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網上筆會 > 原創散文 >

霜色漸濃柿子紅

來源:湖北作家網    發布時間:2019-11-24    作者:陳響平

我的家鄉深處大別山的家鄉,柿園有許多。每到秋天,漫山遍野,那一樹樹果實,火紅柿子,燈籠一樣,高高掛起,累滿枝頭。正如陸游《秋獲歌》所描寫的“墻頭累累柿子黃,人家秋獲爭登場。”每逢這個季節,大別山人的房前屋后,就會鋪滿柿子,呈現出豐收的色彩。那些經風沐陽的柿子,由青變黃、由圓變扁,隨著季節的變幻,霜色漸濃,越發紅潤,柿肉的表面會滲透出一層層薄薄的霜糖。看著這至熟的柿子,山民們的心里,就多了些許平和,少了一份涼意,心中就會升起一片希望。如在柿樹底下,就一杯秋茶,咬一口柿餅,那更是韻味悠長。

歷代文人墨客,對柿子情有獨鐘,且都有詩歌吟詠。劉禹錫在《詠紅柿子》中描寫道“曉連星影出,晚帶日光懸。本因遺采掇,翻自保天年。”南北朝以來,唐、宋、元、明、清各朝代的大詩人,如白居易、李益、杜牧、李商隱、陸游、韓愈、歐陽修、蘇軾等大詩詞家,有許多美麗的詩篇留下。

柿子,別稱米果、猴棗、紅嘟嘟、朱果、紅柿等,是柿科植物漿果類水果。它的果實形狀如球形、有扁圓、近似錐形或方形等。《本草綱目》載:朱柿長在華山,像紅柿但更圓更小,皮薄可愛,味更甜。椑柿色青,可以生吃。柿子收藏,自行變紅稱之烘柿;柿子晾曬成餅叫白柿;柿子用火熏干稱為烏柿;柿子用水泡儲藏叫醂柿。據《百度百科》介紹,柿子具有清熱生津、澀腸止痢、健脾益胃的藥用價值。適合于一般人群,尤其適合高血壓患者、甲狀腺疾病患者,以及長期飲酒者。

童年,進入秋天,柿子由青變紅,由澀漸甜,誘惑就來。這種誘惑,歷經爛漫春天、熾熱夏日,霜色秋季。我們往往等不及柿子熟到甜潤的時刻,就在秋日紛繁的顏色中,尋覓著那棵好看的“桔紅”。這種色彩,不只是我的最愛,更是我童年伙伴爭搶的對象。柿子不似蘋果,也不像梨子,果熟期為9至11月,只有秋天,方可能吃。上市晚,罷市早,尤顯珍貴。

摘柿,是童年秋季的最大樂趣。柿尚未熟,便急不可耐。與其說摘,不如說“偷”更為準確。我家附近的柿子青澀之時,我們就開始惦記。趁細婆不注意,先找來一根長長的竹桿,鉆進竹林,對著離地面最近的柿樹枝丫,一陣亂敲,那青青的果子就掉落下來。顧不了那么多,用手撿起掉在地上的柿子,在衣服上擦一擦,就往嘴里塞。咬在嘴里,澀在牙間,一個個皺眉裂嘴,最后不得不將未啃完的柿子扔進地里、田里,以免被人發現。

又過些時日,青柿半青半紅,估摸半熟,覺得可食。經過前期的敲打,低樹枝的柿子已經沒有了,我們瞧準高樹枝上的柿子。三人一行、五人一伙,搭起“人梯”,像群猴子一樣,攀樹吊枝。左手緊握樹枝,右手夠著柿子。那時膽子夠大,也不怕枝斷人落。站在樹下的小伙伴,仰頭伸頸,盼著枝斷柿落。站在樹上摘柿的伙伴,則東張本望,一邊觀察是否有大人經過,一邊用手夠著那柿樹果子。不一會兒,整個柿樹上的果子,掉落大半,鋪了一地。在地上的小伙伴,彎腰撿拾,塞滿了身上口袋。

北方的柿子,如同蘋果,脆而又甜。而地處鄂東大別山的柿子,從樹上摘下后,并不宜立即食用。我們將“偷”摘的柿子,用稻谷糠殼或松樹葉子悟了一層又一層。往往還沒隔半天,便心急如焚,扒出來捏一捏。這個摸一摸,那個看一看,“專找軟柿子捏”。 我想,這大概就是這句俗語的傳說。過了一周,再扒開糠殼或松葉,那青澀而硬梆的柿子,顏色已經變黃、果肉也變得柔軟。吃在嘴里,軟糯香甜,嚼味厚道;咬上一口,絲綿潤滑,直抵心間。那份美意,令人回味無窮。

隨著年歲增長,才慢慢知道,柿子品種不同,顏色也稍有異,由淺桔黃到深桔紅;其大小重量也不一定,小約2厘米,大到10厘米,重量從100克到350克。它的出生地就在咱中國,有千余年歷史。主要分布中國、日本、韓國和巴西等地。唐人段成式《酉陽雜俎》載,柿有七絕:“一多壽,二多陰,三無鳥巢,四無蟲蠹,五霜葉可玩,六嘉實,七落葉肥滑,可以臨書”。

柿子要吃熟透的。化到八九分時的柿子,柿肉由軟變稀,基本已經熟透,甜份才更充分。其果皮鮮亮,顏色桔紅,那薄薄的一層果皮,包裹著桔紅色的果肉,飽滿、自然、盈實,透著一種喜氣,是山鄉特有的秋韻。那豐厚的果肉,把果皮撐得飽滿,通透明亮,輕輕一碰,剝開柿皮,果肉裂開,用嘴囁吸,果瓤里滿滿的水汁,奔涌而出,嘩啦啦地流進嘴里,比蜜還甜,令人垂涎欲滴。

吃柿子是人生一大享受,不過它較為清寒,不可空腹吃,也不可和海鮮一起吃,容易傷腸胃。所以,人們還發明了很多柿子的做法,有柿子卷、柿子醬、柿子果凍、柿子奶酪球、豆沙柿子餅、凍柿子、姜汁柿子餅等等,不一而足。小時候,在外工作的父親,時常會從大別山麓的羅田三里畈帶一些甜柿子回家供我們食用。有的大柿子還未熟透,父親會找來芝麻桿,插入柿子里,放入稻谷堆。過了三五天,這些柿子就被催熟。用手稍稍用力,把皮揭開,絲滑流油的柿肉,就流進了我們的嘴里,甜滋滋、滑潤潤,那份美意,用文字難以表述。

柿子成熟,柿葉經霜而敗落,枝頭只剩一個個紅紅的柿子。每到此時,喜鵲、麻鵲便會站在柿樹枝上,用它那尖尖的嘴角,盯破軟軟的柿皮,吸吮著那甜甜的果汁,飽嘗一頓,飛翔離去。

據說,老北京人喜歡耐著性子,把柿子放在陰涼處晾曬,待到大冬天時,吃上一口凍柿,叫喝嘍兒蜜。想吃時,他們會用涼水化開,叫做“消柿”,意思是說,若有什么煩心事,也會煙消云散。

柿子為什么那么紅?又為什么那么甜?那是因為有了寒霜的浸潤,經過了風雨的洗禮,才有了柿子那樣的本色與味道。人生如柿,柿如人生。“柿”要經風歷雨才能成熟,且越成熟就越甜;人要經風歷霜,經世歷事,才越發成熟,才能養得出一身好心性。又因“柿”字與“事”字同音,人們常用“柿”組詞,“柿柿”如意。還用“柿”與其他花紋組合,化變成各種各樣的吉祥語。兩個柿子與“如意”紋組合,意含“事事如意”;柿子與百合、靈芝相伴,合稱“百事如意”;柿子與橘子組合,表示“萬事大吉”;柿子與栗子組合,表示“利市”等等。

柿紅,是一種希望!柿圓,是一種和諧!火紅的柿子,預示著吉祥如意。那紅紅火火,團團圓圓,意蘊深遠。愿所有的人們“柿柿”如意,圓圓滿滿!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55 027-68880616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 www.sercuev.cn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霜色漸濃柿子紅

2019-11-24 00-00-00

我的家鄉深處大別山的家鄉,柿園有許多。每到秋天,漫山遍野,那一樹樹果實,火紅柿子,燈籠一樣,高高掛起,累滿枝頭。正如陸游《秋獲歌》所描寫的“墻頭累累柿子黃,人家秋獲爭登場。”每逢這個季節,大別山人的房前屋后,就會鋪滿柿子,呈現出豐收的色彩。那些經風沐陽的柿子,由青變黃、由圓變扁,隨著季節的變幻,霜色漸濃,越發紅潤,柿肉的表面會滲透出一層層薄薄的霜糖。看著這至熟的柿子,山民們的心里,就多了些許平和,少了一份涼意,心中就會升起一片希望。如在柿樹底下,就一杯秋茶,咬一口柿餅,那更是韻味悠長。

歷代文人墨客,對柿子情有獨鐘,且都有詩歌吟詠。劉禹錫在《詠紅柿子》中描寫道“曉連星影出,晚帶日光懸。本因遺采掇,翻自保天年。”南北朝以來,唐、宋、元、明、清各朝代的大詩人,如白居易、李益、杜牧、李商隱、陸游、韓愈、歐陽修、蘇軾等大詩詞家,有許多美麗的詩篇留下。

柿子,別稱米果、猴棗、紅嘟嘟、朱果、紅柿等,是柿科植物漿果類水果。它的果實形狀如球形、有扁圓、近似錐形或方形等。《本草綱目》載:朱柿長在華山,像紅柿但更圓更小,皮薄可愛,味更甜。椑柿色青,可以生吃。柿子收藏,自行變紅稱之烘柿;柿子晾曬成餅叫白柿;柿子用火熏干稱為烏柿;柿子用水泡儲藏叫醂柿。據《百度百科》介紹,柿子具有清熱生津、澀腸止痢、健脾益胃的藥用價值。適合于一般人群,尤其適合高血壓患者、甲狀腺疾病患者,以及長期飲酒者。

童年,進入秋天,柿子由青變紅,由澀漸甜,誘惑就來。這種誘惑,歷經爛漫春天、熾熱夏日,霜色秋季。我們往往等不及柿子熟到甜潤的時刻,就在秋日紛繁的顏色中,尋覓著那棵好看的“桔紅”。這種色彩,不只是我的最愛,更是我童年伙伴爭搶的對象。柿子不似蘋果,也不像梨子,果熟期為9至11月,只有秋天,方可能吃。上市晚,罷市早,尤顯珍貴。

摘柿,是童年秋季的最大樂趣。柿尚未熟,便急不可耐。與其說摘,不如說“偷”更為準確。我家附近的柿子青澀之時,我們就開始惦記。趁細婆不注意,先找來一根長長的竹桿,鉆進竹林,對著離地面最近的柿樹枝丫,一陣亂敲,那青青的果子就掉落下來。顧不了那么多,用手撿起掉在地上的柿子,在衣服上擦一擦,就往嘴里塞。咬在嘴里,澀在牙間,一個個皺眉裂嘴,最后不得不將未啃完的柿子扔進地里、田里,以免被人發現。

又過些時日,青柿半青半紅,估摸半熟,覺得可食。經過前期的敲打,低樹枝的柿子已經沒有了,我們瞧準高樹枝上的柿子。三人一行、五人一伙,搭起“人梯”,像群猴子一樣,攀樹吊枝。左手緊握樹枝,右手夠著柿子。那時膽子夠大,也不怕枝斷人落。站在樹下的小伙伴,仰頭伸頸,盼著枝斷柿落。站在樹上摘柿的伙伴,則東張本望,一邊觀察是否有大人經過,一邊用手夠著那柿樹果子。不一會兒,整個柿樹上的果子,掉落大半,鋪了一地。在地上的小伙伴,彎腰撿拾,塞滿了身上口袋。

北方的柿子,如同蘋果,脆而又甜。而地處鄂東大別山的柿子,從樹上摘下后,并不宜立即食用。我們將“偷”摘的柿子,用稻谷糠殼或松樹葉子悟了一層又一層。往往還沒隔半天,便心急如焚,扒出來捏一捏。這個摸一摸,那個看一看,“專找軟柿子捏”。 我想,這大概就是這句俗語的傳說。過了一周,再扒開糠殼或松葉,那青澀而硬梆的柿子,顏色已經變黃、果肉也變得柔軟。吃在嘴里,軟糯香甜,嚼味厚道;咬上一口,絲綿潤滑,直抵心間。那份美意,令人回味無窮。

隨著年歲增長,才慢慢知道,柿子品種不同,顏色也稍有異,由淺桔黃到深桔紅;其大小重量也不一定,小約2厘米,大到10厘米,重量從100克到350克。它的出生地就在咱中國,有千余年歷史。主要分布中國、日本、韓國和巴西等地。唐人段成式《酉陽雜俎》載,柿有七絕:“一多壽,二多陰,三無鳥巢,四無蟲蠹,五霜葉可玩,六嘉實,七落葉肥滑,可以臨書”。

柿子要吃熟透的。化到八九分時的柿子,柿肉由軟變稀,基本已經熟透,甜份才更充分。其果皮鮮亮,顏色桔紅,那薄薄的一層果皮,包裹著桔紅色的果肉,飽滿、自然、盈實,透著一種喜氣,是山鄉特有的秋韻。那豐厚的果肉,把果皮撐得飽滿,通透明亮,輕輕一碰,剝開柿皮,果肉裂開,用嘴囁吸,果瓤里滿滿的水汁,奔涌而出,嘩啦啦地流進嘴里,比蜜還甜,令人垂涎欲滴。

吃柿子是人生一大享受,不過它較為清寒,不可空腹吃,也不可和海鮮一起吃,容易傷腸胃。所以,人們還發明了很多柿子的做法,有柿子卷、柿子醬、柿子果凍、柿子奶酪球、豆沙柿子餅、凍柿子、姜汁柿子餅等等,不一而足。小時候,在外工作的父親,時常會從大別山麓的羅田三里畈帶一些甜柿子回家供我們食用。有的大柿子還未熟透,父親會找來芝麻桿,插入柿子里,放入稻谷堆。過了三五天,這些柿子就被催熟。用手稍稍用力,把皮揭開,絲滑流油的柿肉,就流進了我們的嘴里,甜滋滋、滑潤潤,那份美意,用文字難以表述。

柿子成熟,柿葉經霜而敗落,枝頭只剩一個個紅紅的柿子。每到此時,喜鵲、麻鵲便會站在柿樹枝上,用它那尖尖的嘴角,盯破軟軟的柿皮,吸吮著那甜甜的果汁,飽嘗一頓,飛翔離去。

據說,老北京人喜歡耐著性子,把柿子放在陰涼處晾曬,待到大冬天時,吃上一口凍柿,叫喝嘍兒蜜。想吃時,他們會用涼水化開,叫做“消柿”,意思是說,若有什么煩心事,也會煙消云散。

柿子為什么那么紅?又為什么那么甜?那是因為有了寒霜的浸潤,經過了風雨的洗禮,才有了柿子那樣的本色與味道。人生如柿,柿如人生。“柿”要經風歷雨才能成熟,且越成熟就越甜;人要經風歷霜,經世歷事,才越發成熟,才能養得出一身好心性。又因“柿”字與“事”字同音,人們常用“柿”組詞,“柿柿”如意。還用“柿”與其他花紋組合,化變成各種各樣的吉祥語。兩個柿子與“如意”紋組合,意含“事事如意”;柿子與百合、靈芝相伴,合稱“百事如意”;柿子與橘子組合,表示“萬事大吉”;柿子與栗子組合,表示“利市”等等。

柿紅,是一種希望!柿圓,是一種和諧!火紅的柿子,預示著吉祥如意。那紅紅火火,團團圓圓,意蘊深遠。愿所有的人們“柿柿”如意,圓圓滿滿!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email protected]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哈灵杭州麻将APP 山东11选5专家推 模拟炒股软件 网赚app排行 香港极速快3开奖结果 贵州十一选五前三 股票融资杠杆比例规定 战略性资产配置 澳洲幸运8开奖结果体彩 捉鸡麻将下载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百度乐彩 浙江6十1走势图带连线 天涯配资 今晚福建31选7走势图 7码应该怎么玩 常来海南麻将大鬼 湖北快3能网上投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