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荊楚采風 >

隨州花鼓戲與看家樹

來源:    發布時間:2017-05-25    作者:李旭斌

扎根在隨州

隨州花鼓戲早期叫地花鼓、花鼓子、花鼓戲等,是隨州特有的戲曲劇種,據傳已有170余年的歷史。其演唱聲腔分為 “蠻調”、“奤調”、“梁山調”、“彩調”四大曲牌。主要流傳在隨州和周邊的鐘祥、京山、棗陽、襄樊、應山及河南省桐柏縣、信陽等地帶。

隨州花鼓戲就像我們家門前的一棵古老的大樹,扎根隨州,生長在隨州,體涵隨州的營養,沐浴隨州的雨露,身披隨州的風情,它與生俱來和隨州這個主人有著既深厚又特殊的感情。按常理說門前有沒有樹照樣吃飯,花鼓戲對于人來說也是這樣。可有大樹蔭罩庇護的人家更舒適,更雅致,更有精神是不爭的事實,重要的是人們不是只為吃飯而活著。

像古老的銀杏樹一樣,隨州花鼓在我們門前生根發芽,成長壯大。

大約1830年左右,花鼓戲就已經有四大聲腔調式和表演形式。更早的初期,隨州花鼓戲只是一些民間藝人身背小圓鼓、走門串戶、沿門叫唱、乞討謀生的一種方式,眾稱“打門”,由一人演唱發展為二人,一人打鼓、一人打鑼。后來發展到唱一些小段子本,如《小觀燈》、《站花墻》、《何氏勸姑》等。隨著時代的變遷,逐漸發展到三至五人到多人演唱,那時演唱聲腔大多是“地花鼓”調式。由于隨州花鼓戲藝人經常與漢劇、河南梆子、越調等劇種藝人搭班唱戲,使隨州花鼓戲廣泛吸收了多種聲腔和演唱方法,并通過藝人的不斷加工創新,在長期演唱生涯中的不斷兼容、加工和改進,使南北迥然不同的演唱藝術風格歸統于隨州花鼓戲的聲腔之中,又結合隨州地方的發聲和演唱特點,形成了現有的花鼓戲劇種。

據史傳,第一個正規花鼓戲班是在隨州天河口建立的,當時藝人利用火神廟廟會搭臺演出,戲班叫“嚴訓班”,時間大約在民末清初。從此隨州花鼓戲逐漸興盛,相繼出現了四大門班(又名順風班),具體是:淅河的彭馬、羅銀戲班,高城的杜永義(人稱杜矮子)、余篾匠戲班等。并涌現出彭馬、羅銀、杜永義、杜洪山、李福元等一批較有影響的職業藝人。

隨州花鼓戲表演藝術取材于當地生活原素。擅長表演一些唱、做生活小戲,無“皇帝”出場是隨州花鼓戲劇目中獨特之處,如確屬劇情需要,也只是在幕后搭腔。演出劇目從一人演唱的獨角戲,小旦、小丑兩人小戲,小旦、小生、小丑三人小戲,逐漸發展到六根臺柱,即:小生、小旦、小丑、二旦、青衣、老生六個行當。

曾經的“演花旦、青衣”代表藝人羅銀,嗓音好,表演真實感人,表情動人、在扮演《打載縫》女主角鞭打裁縫時,做功到位,“腳站的穩、眼瞅的準、鞭打的響,身上又不疼”被打者)。當時流傳有兩句順口溜:“看了羅銀戲,回家不慪氣”。代表人物聶太金在《血汗衫》劇中扮演陳氏,在表演一口把碗咬破時,碗破嘴卻絲毫未損,感情真摯,技藝高超。代表人物李福元十五歲拜師學藝,半年后登臺演出。十七歲時,在河南省桐柏縣八里畈和王莊等地演出,觀眾把戲院圍墻擠倒了,因而一舉成名。在唱腔方面他總結出二十個字的演唱經驗:音準板穩,唱清吐明,快慢起煞,低聲托起,高聲遠應。……

1935年至1938年,是隨州花鼓戲發展的鼎盛時期,十八個鎮都有花鼓戲班,全境有近三十個職業和半職業的花鼓戲班,演唱藝人達300余人,1939年日本侵略中國時被迫解散,演出活動逐漸衰退。后由塔兒灣的劉樹亭、高城的余篾匠組織流散藝人成立“雙合班”,由于時局動蕩,時演時停。

1945年元月,“雙合班”在應山界河演出時被新四軍五師接收,隸屬應北大隊,組成隨軍文工團,后編入十五旅,以唱花鼓戲為主。半年后,十五旅北上抗日,藝人們因家庭拖累,解散回家。1947年,由國民黨隨縣保安大隊第五中隊中隊長謝幫杰組織流散藝人立了三十多人成的“同心劇團”,后改為“社會劇社”。

像隨州的銀杏樹一樣,隨州花鼓在隨州開花結果。隨州的地理位置、氣候決定了它的文化品質和質量。隨州地處南北交匯地帶,是中原文化和楚文化的交匯地帶,誕生于此的隨州花鼓戲,也因為地域因素集南北文化之大成,既有北方文化之高亢、粗獷,又有南方文化的委婉細膩。

解放后,當時的隨縣成立專業劇團1個、業余劇團4個,演出劇目有200多本,常演劇目有100多本,其中《打裁縫》、《雪梅觀畫》、《血汗衫》等在隨州地區及相鄰縣市頗具影響。1956年春,隨縣花鼓劇團正式成立,被正式命名為隨縣花鼓戲,隨縣人民委員會有關領導到場祝賀并贈言:“多演戲,演好戲,把戲演好。”

 

蔭及隨州 

人類賴以生存的家園絕不能缺乏綠樹。綠樹使大地充滿了勃勃生機。樹是大自然的綠肺,廢品加工廠,它吸收二氧化碳,放出氧氣,滋潤土地,調節氣候的功能無與能比。是世界和人類的精神之源。在隨州人心里,家門之樹自古以來都是擋風阻雨、遮陰避暑,蔭及子孫的圣物。一個家園因為有綠樹,主人生活才更加美麗。

隨州花鼓戲也一樣,她使隨州充滿了勃勃生機,使人們的生活更加美好和美麗。藝術的審美啟迪活動,是人們通過藝術欣賞活動,受到真、善、美的熏陶和感染的最佳方式。她能啟迪思想,催生榜樣,提高認識,在潛移默化中,讓人的思想、感情、理想、追求發生深刻的變化。人的人生觀和世界觀普遍提升,就能帶來社會的文明和進步。這就是如今提倡的正能量。隨州花鼓戲世世代代都在釋放正能量,猶如綠樹釋放出的氧氣。它釋放的是精神層面的氧氣。

隨州花鼓戲優雅動聽的音樂元素,是很入腦入心的,在隨州有廣泛的觀眾基礎,其它的藝術形態已經融入隨州人民的文化生活之中。它對于提高隨州文化品位,增加民族自豪感、凝聚人心,促進精神文明建設和構建和諧社會,具有重要的歷史和現實意義。這就是綠蔭。它的綠蔭調節的也應該是精神層面的氣候。

多年來隨州花鼓戲演出劇目以創作、改編、移植為主,內容以愛情戲為主,兼演一些官宦戲。服飾衣箱沿用京劇的規制,分大衣箱、小衣箱、盔帽箱三種。伴奏樂器以大筒為主,配鑼鼓、云板、嗩吶、笙等,表演手段豐富多樣,貼近生活,與時俱進,具有濃郁的地域特色。戲曲音樂是文化交流融合中最為活躍元素,能培養人的情操,提高人們的修養,讓人們的生命過程和樂美好。隨州花鼓戲“蠻調”曾經有傳統劇目約217個,創作改編現代劇目約50個(本),其中“蠻調”135個(本),主要有:《打紅梅》、《大清官》、《恨小腳》、《蘭絲帶》、《三請樊梨花》等。“奤調”23個(本),演出劇目有:《打蠻船》、《站花墻》、《攔馬》、《放綿羊》等。“梁山調”32個(本),主要有:《劉海砍樵》、《下揚州》、《打蘆花》、《吳廣大拜年》、《借妻》等。“彩調“38個(本),主要有:《大觀燈》、《賣雜貨》、《小放牛》、《陳瞎子捉奸》、《繡香袋》等。

建國后,特別是一九五六年隨縣建立了專業花鼓劇團,所上演的劇目大大豐富,體裁進一步拓寬。1961年,花鼓劇團編排了《吳三保游春》,1962年該劇參加武漢巡回演出受到好評,被武漢電臺、電視臺錄音錄像并播音、播放。1964年,編排的《山村鑼鼓》參加全省文藝調演,被評為優秀劇目。《演習歸來》等創作劇目在省里匯演獲獎,受到省委主要領導的接見。同時他們還上演了《賈士道游西湖》、《趙五娘吃糠》等十余個傳統劇目,移植上演了《秦香蓮》、《借親配》、《寶蓮燈》、《四下河南》、《孟麗君》等數十個優秀傳統劇目,后來又移植上演了《劉介梅》、《劉胡蘭》、《紅珊瑚》、《三里灣》、《雙飛燕》、《救救她》、《心中的太陽》等四十多臺現代戲;1975年、1976年先后創作演出的《彩虹飛渡》、《鐵牛飛奔》曾參加省、地文藝匯演。

改革開放后,隨州花鼓劇團創作演出的《翠平賣豬》參加全省文藝匯演,榮獲省創作、演出二等獎;1984年撤縣建市后劇團改稱隨州花鼓戲。創作編演了《古墓花魂》、《大鵬歌》等十多個大小劇目,這些劇目都曾經百演不衰。其中《大鵬歌》先后參加省、地文藝調演,榮獲襄樊地區創作、演出、導演、舞美、化妝、音樂、表演七項獎,榮獲省金牌兩枚、銀牌三枚、隨州市人民政府特別嘉獎兩個,1986年秋季由中央新聞電影制片廠攝制成戲曲電影片對外公開發行放映。

隨州花鼓具有濃郁的地方色彩和獨特的藝術風格,是各路花鼓戲中一個較為別致的流派,已作為地方劇種編入《中國戲曲曲藝辭典》,并列入《中國文藝年鑒》。隨州花鼓戲屬“一戲一團”(即一個劇種只有一個劇團),被譽為“天下第一團——隨州花鼓劇團”。花鼓戲170多年來上演的所有劇目,無不弘揚仁義道德、頌揚真善美,褒貶忠奸,以及英雄主義愛國情懷。

上一點年紀的人都還記得,在上世紀60年代前,隨州民間戲院、戲樓比比皆是,只要有幾百人的小集鎮,就少不了一座戲樓。人們對花鼓戲之愛達到了極致。已經76歲高齡的老藝人萬寶英是隨州花鼓戲非物質文化傳承人,她的女兒說她:我媽媽真到要死的時候,如果將演出車開來叫他再唱段花鼓戲,保證她立馬還陽。

年近七十歲的張婆婆,是一位花鼓戲愛好者,年輕時為看一場隨州花鼓,翻山越嶺十幾公里,走得腳磨出了血泡,荊棘劃破了褲子,可只要花鼓戲一開鑼,一切艱難困苦立刻煙消云散。年已六旬的吳大爺說:記得小時候縣里劇團到村里演出時,觀眾非常踴躍,晚上演出下午就要去搶占座位。

一個人頭天晚上看花鼓,就記住了一句好聽的戲調,第二天犁田的時候,翻來覆去就唱那一句。一個過路人感覺好聽,索性坐在田埂上欣賞,聽了很長時間總聽不到下一句。心急火燎地問:“大哥,你怎么只這一句?”隨州人習慣將共同拉犁的兩頭牛稱“一犋”,耕夫誤認為是問他犁田的兩個牛,回答說:“兄娃(兒),哪兒有一犋(啥),配了老表屋里的嬤(雌性)牛,才有一犋(能拉動一張犁的兩頭牲口為一犋)。”聽歌的人說:“我說你的歌。”耕夫更會裝:“啊!我的姑(隨州話里‘姑’、‘歌’音相近),她住到南山。”

其實,花鼓戲就是隨州人的精神伙伴,在那愚昧而生活沉重的封建時代,無數涂炭的生靈正是靠著這可憐的樂趣和精神寄托才一天一天熬過那漫長的艱難人生。

遭遇生死考驗

既然是樹,就難免要經受風雨雷電、天災人禍,洪旱病蟲。隨州花鼓戲也一樣,如今也是旱掠洪禍,貧病交加,面臨生死考驗。

從大的方面看,戲劇的困境是大氣候所致。地方戲的衰落是全國普遍的現象,或許是一個必然的趨勢。隨著娛樂方式越來越豐富,戲劇對年輕人的吸引力減弱。特別改革開放以來,在城鎮化進程中,城鄉地區均在市場經濟轉型過程中出現急劇變動,鄉村社會的傳統生活方式逐漸瓦解,原來曾經有的劇場、戲院、戲樓等公共文化設施成為犧牲品。大量經年建造的演出場所被拆毀改建為商業地產,僥幸留下來的也因年久失修而難以經營。同時進入城鎮的青年群體相繼轉向了電影、電視、廣播、互聯網等現代傳播媒體,使得傳統戲曲的受眾群體不斷萎縮,生存空間遭到了嚴重擠壓。這是導致花鼓戲危機的一個重要原因。

戲曲藝術的場所、觀眾日趨減少,藝術土壤已經嚴重貧瘠,從事戲曲藝術的團體和藝人的處境異常艱難,他們不可能拿出一定的成本來培養自己的受眾,這使戲曲藝術面臨著生存與死亡的考驗,十分嚴峻。這時候如果再用“群眾喜歡不喜歡、歡不歡迎”的標準來衡量戲曲藝術,這門藝術根本不能進行下去。而這么多年又都在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官方多以群眾“喜歡不喜歡”在衡量地方文化。

20世紀90年代以來,由于各種原因,集中了大量優秀戲曲表演人才的隨州花鼓劇團,生存日益困難,陷入困境。為了隨州花鼓戲植樹生命不息,花鼓劇團于2012年轉企改制,組建成立了“隨州天韻文化傳媒有限公司”。通過文化體制改革,花鼓劇團職工廣泛受益,藝術骨干力量重新上崗,花鼓戲藝術得以傳承和發揚。

曾經輝煌無比的隨州花鼓戲雖然在2008年就被評為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 可到目前為止,隨州花鼓戲依然面臨著健康發展的挑戰。

演職人員年齡偏大與演出設備嚴重老化,后繼無人,是目前制約隨州花鼓戲的瓶頸。目前,劇院演職人員平均年齡50歲以上,風華正茂、立于舞臺的年歲成為過去,培養新人使劇團后繼有人刻不容緩,但這一系統工程同樣需要政策和資金的支撐。劇團燈光、音響等演出設備都是10多年前購置的,演出場所早已改變用途,恢復演戲功能需要投入大量的資金。如今劇院有演職人員39人,就工資支出這一塊,每年就得120多萬元,藝術生產更需要投入大量的資金,而地方財政原有撥付給轉制院團的“正常事業費”已被取消,政府部門通過“購買服務”、“項目補貼”、“以獎代補”、“定向資助”等基本很難到位。所以劇院一直經濟困難。

民間演出場所空缺也制約著隨州花鼓戲的健康發展。各鄉鎮一無劇場,二無演出經紀人,售票演出根本無法實現,開發商業演出只是一句空話,加上原花鼓劇團隸屬隨州市曾都區,改制后隸屬關系未變,現在曾都區又劃分為區(曾都區)縣(隨縣)兩個建制,演出范圍只有4個城區和6個鄉鎮,進入隨縣、廣水市演出受行政區劃限制。

一方面是花鼓劇團看不到市場,找不到觀眾,另一方面是基層民眾文化生活嚴重缺失,這兩種相背離的現象并存,令人觸目驚心。對此,“隨州天韻文化傳媒有限公司”法人何敬國如今的思想和精神負擔相當重,這幾年他一直在往劇團里投錢。他擔心個人力量太微弱了,擔心隨州花鼓戲是多少代藝人數百年來藝術創造的累積,是‘國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要是在我手上弄‘丟’了,就不單單是對不起祖先的問題,遭后人唾罵的問題,對黨和政府及250萬隨州人民犯罪的問題。

讓旺家樹永遠常青

隨州花鼓戲如同一株關乎居家興衰的旺家樹。既然是樹,就難免要經受風雨雷電、天災人禍,洪旱病蟲,所以看家樹離不開陽光、雨露,需要土、肥、水、管。隨州民間都講究“樹興家旺 樹敗家衰”,如今對待隨州花鼓我們也應該提升到對待看家樹一樣的高度來認識它。

隨州花鼓戲是我國戲曲藝術中一枝獨特奇葩,保護和發展隨州花鼓戲,對于傳承隨州文化,弘揚地方戲曲,研究隨州歷史、文化、民風、風俗等具有重大歷史價值。所以隨州的“看家樹”如果倒了,那是子孫無能、孫無不孝!不能倒下!

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有一個“保護為主、搶救第一、合理利用、傳承發展”的方針,做好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管理工作。同時政府對傳統文化越來越重視,戲曲演出向基層地區傾斜的思路非常明晰,制定了許多優惠政策,舉辦了許多“送戲下鄉”公共文化活動,這些只能算陽光。隨州花鼓被評為“非遺“劇種,被收入”非遺“保護傘下,地方政府出臺了好政策,并給予一定的扶持資金,何總花了很多錢,費了許多心,保留住了劇團,保留住了劇種,這些頂多只能算雨露。還急需土、肥、水、管。所以大家要一起動手,為“看家樹”培土、施肥、澆水。有人看、有人愛、有人熱才能進入良性循環,這就是土壤。

戲曲所具有的藝術魅力需要真正懂得,不了解戲曲,也就很難喜愛戲曲。所以當務之急是重視和發揮隨州花鼓戲的地方戲曲功能,調整、豐富與完善政府提供公共文化服務的方式。除了政策上的陽光扶持,還要致力于重建適合隨州花鼓戲可持續發展的生態、環境,注重土、肥、水的扶持。培養隨州人看懂花鼓戲的能力和喜愛花鼓戲情趣。解決之道除了政策支持,還有演職人員素質提高、配套設施的完善、劇目的創作選擇,以及新人的培養和戲迷的培養。

要保住花鼓戲的喜劇特點。隨州民間有“花鼓戲浪倒臺”的俗話,所謂的“浪”,就是風騷、韻味、滑稽、搞笑,與東北二人轉有些相似,正是因它有不盡的笑料才使人們喜聞樂見,正經、嚴肅的戲太多,反而不像花鼓子了,所以還需要在笑料上下功夫。    

編排劇目要準備好隨時都能端得出的家常菜,挖掘有地域感的特色菜。色,不要追著形勢趕任務,疲于應付,可以借古喻今的傳統劇目、傳統段子很多,如喜慶類《劉海砍樵》、《大觀燈》、反腐類有包公的戲、海瑞的戲;建軍節有、薛家戲,楊家戲等。要常年保持有幾個自己拿手的名戲、代表劇目,要有讓群眾耳熟能詳精品唱段在民間流傳。

要化大力氣推出屬于自己的名劇、名家、名段,著重在怎樣推出上下功夫。如讓“名劇上舞臺、上電視、上網絡,化一定的人力、物力、財力大力宣傳花鼓名劇,不僅僅宣傳劇情,還要宣傳演員、編導等藝術家,為藝術家樹碑立傳,傳名揚德。培養群眾對藝術家的尊重感,培養屬于花鼓戲的榮譽感和自豪感。多舉措推出花鼓戲明星的同時,還要培養名票和戲迷,讓花鼓戲深入人心,人們耳熟能詳。

除了舞臺上下功夫,還要在舞臺外下功夫。舞臺外的功夫主要是培養人們的情趣和愛好花鼓戲的自覺性。通過舉辦評獎會、演唱比賽、戲曲晚會、請觀眾上臺唱戲有獎、花鼓戲知識問答、演員與觀眾互動、演員與觀眾交友、拜師會、研討會等活動,普及花鼓戲知識、培養大眾興趣,讓觀眾從懂到愛,從少到多。孩子是人類的未來,也是花鼓戲后繼有人的希望,普及花鼓戲要從娃娃抓起,通過開戲校,戲劇進校園活動培育新人,培養戲迷。還需要一班說好說歹的“花鼓黨”(編劇、評論家、策劃人)。當年京劇大師梅蘭芳先生就是靠一幫說好說歹的“梅黨”成就來了他的京劇夢,如果隨州有一幫稱職的“花鼓黨”為花鼓戲說好說歹,相信隨州花鼓戲這株“看家樹”將永遠常青。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55 027-68880616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 www.sercuev.cn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隨州花鼓戲與看家樹

2017-05-25 08-58-57

扎根在隨州

隨州花鼓戲早期叫地花鼓、花鼓子、花鼓戲等,是隨州特有的戲曲劇種,據傳已有170余年的歷史。其演唱聲腔分為 “蠻調”、“奤調”、“梁山調”、“彩調”四大曲牌。主要流傳在隨州和周邊的鐘祥、京山、棗陽、襄樊、應山及河南省桐柏縣、信陽等地帶。

隨州花鼓戲就像我們家門前的一棵古老的大樹,扎根隨州,生長在隨州,體涵隨州的營養,沐浴隨州的雨露,身披隨州的風情,它與生俱來和隨州這個主人有著既深厚又特殊的感情。按常理說門前有沒有樹照樣吃飯,花鼓戲對于人來說也是這樣。可有大樹蔭罩庇護的人家更舒適,更雅致,更有精神是不爭的事實,重要的是人們不是只為吃飯而活著。

像古老的銀杏樹一樣,隨州花鼓在我們門前生根發芽,成長壯大。

大約1830年左右,花鼓戲就已經有四大聲腔調式和表演形式。更早的初期,隨州花鼓戲只是一些民間藝人身背小圓鼓、走門串戶、沿門叫唱、乞討謀生的一種方式,眾稱“打門”,由一人演唱發展為二人,一人打鼓、一人打鑼。后來發展到唱一些小段子本,如《小觀燈》、《站花墻》、《何氏勸姑》等。隨著時代的變遷,逐漸發展到三至五人到多人演唱,那時演唱聲腔大多是“地花鼓”調式。由于隨州花鼓戲藝人經常與漢劇、河南梆子、越調等劇種藝人搭班唱戲,使隨州花鼓戲廣泛吸收了多種聲腔和演唱方法,并通過藝人的不斷加工創新,在長期演唱生涯中的不斷兼容、加工和改進,使南北迥然不同的演唱藝術風格歸統于隨州花鼓戲的聲腔之中,又結合隨州地方的發聲和演唱特點,形成了現有的花鼓戲劇種。

據史傳,第一個正規花鼓戲班是在隨州天河口建立的,當時藝人利用火神廟廟會搭臺演出,戲班叫“嚴訓班”,時間大約在民末清初。從此隨州花鼓戲逐漸興盛,相繼出現了四大門班(又名順風班),具體是:淅河的彭馬、羅銀戲班,高城的杜永義(人稱杜矮子)、余篾匠戲班等。并涌現出彭馬、羅銀、杜永義、杜洪山、李福元等一批較有影響的職業藝人。

隨州花鼓戲表演藝術取材于當地生活原素。擅長表演一些唱、做生活小戲,無“皇帝”出場是隨州花鼓戲劇目中獨特之處,如確屬劇情需要,也只是在幕后搭腔。演出劇目從一人演唱的獨角戲,小旦、小丑兩人小戲,小旦、小生、小丑三人小戲,逐漸發展到六根臺柱,即:小生、小旦、小丑、二旦、青衣、老生六個行當。

曾經的“演花旦、青衣”代表藝人羅銀,嗓音好,表演真實感人,表情動人、在扮演《打載縫》女主角鞭打裁縫時,做功到位,“腳站的穩、眼瞅的準、鞭打的響,身上又不疼”被打者)。當時流傳有兩句順口溜:“看了羅銀戲,回家不慪氣”。代表人物聶太金在《血汗衫》劇中扮演陳氏,在表演一口把碗咬破時,碗破嘴卻絲毫未損,感情真摯,技藝高超。代表人物李福元十五歲拜師學藝,半年后登臺演出。十七歲時,在河南省桐柏縣八里畈和王莊等地演出,觀眾把戲院圍墻擠倒了,因而一舉成名。在唱腔方面他總結出二十個字的演唱經驗:音準板穩,唱清吐明,快慢起煞,低聲托起,高聲遠應。……

1935年至1938年,是隨州花鼓戲發展的鼎盛時期,十八個鎮都有花鼓戲班,全境有近三十個職業和半職業的花鼓戲班,演唱藝人達300余人,1939年日本侵略中國時被迫解散,演出活動逐漸衰退。后由塔兒灣的劉樹亭、高城的余篾匠組織流散藝人成立“雙合班”,由于時局動蕩,時演時停。

1945年元月,“雙合班”在應山界河演出時被新四軍五師接收,隸屬應北大隊,組成隨軍文工團,后編入十五旅,以唱花鼓戲為主。半年后,十五旅北上抗日,藝人們因家庭拖累,解散回家。1947年,由國民黨隨縣保安大隊第五中隊中隊長謝幫杰組織流散藝人立了三十多人成的“同心劇團”,后改為“社會劇社”。

像隨州的銀杏樹一樣,隨州花鼓在隨州開花結果。隨州的地理位置、氣候決定了它的文化品質和質量。隨州地處南北交匯地帶,是中原文化和楚文化的交匯地帶,誕生于此的隨州花鼓戲,也因為地域因素集南北文化之大成,既有北方文化之高亢、粗獷,又有南方文化的委婉細膩。

解放后,當時的隨縣成立專業劇團1個、業余劇團4個,演出劇目有200多本,常演劇目有100多本,其中《打裁縫》、《雪梅觀畫》、《血汗衫》等在隨州地區及相鄰縣市頗具影響。1956年春,隨縣花鼓劇團正式成立,被正式命名為隨縣花鼓戲,隨縣人民委員會有關領導到場祝賀并贈言:“多演戲,演好戲,把戲演好。”

 

蔭及隨州 

人類賴以生存的家園絕不能缺乏綠樹。綠樹使大地充滿了勃勃生機。樹是大自然的綠肺,廢品加工廠,它吸收二氧化碳,放出氧氣,滋潤土地,調節氣候的功能無與能比。是世界和人類的精神之源。在隨州人心里,家門之樹自古以來都是擋風阻雨、遮陰避暑,蔭及子孫的圣物。一個家園因為有綠樹,主人生活才更加美麗。

隨州花鼓戲也一樣,她使隨州充滿了勃勃生機,使人們的生活更加美好和美麗。藝術的審美啟迪活動,是人們通過藝術欣賞活動,受到真、善、美的熏陶和感染的最佳方式。她能啟迪思想,催生榜樣,提高認識,在潛移默化中,讓人的思想、感情、理想、追求發生深刻的變化。人的人生觀和世界觀普遍提升,就能帶來社會的文明和進步。這就是如今提倡的正能量。隨州花鼓戲世世代代都在釋放正能量,猶如綠樹釋放出的氧氣。它釋放的是精神層面的氧氣。

隨州花鼓戲優雅動聽的音樂元素,是很入腦入心的,在隨州有廣泛的觀眾基礎,其它的藝術形態已經融入隨州人民的文化生活之中。它對于提高隨州文化品位,增加民族自豪感、凝聚人心,促進精神文明建設和構建和諧社會,具有重要的歷史和現實意義。這就是綠蔭。它的綠蔭調節的也應該是精神層面的氣候。

多年來隨州花鼓戲演出劇目以創作、改編、移植為主,內容以愛情戲為主,兼演一些官宦戲。服飾衣箱沿用京劇的規制,分大衣箱、小衣箱、盔帽箱三種。伴奏樂器以大筒為主,配鑼鼓、云板、嗩吶、笙等,表演手段豐富多樣,貼近生活,與時俱進,具有濃郁的地域特色。戲曲音樂是文化交流融合中最為活躍元素,能培養人的情操,提高人們的修養,讓人們的生命過程和樂美好。隨州花鼓戲“蠻調”曾經有傳統劇目約217個,創作改編現代劇目約50個(本),其中“蠻調”135個(本),主要有:《打紅梅》、《大清官》、《恨小腳》、《蘭絲帶》、《三請樊梨花》等。“奤調”23個(本),演出劇目有:《打蠻船》、《站花墻》、《攔馬》、《放綿羊》等。“梁山調”32個(本),主要有:《劉海砍樵》、《下揚州》、《打蘆花》、《吳廣大拜年》、《借妻》等。“彩調“38個(本),主要有:《大觀燈》、《賣雜貨》、《小放牛》、《陳瞎子捉奸》、《繡香袋》等。

建國后,特別是一九五六年隨縣建立了專業花鼓劇團,所上演的劇目大大豐富,體裁進一步拓寬。1961年,花鼓劇團編排了《吳三保游春》,1962年該劇參加武漢巡回演出受到好評,被武漢電臺、電視臺錄音錄像并播音、播放。1964年,編排的《山村鑼鼓》參加全省文藝調演,被評為優秀劇目。《演習歸來》等創作劇目在省里匯演獲獎,受到省委主要領導的接見。同時他們還上演了《賈士道游西湖》、《趙五娘吃糠》等十余個傳統劇目,移植上演了《秦香蓮》、《借親配》、《寶蓮燈》、《四下河南》、《孟麗君》等數十個優秀傳統劇目,后來又移植上演了《劉介梅》、《劉胡蘭》、《紅珊瑚》、《三里灣》、《雙飛燕》、《救救她》、《心中的太陽》等四十多臺現代戲;1975年、1976年先后創作演出的《彩虹飛渡》、《鐵牛飛奔》曾參加省、地文藝匯演。

改革開放后,隨州花鼓劇團創作演出的《翠平賣豬》參加全省文藝匯演,榮獲省創作、演出二等獎;1984年撤縣建市后劇團改稱隨州花鼓戲。創作編演了《古墓花魂》、《大鵬歌》等十多個大小劇目,這些劇目都曾經百演不衰。其中《大鵬歌》先后參加省、地文藝調演,榮獲襄樊地區創作、演出、導演、舞美、化妝、音樂、表演七項獎,榮獲省金牌兩枚、銀牌三枚、隨州市人民政府特別嘉獎兩個,1986年秋季由中央新聞電影制片廠攝制成戲曲電影片對外公開發行放映。

隨州花鼓具有濃郁的地方色彩和獨特的藝術風格,是各路花鼓戲中一個較為別致的流派,已作為地方劇種編入《中國戲曲曲藝辭典》,并列入《中國文藝年鑒》。隨州花鼓戲屬“一戲一團”(即一個劇種只有一個劇團),被譽為“天下第一團——隨州花鼓劇團”。花鼓戲170多年來上演的所有劇目,無不弘揚仁義道德、頌揚真善美,褒貶忠奸,以及英雄主義愛國情懷。

上一點年紀的人都還記得,在上世紀60年代前,隨州民間戲院、戲樓比比皆是,只要有幾百人的小集鎮,就少不了一座戲樓。人們對花鼓戲之愛達到了極致。已經76歲高齡的老藝人萬寶英是隨州花鼓戲非物質文化傳承人,她的女兒說她:我媽媽真到要死的時候,如果將演出車開來叫他再唱段花鼓戲,保證她立馬還陽。

年近七十歲的張婆婆,是一位花鼓戲愛好者,年輕時為看一場隨州花鼓,翻山越嶺十幾公里,走得腳磨出了血泡,荊棘劃破了褲子,可只要花鼓戲一開鑼,一切艱難困苦立刻煙消云散。年已六旬的吳大爺說:記得小時候縣里劇團到村里演出時,觀眾非常踴躍,晚上演出下午就要去搶占座位。

一個人頭天晚上看花鼓,就記住了一句好聽的戲調,第二天犁田的時候,翻來覆去就唱那一句。一個過路人感覺好聽,索性坐在田埂上欣賞,聽了很長時間總聽不到下一句。心急火燎地問:“大哥,你怎么只這一句?”隨州人習慣將共同拉犁的兩頭牛稱“一犋”,耕夫誤認為是問他犁田的兩個牛,回答說:“兄娃(兒),哪兒有一犋(啥),配了老表屋里的嬤(雌性)牛,才有一犋(能拉動一張犁的兩頭牲口為一犋)。”聽歌的人說:“我說你的歌。”耕夫更會裝:“啊!我的姑(隨州話里‘姑’、‘歌’音相近),她住到南山。”

其實,花鼓戲就是隨州人的精神伙伴,在那愚昧而生活沉重的封建時代,無數涂炭的生靈正是靠著這可憐的樂趣和精神寄托才一天一天熬過那漫長的艱難人生。

遭遇生死考驗

既然是樹,就難免要經受風雨雷電、天災人禍,洪旱病蟲。隨州花鼓戲也一樣,如今也是旱掠洪禍,貧病交加,面臨生死考驗。

從大的方面看,戲劇的困境是大氣候所致。地方戲的衰落是全國普遍的現象,或許是一個必然的趨勢。隨著娛樂方式越來越豐富,戲劇對年輕人的吸引力減弱。特別改革開放以來,在城鎮化進程中,城鄉地區均在市場經濟轉型過程中出現急劇變動,鄉村社會的傳統生活方式逐漸瓦解,原來曾經有的劇場、戲院、戲樓等公共文化設施成為犧牲品。大量經年建造的演出場所被拆毀改建為商業地產,僥幸留下來的也因年久失修而難以經營。同時進入城鎮的青年群體相繼轉向了電影、電視、廣播、互聯網等現代傳播媒體,使得傳統戲曲的受眾群體不斷萎縮,生存空間遭到了嚴重擠壓。這是導致花鼓戲危機的一個重要原因。

戲曲藝術的場所、觀眾日趨減少,藝術土壤已經嚴重貧瘠,從事戲曲藝術的團體和藝人的處境異常艱難,他們不可能拿出一定的成本來培養自己的受眾,這使戲曲藝術面臨著生存與死亡的考驗,十分嚴峻。這時候如果再用“群眾喜歡不喜歡、歡不歡迎”的標準來衡量戲曲藝術,這門藝術根本不能進行下去。而這么多年又都在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官方多以群眾“喜歡不喜歡”在衡量地方文化。

20世紀90年代以來,由于各種原因,集中了大量優秀戲曲表演人才的隨州花鼓劇團,生存日益困難,陷入困境。為了隨州花鼓戲植樹生命不息,花鼓劇團于2012年轉企改制,組建成立了“隨州天韻文化傳媒有限公司”。通過文化體制改革,花鼓劇團職工廣泛受益,藝術骨干力量重新上崗,花鼓戲藝術得以傳承和發揚。

曾經輝煌無比的隨州花鼓戲雖然在2008年就被評為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 可到目前為止,隨州花鼓戲依然面臨著健康發展的挑戰。

演職人員年齡偏大與演出設備嚴重老化,后繼無人,是目前制約隨州花鼓戲的瓶頸。目前,劇院演職人員平均年齡50歲以上,風華正茂、立于舞臺的年歲成為過去,培養新人使劇團后繼有人刻不容緩,但這一系統工程同樣需要政策和資金的支撐。劇團燈光、音響等演出設備都是10多年前購置的,演出場所早已改變用途,恢復演戲功能需要投入大量的資金。如今劇院有演職人員39人,就工資支出這一塊,每年就得120多萬元,藝術生產更需要投入大量的資金,而地方財政原有撥付給轉制院團的“正常事業費”已被取消,政府部門通過“購買服務”、“項目補貼”、“以獎代補”、“定向資助”等基本很難到位。所以劇院一直經濟困難。

民間演出場所空缺也制約著隨州花鼓戲的健康發展。各鄉鎮一無劇場,二無演出經紀人,售票演出根本無法實現,開發商業演出只是一句空話,加上原花鼓劇團隸屬隨州市曾都區,改制后隸屬關系未變,現在曾都區又劃分為區(曾都區)縣(隨縣)兩個建制,演出范圍只有4個城區和6個鄉鎮,進入隨縣、廣水市演出受行政區劃限制。

一方面是花鼓劇團看不到市場,找不到觀眾,另一方面是基層民眾文化生活嚴重缺失,這兩種相背離的現象并存,令人觸目驚心。對此,“隨州天韻文化傳媒有限公司”法人何敬國如今的思想和精神負擔相當重,這幾年他一直在往劇團里投錢。他擔心個人力量太微弱了,擔心隨州花鼓戲是多少代藝人數百年來藝術創造的累積,是‘國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要是在我手上弄‘丟’了,就不單單是對不起祖先的問題,遭后人唾罵的問題,對黨和政府及250萬隨州人民犯罪的問題。

讓旺家樹永遠常青

隨州花鼓戲如同一株關乎居家興衰的旺家樹。既然是樹,就難免要經受風雨雷電、天災人禍,洪旱病蟲,所以看家樹離不開陽光、雨露,需要土、肥、水、管。隨州民間都講究“樹興家旺 樹敗家衰”,如今對待隨州花鼓我們也應該提升到對待看家樹一樣的高度來認識它。

隨州花鼓戲是我國戲曲藝術中一枝獨特奇葩,保護和發展隨州花鼓戲,對于傳承隨州文化,弘揚地方戲曲,研究隨州歷史、文化、民風、風俗等具有重大歷史價值。所以隨州的“看家樹”如果倒了,那是子孫無能、孫無不孝!不能倒下!

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有一個“保護為主、搶救第一、合理利用、傳承發展”的方針,做好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管理工作。同時政府對傳統文化越來越重視,戲曲演出向基層地區傾斜的思路非常明晰,制定了許多優惠政策,舉辦了許多“送戲下鄉”公共文化活動,這些只能算陽光。隨州花鼓被評為“非遺“劇種,被收入”非遺“保護傘下,地方政府出臺了好政策,并給予一定的扶持資金,何總花了很多錢,費了許多心,保留住了劇團,保留住了劇種,這些頂多只能算雨露。還急需土、肥、水、管。所以大家要一起動手,為“看家樹”培土、施肥、澆水。有人看、有人愛、有人熱才能進入良性循環,這就是土壤。

戲曲所具有的藝術魅力需要真正懂得,不了解戲曲,也就很難喜愛戲曲。所以當務之急是重視和發揮隨州花鼓戲的地方戲曲功能,調整、豐富與完善政府提供公共文化服務的方式。除了政策上的陽光扶持,還要致力于重建適合隨州花鼓戲可持續發展的生態、環境,注重土、肥、水的扶持。培養隨州人看懂花鼓戲的能力和喜愛花鼓戲情趣。解決之道除了政策支持,還有演職人員素質提高、配套設施的完善、劇目的創作選擇,以及新人的培養和戲迷的培養。

要保住花鼓戲的喜劇特點。隨州民間有“花鼓戲浪倒臺”的俗話,所謂的“浪”,就是風騷、韻味、滑稽、搞笑,與東北二人轉有些相似,正是因它有不盡的笑料才使人們喜聞樂見,正經、嚴肅的戲太多,反而不像花鼓子了,所以還需要在笑料上下功夫。    

編排劇目要準備好隨時都能端得出的家常菜,挖掘有地域感的特色菜。色,不要追著形勢趕任務,疲于應付,可以借古喻今的傳統劇目、傳統段子很多,如喜慶類《劉海砍樵》、《大觀燈》、反腐類有包公的戲、海瑞的戲;建軍節有、薛家戲,楊家戲等。要常年保持有幾個自己拿手的名戲、代表劇目,要有讓群眾耳熟能詳精品唱段在民間流傳。

要化大力氣推出屬于自己的名劇、名家、名段,著重在怎樣推出上下功夫。如讓“名劇上舞臺、上電視、上網絡,化一定的人力、物力、財力大力宣傳花鼓名劇,不僅僅宣傳劇情,還要宣傳演員、編導等藝術家,為藝術家樹碑立傳,傳名揚德。培養群眾對藝術家的尊重感,培養屬于花鼓戲的榮譽感和自豪感。多舉措推出花鼓戲明星的同時,還要培養名票和戲迷,讓花鼓戲深入人心,人們耳熟能詳。

除了舞臺上下功夫,還要在舞臺外下功夫。舞臺外的功夫主要是培養人們的情趣和愛好花鼓戲的自覺性。通過舉辦評獎會、演唱比賽、戲曲晚會、請觀眾上臺唱戲有獎、花鼓戲知識問答、演員與觀眾互動、演員與觀眾交友、拜師會、研討會等活動,普及花鼓戲知識、培養大眾興趣,讓觀眾從懂到愛,從少到多。孩子是人類的未來,也是花鼓戲后繼有人的希望,普及花鼓戲要從娃娃抓起,通過開戲校,戲劇進校園活動培育新人,培養戲迷。還需要一班說好說歹的“花鼓黨”(編劇、評論家、策劃人)。當年京劇大師梅蘭芳先生就是靠一幫說好說歹的“梅黨”成就來了他的京劇夢,如果隨州有一幫稱職的“花鼓黨”為花鼓戲說好說歹,相信隨州花鼓戲這株“看家樹”將永遠常青。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email protected]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哈灵杭州麻将APP 龙江风采22选5 广东麻将下载免费 广东11选5*助手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价格 幸运赛车平台 家彩网p3开机号 北京赛车pk10直播视频 股票融资是什么意思啊券 最新35选7开奖号 山东十一选五历史开 股票融资公司靠谱认准大牛时代 全民欢乐捕鱼6期作弊器 大连娱网棋牌下载大厅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走势 快三贵州 宝妈在家手机兼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