者這封來自省城的信,淚水濕了信箋。
   在一個雨后初晴的日子,謝如煙和史莽子騎著馬奔烏鞘嶺而去,趁著敵人沉浸在虎羊灘虛假勝利的喜悅之中,上級黨組織決定神兵營在
柳樹坪舉行暴動,上級通知謝如煙作為暴動指揮部特別成員,參與暴動的決策和指揮。
   神兵營將在烏鞘嶺完成最后的集結,謝如煙趕到烏鞘嶺,見到了孫桂花,謝如煙緊緊地擁抱著她,“謝謝謝謝!”一邊說一邊流出了熱淚。
   謝如煙把200大洋交給孫桂花,孫桂華花說:“不需要了,我現在也是一名即將參加戰斗的革命戰士了,把這些錢交給龔書記,多買些槍
和子彈,多打死幾個壞人,早點建立你說的那個新國家,我們才有安穩的日子。”
   “你猜我把誰給你帶來了?”
   這時史莽子騎著馬來到了他倆面前,他去了孫桂花舅舅家,孫桂花不在,他一想就會在這里。
    “好的,你們好多天沒見面了,親熱親熱吧,我找龔書記報到去了。”
   史莽子一把把孫桂花摟上了馬,然后一抖馬鞭,那匹白馬沿著林間小道向五顏六色的叢林深處跑去……
(原載《民族文學》2019年第2期,《小說月報(大字版)》2019 4期選載)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 www.sercuev.cn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馬腳 (刊載于《民族文學》2019年第2期)

2019-12-23 00-00-00

                                一

這幾天,謝家大屋被一種神秘色彩籠罩著,草紙和香的氣味在整個屋場飄散,裊裊青煙彌漫過了門口那株幾丈高的香椿樹,竹園里的雞們不習慣太過濃烈的香紙氣味和叮叮當當的鈸镲的響動,竟然沒有回到雞舍里去,就在竹園里刨了大小不一的土坑,蹲在土坑里過夜,主人竟沒有發現,他們的本來就注意力過于集中,這兩天又被端公鄒發祥營造出來的環境把他們的注意力再一次緊鎖成為密度極大的心理鐵球。  

老太太的一盒首飾不見了,這個檀木首飾盒分上下兩格,上面一格放著她老人家的各種首飾,有幾件是她從馬家莊嫁過來時的陪嫁,馬家也不是等閑人家,莊田也有兩百多畝,還在虎羊灘街上開有一家棧房一家雜貨鋪,老太太的父親還花銀子捐了個七品知縣,雖然一直沒有候補上,在馬家莊畢竟還是很有威風的。老太太嫁過來時像樣的陪嫁首飾自然不少,且還有幾樣珍貴的。盒子的下面一格放了二百大洋,都是小輩們逢年過節孝敬的,三塊五塊的她自己積攢起來,除了給重孫子們打發一塊壓歲錢,也沒地方花,積積攢攢就有了二百塊。  

前幾天給老太太過八十大壽,熱鬧了一天一夜,老太太特高興,直到送完最后一撥客人,老太太來放晚輩們祝壽時孝敬的銀洋,才發覺首飾盒竟然不翼而飛了。  

這還了得?老太太把兒子謝家驥好好地罵了一頓,要他一定要找回來,不然就死給他看。這是富人家的老女人常用的手段,動不動就要死給人看。謝家驥是個出名的孝子,準備差人到縣上給警察局報案,被老太太攔下了,“又去請那拿錢不辦事的郝局長?上次的一頭黃牛丟了,郝局長帶了五個人模狗樣的痞子,前后四五天,吃的喝的不說,還拿了30大洋,牛毛都沒找回一根,這回就不麻煩你那局長朋友了。”  

“您說咋辦?”  

“請端公鄒發祥來打馬腳。”  

“這能行嗎?”謝家驥有些將信將疑。  

“怎么不行,王家田王有福家的五十斤漆油不見了,不是鄒發祥打馬腳找到的?再說,給鄒發祥當馬腳的那個叫史莽子的娃子不是我們家的短工嗎,東西找到了,給他十個大洋。嘴邊頭的水不曉得喝,還要跑到清江河開溝引水?”老太太說得斬釘截鐵,謝家驥沒有辦法,只能依著老太太。  

鄒發祥來了,帶來一背簍家伙什。  

史莽子也來了,鄒發祥去叫他時,他正準備出門的。鄒發祥說的事他不能不辦,只好硬著頭皮來了。  

鄒發祥在謝家驥砍來的桃杈上纏了紅布,又在老太太的房門上掛了紅布,宰了一只公雞,把雞血涂在了桃杈上,門檻上,在門口的香椿樹上綁上了旗桿,上面掛了畫了符咒的旌旗,在風中獵獵飄揚。  

鄒發祥在堂屋里設了香案,點了香,香案下的土缽里草紙已經燒了許多,大半缽子紙灰,一屋子都是香紙燃過的氣味。  

史莽子頭上眼睛上都纏了紅布,臉上畫滿了桃符,身穿一套火紅的衣衫,腳上一雙簇新的滿耳子草鞋,一雙粗布襪格外厚實,這馬腳一旦請活,會直奔被盜的贓物或者行竊的人而去,遇坎飛坎,遇河涉河,沒有一雙扎實的鞋襪斷然不行。  

史莽子不是頭一次當馬腳,前荒后河還有些名氣。這些年,民不聊生,偷盜漸多,小東小西的不見了,也就忍氣吞聲,悶到背個失算了,丟的東西大了,怎還是想尋一尋。到縣上找官府報案,警察局來幾個人,好吃好喝地招待著,還要給局長探長塞銀洋,多半最后還是個不了了之,碰上大的金銀財寶被盜,警察局長還兩邊收錢,行了方便讓盜賊跑了。所以,打馬腳就盛行起來。打馬腳又叫打桃杈,東西不見了,請馬腳可以打到贓物,捉到盜賊。端公在被盜人家中手執令牌和法刀,燒香念咒,將雙眼蒙住的馬腳請活,馬腳就會直奔贓物或者盜賊所藏之地,取回贓物,捉拿盜賊,一般與被盜者簽有“先打贓,后打賊,交出贓物不打賊”的盟約。  

已經是第三天了,馬腳就要請活了,看熱鬧的人里三層外三層,身穿法袍的鄒發祥更是來了勁兒,一會兒圍著香案又蹦又跳,一會兒又手執令牌和法刀雙目緊閉口中念念有詞,再過一會又把香案上的鈸镲敲得叮當作響。  

“老太太,你這丟的物件可不少呀?”鄒發祥在手指上掐算了一陣發話了。  

“先生的法眼洞穿了?”  

打馬腳時被盜之人只說不見了什么東西,并不說數量的,打回的贓物跟不見東西的數量是否吻合,來判斷端公和馬腳的法力高低,完全吻合的除了事先講好的酬勞以外,還會有賞錢。  

“不說洞穿,十之八九吧。您看我這法刀都快生銹了,還要老太太施些油水擦拭擦拭。”  

“若尋回來的東西斧口不差,我賞你二十大洋。”  

“好了,走了。”  

鄒發祥點燃一張畫了許多符的白紙,在空中晃了幾下,丟進一個裝了涼水的土碗里,灰燼浮在水面上,他端起碗來喝了一大口,然后用力噴在史莽子頭上纏著的紅布上,史莽子的頭擺了擺,慢慢站起來,拿起了香案上的桃杈……  

“大家注意了,馬腳請活了,有手腳不干凈的往后退一退,不然桃杈打到你的頭上不要怪我們。”  

馬腳一旦請活,就會揮舞桃杈打那些有小偷小摸習慣的人。  

史莽子手執桃杈,左右揮舞,人們連忙躲閃,生怕桃杈打到自己身上。  

史莽子出了堂屋,在稻場里轉了兩圈,然后飛下稻場坎,趟過門口那一壩水田,向毛家老崖奔去。  

人們從堂屋涌到稻場,看著史莽子遠去的背影,不知道下一步等待他們的是捉到贓物捉到盜賊還是流馬(打馬腳失敗),他們的希冀似乎更勝過謝家老太太。   

                           二  

農歷十月的鄂西,秋色已濃,滿山色彩斑斕,河水清澈如鏡。莊稼已經收割,裸露的田野上,散放著牛羊,收拾著還沒有枯黃的雜草。或許是因為包谷桿被收割干凈,天地突然變得敞亮,狗們欣喜若狂,在田野里追逐撿拾豆莢的羊群。雞也特別忙碌,稻田里有撒下的稻谷,啄一粒,頭一揚,伸長脖子,就把稻子吞下去了,連忙再低下頭去啄另一粒,好久沒有這樣飽餐過了。也難怪,許多人家連人都吃不飽,米湯菜糊糊幾乎能照見人影,哪有糧食來喂雞呀狗呀。雞們狗們只能自食其力,雞在田里啄蟲子,吃草葉子,骨瘦如柴,那時的雞就特別能飛,從一棵樹飛到另一棵樹,猶如野雞一般。  

毛家老崖里有很多栗樹,樹葉黃了,橡子開始成熟,一粒一粒從橡碗里脫落出來,一群一群的松鼠在厚厚的樹葉中扒拉橡子,咬破硬殼,樂滋滋地吃那新鮮可口的橡米。小松鼠不大喜歡在樹葉里扒拉橡子,它們爬上樹,從橡碗里咬出即將脫落的橡子,三下兩下吃到肚里,然后去咬另一顆,從一個樹枝跳到另一個樹枝,從一棵樹跳到另一棵樹,像皮影里的動物一樣,倏地一下就不見了蹤影。  

謝如煙拖著一條傷腿爬到了毛家老崖,要是在薄刀嶺上不跳崖她還也許還甩不掉那些追兵,這是剛調到佷陽來換防的川軍,他們剛來佷陽,就聽說有個從武昌中山大學跑回來的女共產黨到了佷陽,可能負有重要使命,他們不得不去捉拿。  

三營長帶了一個排來追,追了一天,沒想到這女的這么能跑,硬是沒有追到,三營長就想打道回府。他才不想繼續在這深山老林里浪費時間,團長克扣了弟兄們的軍餉吃香的喝辣的不說,剛來就把全縣的鹽稅拿了一半在自己手上,此時說不定酒醉飯飽后正在和警察局的郝局長打麻將呢!所以自己犯不上帶著弟兄們在這深山老林賣命,回縣城隨便找幾個酒店飯館敲幾筆保護費,那份快活,那份舒坦,他只要一想起就恨不得立馬飛回清江岸邊。  

他們在薄刀嶺放了一排槍就回縣城去了。  

謝如煙畢竟不是軍人,也沒打過仗,這一放槍,把她嚇得不輕,就跳了崖,摔斷了一條腿,一陣鉆心地疼痛,她額頭上沁出了黃豆大的汗珠。  

謝如煙的眼淚嘩嘩流了下來,謝家的四小姐,從小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特別是祖母最心疼這個小孫女。她三歲那年,娘得哽食病死了,是祖母帶著她,三頓飯跟祖母吃,晚上跟祖母睡,祖母輕微的鼾聲,祖母身體特殊的氣味,都成為她進入夢鄉的必要條件。  

她的眼淚并不完全是因為她眼前的處境和她富家小姐的身份產生的落差,更重要的是她的腿斷了,怎樣趕到烏鞘嶺把那個重要的消息告訴馮大刀,讓他們推遲暴動的時間,并且及時轉移。已經只有兩天的時間了,更何況衛彪全說不定也會趕到,讓他趕在前面就麻煩了。  

她從武昌跑回佷陽,本來是去縣立小學找了佷陽縣委的龔書記的,希望他們派人去通知烏鞘嶺馮大刀他們,可是龔書記和其他幾位同志都不在,她估計縣委的同志也去了烏鞘嶺和馮大刀一起準備神兵暴動去了,她想,她只有親自去一趟烏鞘嶺。  

正是因為她去找龔書記被人看見,告訴了川軍辜團長,辜團長才派了三營長來追,辜團長的副官找了好一會才在秋波樓刷帚菌兒那找到三營長,他們的行動就比謝如煙遲了近兩個小時,一直追到薄刀嶺,快要追到時,三營長撤了兵,謝如煙摔斷了腿。  

謝如煙從宜昌三師(湖北省第三師范學校)考入武昌中山大學時,就認識了衛彪全,儀表堂堂,能說會道,特別是聽了他幾次演講,更是佩服得五體投地。  

他說,我們現在這個國家已經滿目瘡痍,我們必須起來革命,砸爛舊的枷鎖,讓工人在自己的工廠生產,讓農民在自己的土地上耕種,讓知識分子在自己的實驗室研究科學,發明技術,每個人都自由平等地生活!而要實現這一切,就要革命,就要斗爭,就會流血,就會犧牲,我不害怕,如果需要,我愿意把我自己的鮮血,把我自己的頭顱獻給這場偉大的革命!  

衛彪全的演講立刻迎來了雷鳴般的掌聲!有八個人立馬跳上臺高呼口號,大家都知道,他們是出名的“中大九虎”。  

謝如煙混在人群里,機械般的跟著別人舉起了拳頭呼著口號。  

后來,謝如煙找同學們打聽:這個衛彪全是不是窮人出身?別人告訴他:他的父親是鄂東有名的商人,在英山有幾千畝茶園,在應城有兩個石膏礦。  

一個晚風習習的傍晚,聽完衛彪全的演講,謝如煙心潮澎湃,她拋卻了少女的羞澀,邀衛彪全到長江邊散步。  

“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謝如煙歪著頭,撲閃著大眼睛。  

“當然可以。”衛彪全略微低下了頭,看著這個漂亮的小妹妹。  

“聽說你父親是有名的商人,你卻在這兒鼓動革命,鼓動暴動,那不是要推翻你現有的生活?不是要革你自己的命?”  

“問得好!說明你在思考。是的,我家里很富有,但是這種少數人的富有卻是用大多數人的貧窮換來的,它妨礙了社會的發展,妨礙了國家的進步,讓我們跟西方發達國家的差距越來越遠,這種富有就是罪過!我們不能站在一己私利的角度,要站在民族的角度、國家的角度來思考問題,我們必須義無反顧地推翻它,建立一個民主、文明、富強的國家,這個目標是多么鼓舞人心!試想,如果在建立這樣的一個美好國家的過程中,有我們自己的參與,有我們的一滴汗珠,一份微薄的力量,那會是多么地榮耀!”  

謝如煙完全被他征服了,她不自覺地依偎在他懷里,她真想撫摸他那茂密的絡腮胡,但她還是把手縮回來了。  

此后,她經常去參加他們的活動,她心中的激情已經被衛彪全點燃,同時點燃的還有他倆愛情的烈火!  

不久,她在一面紅旗前宣了誓,領誓人就是衛彪全。  

當她聽說家鄉佷陽即將舉行一次神兵暴動的消息時,她立馬告訴了衛彪全,衛彪全高興得跳了起來。  

    “中央不久前在武昌召開了八七會議,會議確定了黨在農村領導武裝暴動,開展武裝革命斗爭的
方針,在這個時候,有這樣一次暴動,真是太好了!
    一種美好的情緒充溢了他們的胸腔,這一晚,他倆住在了一起,分享著激動人心的消息。
    分歧很快產生了,而且到了不可調和的程度。
   謝如煙在縣城的同學給她來信說,馮大刀的神兵營準備到虎羊灘暴動的事被剛換防到佷陽的
辜祖煌團長知道了,他們準備將計就計,一舉剿滅他們,宜昌府的羌朝淦旅長不想讓辜團長獨得大功,
也準備派兵參與,目前正在秘密部署。
   這件事是一個算命先生給辜團長報的信,馮大刀找他掐算起事的時間,算命先生問他是起屋還是開市,
明確了事體才好算,馮大刀惡狠狠地說:“殺一批牲口。”算命先生覺得有些不對,來告訴了辜團長,還領
了三塊大洋的賞錢。
   謝如煙這個同學是馮大刀的親戚,當她聽刷帚菌兒說了這事,知道馮大刀有個叔叔在漢口開筷子廠,
想請謝如煙給馮大刀的叔叔遞個消息,叫他回來勸一勸馮大刀。
   謝如煙覺得事態嚴重,就來找了衛彪全,她想回佷陽烏鞘嶺通知馮大刀推遲暴動,并迅速轉移,
但是受到了衛彪全的嚴厲批評:“暴動時間絕對不能推遲,我已將向省委作了匯報,黨的工作是兒戲
嗎,說變就能變?”
   “敵人將在虎羊灘部署3000兵力,如不推遲,必將全軍覆沒,那可是300多條活生生的人命呀。”
   “我不止一次講過,要敢于奮斗,敢于犧牲,我們太需要這樣的一場暴動來宣示八七會議的偉大精神,
我們需要用鮮血來喚醒沉睡的人們,來昭示我們共產黨人的存在,來敲擊反動派的神經!”
  “我們不怕犧牲,但要犧牲得有意義。我不相信黨會支持這種無畏的犧牲,我要見省委領導。”
  “謝如煙同志,你以為你是誰?省委領導是你想見就能見的?”
   “不論怎么說,我一定要阻止這種雞蛋碰石頭的蠻干和盲動。”
   “暴動那天,即使你們都不去,我們中大九虎一定會到場,即使拼個魚死網破,我們也要用我們的
鮮血映紅初升的太陽。”
   這天晚上,謝如煙給衛彪全留了一個條子:我回老家給奶奶祝壽,然后乘坐一輛馬車出了武昌城。
   現在,她的一條腿斷了,怎么才能把消息傳到烏鞘嶺?
   太陽已經落山了,“箍扁扁桶”的雀子在叫,已經看得見裊裊的炊煙了。謝如煙知道毛家老崖有一
個和尚洞,她想扯些草藥在洞里去敷一敷,看明天能不能走。
   他摸了摸腰間的手電還在,貼身的口袋里還有一盒洋火,這些都是她出城之前準備的。她準備的
還有一樣他從來沒有用過的東西,那是衛彪全的一支手槍,他們爭論的頭一天給她講過怎樣打開保險,
怎樣扣動扳機,分別的時候,他把手槍留給她,讓她熟悉手槍的構造,練習瞄準,他說,這也是斗爭的需要。
   謝如煙有在樹葉里扒拉了好些橡子和野板栗,那是她今天的晚餐了。
   此時,她想起了祖母溫暖的懷抱,眼淚就要流淌出來。前幾天,祖母八十大壽,她都沒能回來給
她祝壽,她被一種前所未有的情緒鼓動,跟著衛彪全學習、宣傳、到工人中演講,她要為了建設新中國犧牲小我的快樂,她放棄了為祖母祝壽的想法。
   此時,她的淚水潸然而下。
 
                                   3
 
   孫桂花這幾天真是度日如年。
   本來說好得手第二天韓莽子就來找她一起投奔烏鞘嶺的遠房舅舅的,在那買兩畝薄田,苫個草棚過日子,
總比現在要強。可是,時間過去了兩天,還沒有看見韓莽子的影子。
   孫桂花五歲時父母雙亡,她跟著家住上河的一個叔叔過到十七歲,誰家的日子都緊巴,突然多出一張嘴來,
嬸嬸話里話外都是嫌棄。叔叔不多說話,總是卷一袋山煙猛吸,一屋都是濃濃的山煙氣味。
   “不說你這寶貝侄姑娘行了吧,想把我們熏死呀。”
   嬸嬸就不再說話,叔叔特殊的抗爭方式算是暫時取勝。
   孫桂花畢竟五歲了,好賴話還是聽得出來,每每此時,總是連忙找點事做,剛掃過的地,拿起笤帚又掃二道,
一邊掃,一邊淚水漣漣,想自己的父母,想以后還長的日子。
   十七歲那年,叔叔撒手人寰,這家里再也呆不下去了,她請人搭了個窩棚,嬸嬸扔給他兩床破棉被、半邊鐵鍋、
兩個破碗,她就算立了門戶。
   孫桂花開了兩畝田的荒地,收下的糧食勉強可以糊口。就是沒錢,有時鹽都買不起,隔三差五吃淡的,更不說
買一件新衣服了。
   農閑時,孫桂花就到雙滿橋的瓦廠幫忙挖土背土,多少掙點鹽錢。在這里,她遇到了史莽子,他在瓦廠干了好
幾年了,謝家有事時去謝家干活,不在謝家干的時候只要不打馬腳都會在這里踩泥做瓦,因為鄒發祥在瓦廠有股份,
他就照顧著史莽子。史莽子已經是熟練工,掙的錢比其他人都多。
   孫桂花第一次去就引起了史莽子的注意,這個人長得雖不秀氣,但是耐看,尤其是一頭烏黑的頭發,一把長
辮子更是多了幾分誘人。
   史莽子就時常幫她,自己歇晌時或是吃飯過后,就幫她背幾簍土,他背一簍兩百多斤,孫桂花要背四次,瓦廠
是按斤兩計酬,一天一結賬,孫桂花就比別人掙得多了一些。
   一來二往,兩個人就有了感情,兩人交往了一段時間,都覺得對方合適,私下就定了終身。
   偏偏吳保長的大兒子也看上了孫桂花,要娶她做妾。他的老婆進門十多年了,一直沒有生養,看到孫桂花肌肉發達,
走起路來肥嘟嘟的屁股抖動得叫人眼花繚亂,那肯定是造娃的坯子,再說,睡在那細嫩豐滿的肉團上,該是何等的享受!
不像現在的老婆,幾根骨頭翹起,硌人。
   九月初的一個晚上,孫桂花在瓦廠背了一天土,回家洗了澡就上了床,溪邊已經吹起了微微的涼風,孫桂花覺得特
別好睡,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不是啥時候,她朦朦朧朧感覺有什么東西擦過她的臉龐,緊接著似乎有人在撫摸她的乳房,她驚慌地坐了起來,
借著淡淡的月光,她看到了一個人,這個人就是吳保長的大兒子,她順手摸到床邊的一個桐油燈盞,拼命地砸向保長兒
子,桐油灑進了他的眼睛,他逃出了她的窩棚,一邊跑一邊怒吼:“你這個臭娘們兒,早晚是我的人,我看誰敢娶你,
史莽子那個監利的龜兒子,敢跟我搶女人,老子要把他趕出薄刀嶺……”
   孫桂花嚇得不輕,連忙起來點了一把杉樹皮火把,去找史莽子。
   從此,孫桂花不敢獨自回家,在瓦廠背完土,史莽子送她回來,她不讓他走,史莽子只好用包谷桿子在她的窩棚外
面搭了一個草棚,用幾塊木板臨時搭起一個床鋪過夜。閑言碎語還是很快就傳開了,孫桂花的嬸嬸還過來把他倆教訓了
一頓,嬸嬸說,作為孫桂花唯一的長輩,吳保長大兒子已經捎過話來,不日將上門提親,提親的禮單已經口頭傳達給嬸
嬸,緞子兩匹,細布四匹,豬蹄四只,燒酒十斤,現洋二十……嬸嬸聽得心花怒放。末了對史莽子說:我也不是偏心,你
若拿得出這些聘禮,我還是先應了你,畢竟你倆相好在先。
   這倆人實在想不出辦法,本來史莽子勤扒苦掙,已經存下了一點小錢,打算再攢一點,借一點,修個房子,就把孫
桂花娶過來,現在這局勢,那容得他鋪排籌措?他倆真有些走投無路,史莽子的老家監利肯定回不去了,那年水災房屋
田產都淹在了一片汪洋之中,大水是夜間來的,靜臥在江邊的幾百戶人家突然被吞噬進了永久的的黑幕,史莽子本能地
在水中浮游,他不知道方向,天亮時發覺自己躺在一片稻田里,他的房子,他的父親母親,他的兩個妹妹不知道在何方。
   孫桂花突然想起烏鞘嶺有個遠房舅舅,雖然多年沒有行走,但仿佛聽母親講過,說她沒出嫁時,跟這個舅舅關系還不
錯,母親每每講到這里,還會回憶起一些細節。
   史莽子馬上和孫桂花奔烏鞘嶺去了一趟,舅舅很歡迎他們,烏鞘嶺山大人稀,荒山多,買地不難,舅舅也愿意幫忙,
畢竟又多了一個親人,凡事有個照應也好。買五畝地,起一棟房子,史莽子攢的那點錢杯水車薪,舅舅也窮,也沒有錢借
給他們。
   史莽子就想到了謝家老太太的首飾箱,有一年正月,謝家來的客多,打的磨膏豆腐吃完了,喊韓莽子來幫忙打豆腐,
老太太給拜年的重外孫給壓歲錢,他看到了那只首飾箱,箱子有兩格,上面是首飾,下面是大洋,他也看到了放首飾箱的
地方。
   史莽子沒有和孫桂華說,他還沒拿定主意,謝家對他一直不錯,他在謝家做短工,活做的仔細,倘是一個人的活,他做
的總是比主人要求的還好,倘是三五個人做的活,他必定是個領頭的,謝家驥給他開的工錢也很公道,總是比別人的多了那
么一點。老太太也是個慈祥的人,對他們這些做工的人也還客氣,每年春節前,謝家驥請所有做工的人吃一頓飯再散伙,這
頓飯老太太是必須參加的,她感謝大家盡心做事,幫了謝家,她給每人一塊大洋,說代她給娃兒們買塊糖吃,老太太還不止
一次地跟他說,你娶媳婦,我一定去喝你的喜酒,我一定給你上兩塊大洋的禮錢……現在,他卻要去偷她的東西,偷她的心肝
寶貝,他怎么也下不了這個心。
   史莽子還在猶豫,吳保長的大兒子又在動作了,他已經請算命先生算過他和孫桂花的生辰八字,還算了上門提親的日子,
說十月初三是最合適的日子,一旦上門提親,恐怕就脫不了身了。
   實在沒有辦法了,沒有別的選擇了。九月二十八謝老太太八十大壽,史莽子負責管所有的燈亮,堂屋里的草帽子燈、廚房
里美孚燈、茅廁里馬燈,過道上還要燃松樹結的油亮子,添油,挑捻子,一刻不能馬虎,尤其是半夜子時老太太接受所有晚輩
拜壽時,堂屋里臨時要增加四盞草帽子燈,夠他忙活。史莽子沒有時間,就叫孫桂花趁所有人集中在堂屋里拜壽時去老太太房
里找首飾箱,首飾箱放的位置的位置史莽子給孫桂花講了一遍又一遍,還給她強調,拿五十個大洋夠起一所房子買一塊地就行
了,別給拿光了……
   孫桂花按時進了老太太的房間,找到了首飾箱,揭開第一格,看到了白花花的現洋,孫桂花哪見過這多錢,心慌得不行,
伸手去抓大洋,她想也沒時間數數,憑感覺抓幾把就走,沒想到抓第一把就嘩啦嘩啦響動,好像是廚房里的廚子在老太太外
屋來找東西咳了一聲,孫桂花差點嚇出尿來,她不敢再抓大洋了,把整個首飾箱裝進口袋提著就走,出了房門,從山墻邊溜
進旁邊的竹園里,然后進了那一片松樹林子,抄小路回到了上河自己的家里,那首飾盒實在沒有地方藏,開始藏在床底下,
但是窄巴巴的粗布床單根本擋不住人的視線,最后只好藏在苕窖里,在苕窖板子上放了一只大竹簍子,里面放了半簍子包谷,
還有一些扭掉的包谷米的包谷芯,她就坐在那扭包谷,一步也不敢離開,她怕,每一聲響動她都怕,尤其怕吳保長的大兒子
來了,那就雞飛蛋打了。
   一天過去了,史莽子沒有來,第二天就聽人說史莽子去謝家當了馬腳,這咋辦?幸好史莽子提前給她說過,萬一第二天
他沒來,就去和尚洞等他,他會去那找她。
   容不得孫桂花多想,好不容易熬到東方有了一絲白光,她把首飾箱裝進一只裝了豬糠的麻袋里奔毛家老崖的和尚洞而去,
走之前,沒有忘記在口袋里裝了十幾個生苕,有這幾個生苕,總可以充充饑飽飽肚子。
   一路上沒遇見人,孫桂花下了毛家老崖。
   此時,史莽子當的馬腳剛剛被請活,他已經從香案上拿起了桃杈。
   史莽子趟過那一壩水田,跑到了毛家老崖,連忙把蒙著的紅布拉了下來,眼前突然格外明亮,萬里藍天瓦藍瓦藍,太陽
慢慢升起來,照著滿山火紅的、金黃的、翠綠的樹葉,好看極了。
 
                                    4
 
   孫桂花好不容易爬上了和尚洞。
   和尚洞外面有一掛瀑布,把洞口擋得很嚴實,遠遠望去,看不出這里有一個山洞。很早以前,洞里住著一股土匪,土匪
燒殺搶掠,無惡不作,周圍的百姓苦不堪言,但是沒有辦法。有一天來了一個游僧,聽說以后,鉆進洞里,把那些土匪斬殺
一盡,自己也身負重傷,不治而亡,人們就把他的遺體埋在洞里,從此這個洞就叫和尚洞。
   孫桂花在洞里摸索,想找一塊干燥隱蔽的地方躺下。
   她躡著腳滿慢慢前行,突然好像聽到了悉悉索索的聲音,她停下來,那聲音也停下來,她往前走,那聲音又響起來。
   孫桂花渾身起了雞皮疙瘩,“誰?”
   也許是為了壯膽,孫桂花這一聲叫得很響。
   突然一束光照過來了,孫桂花不知道這是啥東西,真想丟下口袋逃跑,結果是把口袋攥得更緊了。
   孫桂花穩住神,順著那束光看過去,隱隱看到了一個人,還是一個女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一個挖泥奔土的人,她的膽子開
始大了一些,至少動起手來,那個人不是她的對手。
   孫桂花慢慢走過去,“你是誰?”
   謝如煙打量著孫桂花倒不像一個壞人,但是她那個看上去有些沉重的口袋有些可疑,里面似乎隱藏著豐富的內容。
   謝如煙把手電在口袋上晃了晃,雖然口袋里裝了很多軟的東西,但隱隱地露出一個正方體的輪廓,謝如煙立馬提高了警惕。
   “你是什么人?”這回輪到謝如煙發問了。
   和謝如煙一樣,孫桂花并沒有回答,只是死死地摁住口袋。
   “把口袋打開。”謝如煙說著,掏出了手槍,指著孫桂花。
   孫桂花雖然不認識手槍,但本能的意識告訴她這是一個可以打死人的東西,她想,今天兇多吉少了。她只希望史莽子快點來
,兩個人對付這一個女人不成問題,況且剛才看她站起來時有一只腿似乎斷了,不能著地。
   孫桂花慢慢打開口袋,露出豬糠。
   “你裝一口袋豬糠到這洞里來干什么?把豬糠倒掉。”
   兩人正在僵持不下,史莽子爬進洞來了。
   “聽說你去給鄒發祥當馬腳去了,你怎么這樣聽他的話呀?把我急死了。”孫桂花一邊說一邊揪扯史莽子穿在身上的火紅的法衣。
   其實,史莽子根本不想去做這個馬腳,但是,鄒發祥的話他不能不聽。當年他從監利逃到這王家大坪,幾天沒進一粒米,昏倒
在雙滿橋的瓦廠旁邊,是鄒發祥給他喝了一碗米湯救活了他,還給他在瓦廠旁邊蓋了一間茅草房,讓他在瓦廠做工。當然,鄒發祥
有自己的打算,他要史莽子給他當徒弟做馬腳,這馬腳也是他一步一步教他做會的。第一次讓他悄悄偷了王家田王有福家的五十斤
漆油,藏在王有福豬圈樓上,王有福請他們師徒打馬腳,雖然他們故意費了些周折,最終把贓物打出來了,這單生意,鄒發祥幾乎
是白干,沒要一兩銀子,但他倆的名聲就是從那一次開始口口相傳的。
   后來,鄒發祥有事沒事帶上他去觀察人,觀察事,分析人,分析事,凡是有人被盜請他倆打馬腳,他倆觀察一番,分析一番,
偵查一番,心中有底了,就接下這活兒,倘是沒有把握,鄒發祥會想出比如決定遲了盜賊跑了氣兒了或是破壞了現場盜賊之氣和旁
人之氣混雜了等各種理由回了主家,要人家另請高明。所以這些年,他們師徒流馬的記錄只有一次,工錢分文沒要,還主動賠了人
家的飯食錢,所以這回流馬非但沒有給他兩帶來什么負面影響,反倒還免費做了一個宣傳。
   每回接了酬勞,鄒發祥都給他會開出一份,起初占一,后來二八,最后三七,這已經很不錯了,所以鄒發祥的話他不能不聽,
再加上如果他不接這個活兒,謝家人一定以為是他干的,反正他給孫桂花留了后手,叫她在和尚洞等他。
   看著他倆拉扯得差不多了,謝如煙才說話,“想不到是你史莽子。”
   聽到有人說話,史莽子嚇了一跳,回頭一看,是四小姐謝如煙。
   那年史莽子在謝家熬糖,不小心被稀子糖燙傷了手臂,是四小姐給他敷了從城里帶回來的燙傷藥,還不讓他繼續干活,在他們
家養得差不多了才回家過年。
   這事不能瞞了四小姐,史莽子把前因后果一五一十都講了,然后從口袋里拿出首飾箱。
   “我不是叫你拿些大洋就行了,怎么連箱子都拿來了?”
   “嘩啦嘩啦聲音太響,怕驚動了人,我就……”
   謝如煙看到這只首飾箱,想到祖母焦急的樣子,她的內心很不是滋味。
   但是此刻,她的頭腦中想的不是祖母的焦急,他的大腦飛快地旋轉,好想有一絲光亮照了進來。
   “你倆打算怎么辦?”
   “我們打算拿著這些錢投奔烏鞘嶺桂花的舅舅,在那買幾畝田,起個小房子,安安穩穩過日子。”
   “你們想過沒有,我奶奶的首飾箱不見了,沒過兩天,你倆同時失蹤,傻子都會想到是你們偷走了首飾箱。烏鞘嶺不還是屬
于佷陽縣的地界嗎?我父親跟縣警察局的郝局長是好朋友,你們在烏鞘嶺能安安穩穩過日子?”
   謝如煙一句話,震懵了兩個人。
   “那你說怎么辦?”
   “好辦。桂花熟悉去烏鞘嶺的路,你去烏鞘嶺幫忙送個口信,你先拿走10塊大洋,那些大洋不是我舍不得,而是你全拿著不
安全,你傳完口信,就在你舅舅家住著,我叫史莽子帶200大洋去烏鞘嶺找你,你們過安穩的日子。不過那些首飾我要還給我的
奶奶,你們拿著也不起作用。”
   “什么口信?帶給誰?”
   謝如煙把一切都交代給了孫桂花,孫桂花有些疑惑:“你做的這事是幫助窮人的事,可你家里是大戶人家。”
   “我們做事不能只想著自己,要想著國家。極少數人富有是不合理的,我們要革命,要打碎這個不合理的社會,建立新的大家
都富裕的國家,能為建立這個新的國家貢獻一份力量,你們不覺得是一件很值得的事嗎?”
   孫桂花從來沒有聽說過這樣的話,而且是從一個富家小姐嘴里說出來的,她突然覺得世界很大,遠不止上河、王家大坪、薄刀
嶺,這世界上有各種各樣的人,有一些她不懂的人,但是這些人卻那樣不簡單,那樣值得相信。
   “我一定把這口信帶到。”
   “明天天黑之前一定要趕到,還有一個絡腮胡子可能會在你前面趕到,他會叫他們做和我說的相反的事,如果那樣,你一定要說
服馮大刀聽你的,不然那300多和你們一樣的窮苦人就會白白丟掉性命。這件事拜托桂花妹妹了。”
   謝如煙說著,一只腿跪了下來,他的眼里閃爍著盈盈淚光。
   孫桂花也跪了下來,“姐姐,我拼了命也要把這口信帶到。”
   “不能拼命,拼了命口信就帶不到了,相信你會想出辦法。”
   “那我現在就走。”
   謝如煙把手電遞給孫桂花,和她緊緊地擁抱。
 
                               5
 
   史莽子背著謝如煙按時回到了謝家大屋,這回打馬腳大獲全勝,打了贓又打了賊。
   只是誰也沒想到盜賊會是四小姐,老太太八十大壽時沒看見她回來呀,史莽子說,她是半夜悄悄潛回來
的,偷了首飾箱想和他的相好私奔,沒想到摔斷了腿。
   雖然抓到這盜賊很不光彩,老太太沒有食言,正常的酬勞之外,老太太另賞了鄒發祥二十大洋。鄒發祥
把六塊大洋分給史莽子,他沒有要,鄒發祥以為他嫌少,“你這單生意讓我們出了大名,今后我們的生意少不
了,以后四六。”
   “沒有以后了,我不干了。”
   鄒發祥以為他開玩笑,輕車熟路的,哪有有錢不掙的。
   史莽子說的不是假話,這幾天,他突然想到許多以前沒有想過的道理,覺得自己突然跟過去不一樣了,
他有了一些新的打算。
   謝如煙怎么跟老太太說的,他不知道,但是婆孫兩那份親熱和過去并沒有異樣。
   郝局長帶了幾個人來問四小姐幾時回的,說是辜團長叫他來問的,說前幾天從武昌回來一個女共產黨,
為了四小姐的清白,他專門來問清楚。老太太說:“家丑不可外揚,我做壽的那天這小蹄子半夜跑回來偷了
我的首飾盒,打算和她相好的私奔,沒想到在毛家老崖摔斷了腿,還是打馬腳的史莽子連人帶贓打回來的,
我這老臉都沒地方擱了,回去就不要講給別人聽了,往后我們家驥到縣上抬不起頭來。”
   老太太說完,賞給每人三塊大洋,“勞煩你們動步,打點酒喝。”
   謝家出了這樣的事,早就傳得有枝有葉,郝局長不過是來討個賞錢,回去也好給辜團長復命。
   謝家請來了有名的神醫張玉階來給四小姐醫腿,四小姐的骨頭并沒有摔壞,只是髖關節脫位,張醫生開
了藥內服外敷,保證一個星期可以下地走路。
   謝如煙躺在床上依然著急,不知道孫桂花趕到沒有,不知道馮大刀能否信任她,當初想寫個條子,但是
沒有紙筆不說,更重要的是不安全,再說,就是寫個條子,她謝如煙又不是上級領導,她的條子就一定有人信?
想到這,她吩咐史莽子騎馬趕到水井坳,那是烏鞘嶺去虎羊灘的必經之路,萬一孫桂花沒有勸住馮大刀他們,一定要在水井坳截住他們。
   “敵人在虎羊灘部署了3000兵力,等著神兵營的弟兄飛蛾撲火,羊入虎口,那可是300多條和你一樣的窮苦弟兄的生命啊,你一定
要截住他們。”
   “小姐放心,就是死,我也會截住他們。”
   得得的馬蹄聲漸漸遠去,謝如煙揪著的心還是放不下來,她擔心的是衛彪全,他若是去了烏鞘嶺,憑他的三寸不爛之舌,局面會失
去控制,但愿龔書記能夠有個正確的判斷。
   謝如煙躺在床上,眼睛睜得大大的,一邊祈禱一邊等著史莽子回來。
   史莽子終于回來了,他在水井坳沒有看到神兵營的弟兄,回來時在虎羊灘鎮聽到了一陣激烈的槍聲,但是雙方對陣時間并不長,很快
就歸于平靜。史莽子趕到街后的柏樹林想看個究竟,看到了從鎮上逃出來的一個人,渾身血跡,但是跑得飛快。
   “那人有什么特點?”
   “個子很高,一大把絡腮胡。”
   幾天后,《漢口日報》刊登了剿滅佷陽虎羊灘暴動悍匪的報道,報道稱,暴動悍匪除匪首衛彪全僥幸逃脫,其余數百人全殲。宜昌府
羌朝淦旅、佷陽的辜祖煌團得到了上峰的嘉獎,同時還配發了羌朝淦、辜祖煌受獎的照片。
   又過了十來天,史莽子從虎羊灘鎮上郵政所里給謝如煙取回了從武昌寄來的信,信是省委寫來的,說謝如煙寫給省委的信收到,鑒于
衛彪全片面理解和歪曲黨的八七會議精神,目無組織,擅自盲動,造成八名黨員的無謂犧牲,而衛彪全本人卻臨陣脫逃,決定開除衛彪全黨
籍,同時授予犧牲的八名年輕黨員烈士稱號……
   謝如煙讀者這封來自省城的信,淚水濕了信箋。
   在一個雨后初晴的日子,謝如煙和史莽子騎著馬奔烏鞘嶺而去,趁著敵人沉浸在虎羊灘虛假勝利的喜悅之中,上級黨組織決定神兵營在
柳樹坪舉行暴動,上級通知謝如煙作為暴動指揮部特別成員,參與暴動的決策和指揮。
   神兵營將在烏鞘嶺完成最后的集結,謝如煙趕到烏鞘嶺,見到了孫桂花,謝如煙緊緊地擁抱著她,“謝謝謝謝!”一邊說一邊流出了熱淚。
   謝如煙把200大洋交給孫桂花,孫桂華花說:“不需要了,我現在也是一名即將參加戰斗的革命戰士了,把這些錢交給龔書記,多買些槍
和子彈,多打死幾個壞人,早點建立你說的那個新國家,我們才有安穩的日子。”
   “你猜我把誰給你帶來了?”
   這時史莽子騎著馬來到了他倆面前,他去了孫桂花舅舅家,孫桂花不在,他一想就會在這里。
    “好的,你們好多天沒見面了,親熱親熱吧,我找龔書記報到去了。”
   史莽子一把把孫桂花摟上了馬,然后一抖馬鞭,那匹白馬沿著林間小道向五顏六色的叢林深處跑去……
(原載《民族文學》2019年第2期,《小說月報(大字版)》2019 4期選載)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email protected]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哈灵杭州麻将APP 快乐12开奖结果查 好运快3是合法的吗 体彩6十1开奖时间查询结果 上海天天彩选四走势 网上如何兼职赚钱 陕西快乐10分输到倾家荡产 盛鑫配资 配置股票型基金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 德甲积分榜 宁夏闲来麻将下载 河南快三跨度走势图百度乐彩 体彩4场进球开奖 手机赚钱平台哪个最好 二人麻将怎么玩 辽宁11选5前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