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網上筆會 > 原創小說 >

文友老文 (小小說)

來源:湖北作家網    發布時間:2019-10-30    作者:黃中元

  “感謝黨,感謝政府,本季度三個月的政府津貼共900元到帳,想吃肉想喝酒的聯系我,哈哈哈!”

  這是我的微信好友,也是文友老文在朋友圈發的一段話,后面還帶著三個燦爛的笑臉。

  認識老文是在一個全國文學網站舉辦的詩歌比賽后,網站把獲獎詩人的聯系方式附在作品后面進行公布。很喜歡老文的詩,清新質樸,語調平淡,心態樂觀。每首詩就像在講述一個古老動情的故事,但又把詩歌的韻律和美妙深藏其間,讀這樣的詩,心里舒坦,洗滌心靈,回味無窮。

  于是,我聯系了老文,兩人很快加了微信,成了文友。我們經常探討詩歌的創作細節,寫了詩也第一時間發給對方,征求修改意見和建議。

  日久見人心,雖然我們的交流僅局限詩歌,從不打聽對方家庭和事業,但每次網上交流都很愉快。有一次他主動告訴我,他家雖在深山老林里,但那里環境十分優美,滿眼都是綠色,滿耳全是鳥鳴,而且附近有個旅游景點鴛鴦溪,熱情邀請我找機會去他家旅游漂流。

  老文的質樸、熱情和樂觀心態,特別是對朋友的熱誠和詩歌的獨特韻味,讓我欲罷不能,每天都要抽時間跟他聊上一陣。

  享受政府津貼?這可不是一般的待遇。老文是個什么身份?有特殊貢獻的教師?深藏大山里的科研工作者?很有級別的退休干部?

  朋友沒說的事,盡量別去打聽,這是我的處事原則。但我還是在他的朋友圈點了贊,并留言;“留著,我一定找機會來找你吃肉喝酒!”老文迅速留言回復:“隨時歡迎,野豬肉、包谷酒、野蘑菇侍侯!”

  這本是一句沒怎么上心的玩笑話。想不到,事隔兩個月后,真的去了一次鴛鴦溪。

  幾個朋友說夏天很適合到深山老林去漂流一番,相互約著去鴛鴦溪玩玩。鴛鴦溪離我住的城市起碼有200公里,還從未去過,但大致知道地點和路線。天生喜歡安靜的我本意不想去,但抵不住朋友的再三磨泡,答應了。

  車進入京山境內,我手癢,掏出手機給老文微信留言:吃肉喝酒的隊伍來啦,已經抵達京山。

  老文很快回復:不忽悠我?已經到達京山?來鴛鴦溪景區?

  車在山路上盤旋,我怕暈車,不能一直看手機,匆忙回復:是,是,是。并把我們的車牌號發了過去。

  汽車抵達鴛鴦溪景區,很不習慣山路搖晃顛簸,已是狼狽不堪,沖下車抱著棵大樹干嘔起來。

  “您是叔叔吧?我是老文的兒子,我叫文再友,我來接您們的。”剛緩過勁抬起頭,身邊有人講話,老文的兒子?大約三十歲的山里漢子,身材魁梧,穿戴很樸素。

  寒暄過后,老文的兒子文再友帶我們去鴛鴦溪漂流。購門票時,朋友提出自己掏錢,被我攔住了:沒事,小文的爸爸是我好朋友,這點錢,不叫事。是啊,能享受政府津貼的人,接朋友玩玩,應該不叫事。以后接他們去我那里,再盛情款待就行了。

  鴛鴦溪因其走勢俯瞰如鴛鴦形而得名,地處大洪山風景名勝區,素有“九曲鴛鴦溪、十里水畫廊”的美稱,小皮艇在人工和天然結合的航道里漂流,兩邊峽險谷幽,水碧林翠,鳥語花香,溪水在九曲峽谷中蜿蜒,兩岸高山峻谷奇異俊美,懸巖怪石玲瓏,溢彩滴綠,令人流連忘返。

  我跟老文的兒子小文一個船,看著兩邊的風景,我貪婪的看著,思考著,耳邊小文在不停介紹鴛鴦溪發展旅游以來的變化和大山深處里的神奇。我突然問他;你爸爸來漂流過么?

  小文剛才告訴過我,爸爸因為家里還有事,就不能到景區接待我們,等會漂流結束,再去他家一起吃午飯。

  見我問這話,小文沉默了,過了一陣才小聲回答我;沒有,爸爸沒來過。

  一個很有功底的詩人,真應該來感受一下鴛鴦溪漂流的震撼和幽靜,也許那樣更有利詩歌創作。

  對這樣的答復,我無語。進入安靜的堰湖區,兩人默默劃著槳,皮艇慢慢向前移動著。

  十幾里的漂流,花了一個半小時才玩完。大家沖澡休整后,小文帶我們去他家吃飯。汽車跟著小文開的面包車,四十分鐘的山間盤旋,就到了他家。

  這是一處獨自建到半山腰的平房,共有四間。雖然條件很簡樸,但收拾得干凈清爽,老文熱情地迎出來。

  看著眼前的老文,我右手順著褲縫掐了一下大腿,疼。眼前是真的,這個只有一條腿,得依靠兩根拐杖才能行走的山里漢子,就是樂觀幽默,滿腦詩文,還在享受政府津貼的,讓我神交已久的朋友老文?

  平時網絡交流,有說不完的話,可真的見面,卻無話可講,場面還有些尷尬。

  老文和兒子小文把我們迎進屋里,一個很大的圓桌上,已經擺滿了各種菜肴,中間兩個火鍋熱氣騰騰,滿屋飄香。一個穿戴樸素的女人還在廚房忙碌,不時有菜在往堂屋端。見了我們也只是微笑著點了點頭。

  我看到老文和兒子小文跟那女人交流都是做著手勢。

  酒是個好東西,幾口濃烈的包谷酒下肚,尷尬的局面很快被打破。交流中我知道了,老文就是一地道農民,剛才那女人是他妻子,聾啞人。剛開始兒子和兒媳一直在外打工,很少回家。后來,老文在一個雨后的早晨上山采摘蘑菇時,不小心滑下山崖,一只腿使不上力。送到本地小醫院,說粉粹骨折,要到大醫院手術。等湊足錢再去大醫院時,已錯過治療期,內部嚴重發炎,只能放棄一條腿。后來,兒子擔心家里就放棄打工,回家買個二手面包車,在景區附近拉客。雖然一家人在一起,但收入并不多,好在政府每月有300元的低保補貼。

  政府每月300元的低保?哦,難怪他在朋友圈說一個季度到了900元的政府津貼。

  說這些,老文沒有半點悲傷,一邊講一邊喝酒一邊爽朗地談笑。對,這笑聲,這口吻,就是我們經常語音聊天的樣子。

  我笑不出來,眼前的老文在我心里更加深不可測。家里遭遇這么大的變故,每天還樂觀幽默地地生活,抽空還能思考和寫出很有深度的詩文來。是鴛鴦溪的環境造就了老文這樣的山里漢子?生活在深山里的漢子都能滿腹詩文,出口成章?

  我很難搞懂眼前的老文內心深處所思所想,就像走不完這鴛鴦溪的源頭一樣。據老文說,沿著源頭往上走,鴛鴦溪還有很多未開發的溪流,幾十年,他和當地人也沒走到源頭過。

  臨分手,朋友提出偷偷給他們留下一千元錢,算是這次的費用,也算是我們的一點心意。我想阻止,見他們堅持,也就作罷。

  果然,汽車啟動,老文的老婆在收拾碗筷時發現了錢,嚷著跑出來把錢遞到老文手里,并不時用手指著我們。老文很快明白,把卷起的錢,有些憤怒地塞進我們的車窗里。我收默默起錢,沒做聲,也沒堅持,只是抬手朝他使勁揮動著,雙眼已經濕潤。

  我在內心默念著我和老文父子的約定:等秋涼了,一定邀請他們父子去我那里玩一次。除了看看平原濱江小城的風光,品嘗湖區魚鮮,我還想帶他去見我一個朋友,朋友在醫院工作,對義肢的安裝有一定研究。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55 027-68880616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 www.sercuev.cn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文友老文 (小小說)

2019-10-30 00-00-00

  “感謝黨,感謝政府,本季度三個月的政府津貼共900元到帳,想吃肉想喝酒的聯系我,哈哈哈!”

  這是我的微信好友,也是文友老文在朋友圈發的一段話,后面還帶著三個燦爛的笑臉。

  認識老文是在一個全國文學網站舉辦的詩歌比賽后,網站把獲獎詩人的聯系方式附在作品后面進行公布。很喜歡老文的詩,清新質樸,語調平淡,心態樂觀。每首詩就像在講述一個古老動情的故事,但又把詩歌的韻律和美妙深藏其間,讀這樣的詩,心里舒坦,洗滌心靈,回味無窮。

  于是,我聯系了老文,兩人很快加了微信,成了文友。我們經常探討詩歌的創作細節,寫了詩也第一時間發給對方,征求修改意見和建議。

  日久見人心,雖然我們的交流僅局限詩歌,從不打聽對方家庭和事業,但每次網上交流都很愉快。有一次他主動告訴我,他家雖在深山老林里,但那里環境十分優美,滿眼都是綠色,滿耳全是鳥鳴,而且附近有個旅游景點鴛鴦溪,熱情邀請我找機會去他家旅游漂流。

  老文的質樸、熱情和樂觀心態,特別是對朋友的熱誠和詩歌的獨特韻味,讓我欲罷不能,每天都要抽時間跟他聊上一陣。

  享受政府津貼?這可不是一般的待遇。老文是個什么身份?有特殊貢獻的教師?深藏大山里的科研工作者?很有級別的退休干部?

  朋友沒說的事,盡量別去打聽,這是我的處事原則。但我還是在他的朋友圈點了贊,并留言;“留著,我一定找機會來找你吃肉喝酒!”老文迅速留言回復:“隨時歡迎,野豬肉、包谷酒、野蘑菇侍侯!”

  這本是一句沒怎么上心的玩笑話。想不到,事隔兩個月后,真的去了一次鴛鴦溪。

  幾個朋友說夏天很適合到深山老林去漂流一番,相互約著去鴛鴦溪玩玩。鴛鴦溪離我住的城市起碼有200公里,還從未去過,但大致知道地點和路線。天生喜歡安靜的我本意不想去,但抵不住朋友的再三磨泡,答應了。

  車進入京山境內,我手癢,掏出手機給老文微信留言:吃肉喝酒的隊伍來啦,已經抵達京山。

  老文很快回復:不忽悠我?已經到達京山?來鴛鴦溪景區?

  車在山路上盤旋,我怕暈車,不能一直看手機,匆忙回復:是,是,是。并把我們的車牌號發了過去。

  汽車抵達鴛鴦溪景區,很不習慣山路搖晃顛簸,已是狼狽不堪,沖下車抱著棵大樹干嘔起來。

  “您是叔叔吧?我是老文的兒子,我叫文再友,我來接您們的。”剛緩過勁抬起頭,身邊有人講話,老文的兒子?大約三十歲的山里漢子,身材魁梧,穿戴很樸素。

  寒暄過后,老文的兒子文再友帶我們去鴛鴦溪漂流。購門票時,朋友提出自己掏錢,被我攔住了:沒事,小文的爸爸是我好朋友,這點錢,不叫事。是啊,能享受政府津貼的人,接朋友玩玩,應該不叫事。以后接他們去我那里,再盛情款待就行了。

  鴛鴦溪因其走勢俯瞰如鴛鴦形而得名,地處大洪山風景名勝區,素有“九曲鴛鴦溪、十里水畫廊”的美稱,小皮艇在人工和天然結合的航道里漂流,兩邊峽險谷幽,水碧林翠,鳥語花香,溪水在九曲峽谷中蜿蜒,兩岸高山峻谷奇異俊美,懸巖怪石玲瓏,溢彩滴綠,令人流連忘返。

  我跟老文的兒子小文一個船,看著兩邊的風景,我貪婪的看著,思考著,耳邊小文在不停介紹鴛鴦溪發展旅游以來的變化和大山深處里的神奇。我突然問他;你爸爸來漂流過么?

  小文剛才告訴過我,爸爸因為家里還有事,就不能到景區接待我們,等會漂流結束,再去他家一起吃午飯。

  見我問這話,小文沉默了,過了一陣才小聲回答我;沒有,爸爸沒來過。

  一個很有功底的詩人,真應該來感受一下鴛鴦溪漂流的震撼和幽靜,也許那樣更有利詩歌創作。

  對這樣的答復,我無語。進入安靜的堰湖區,兩人默默劃著槳,皮艇慢慢向前移動著。

  十幾里的漂流,花了一個半小時才玩完。大家沖澡休整后,小文帶我們去他家吃飯。汽車跟著小文開的面包車,四十分鐘的山間盤旋,就到了他家。

  這是一處獨自建到半山腰的平房,共有四間。雖然條件很簡樸,但收拾得干凈清爽,老文熱情地迎出來。

  看著眼前的老文,我右手順著褲縫掐了一下大腿,疼。眼前是真的,這個只有一條腿,得依靠兩根拐杖才能行走的山里漢子,就是樂觀幽默,滿腦詩文,還在享受政府津貼的,讓我神交已久的朋友老文?

  平時網絡交流,有說不完的話,可真的見面,卻無話可講,場面還有些尷尬。

  老文和兒子小文把我們迎進屋里,一個很大的圓桌上,已經擺滿了各種菜肴,中間兩個火鍋熱氣騰騰,滿屋飄香。一個穿戴樸素的女人還在廚房忙碌,不時有菜在往堂屋端。見了我們也只是微笑著點了點頭。

  我看到老文和兒子小文跟那女人交流都是做著手勢。

  酒是個好東西,幾口濃烈的包谷酒下肚,尷尬的局面很快被打破。交流中我知道了,老文就是一地道農民,剛才那女人是他妻子,聾啞人。剛開始兒子和兒媳一直在外打工,很少回家。后來,老文在一個雨后的早晨上山采摘蘑菇時,不小心滑下山崖,一只腿使不上力。送到本地小醫院,說粉粹骨折,要到大醫院手術。等湊足錢再去大醫院時,已錯過治療期,內部嚴重發炎,只能放棄一條腿。后來,兒子擔心家里就放棄打工,回家買個二手面包車,在景區附近拉客。雖然一家人在一起,但收入并不多,好在政府每月有300元的低保補貼。

  政府每月300元的低保?哦,難怪他在朋友圈說一個季度到了900元的政府津貼。

  說這些,老文沒有半點悲傷,一邊講一邊喝酒一邊爽朗地談笑。對,這笑聲,這口吻,就是我們經常語音聊天的樣子。

  我笑不出來,眼前的老文在我心里更加深不可測。家里遭遇這么大的變故,每天還樂觀幽默地地生活,抽空還能思考和寫出很有深度的詩文來。是鴛鴦溪的環境造就了老文這樣的山里漢子?生活在深山里的漢子都能滿腹詩文,出口成章?

  我很難搞懂眼前的老文內心深處所思所想,就像走不完這鴛鴦溪的源頭一樣。據老文說,沿著源頭往上走,鴛鴦溪還有很多未開發的溪流,幾十年,他和當地人也沒走到源頭過。

  臨分手,朋友提出偷偷給他們留下一千元錢,算是這次的費用,也算是我們的一點心意。我想阻止,見他們堅持,也就作罷。

  果然,汽車啟動,老文的老婆在收拾碗筷時發現了錢,嚷著跑出來把錢遞到老文手里,并不時用手指著我們。老文很快明白,把卷起的錢,有些憤怒地塞進我們的車窗里。我收默默起錢,沒做聲,也沒堅持,只是抬手朝他使勁揮動著,雙眼已經濕潤。

  我在內心默念著我和老文父子的約定:等秋涼了,一定邀請他們父子去我那里玩一次。除了看看平原濱江小城的風光,品嘗湖區魚鮮,我還想帶他去見我一個朋友,朋友在醫院工作,對義肢的安裝有一定研究。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email protected]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哈灵杭州麻将APP 河南11选5在哪能买到 棋牌游戏有哪些好玩 幸运28是不是全国开奖 3d试机号 幸运赛车怎么看走势 贵州快3走势、图 5分pk10是正规彩票吗 星网彩票广东36选7 四川金7乐昨日开奖结果 四方河南麻将官方苹果 疯狂飞艇龙最多长 2019上证指数k线图 最新手机棋牌游戏平台 最新棋牌? 山西十一选五 江西多乐彩前三直选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