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作家茶館 > 悅讀茶座 >

《白虎寨》:土家兒女的白虎夢

來源:湖北作家網      發布時間:2016-08-05    作者:江少川

    在白領麗人、玄想魔幻、戲說歷史、都市言情之類的作品充斥文壇的當今,關注底層百姓大眾的作品卻比較少,而以農民工為題材的長篇更是稀缺,李傳鋒的長篇《白虎寨》書寫土家農民工輾轉城鄉,為改變農村保守封閉、經濟落后的現狀而回到山鄉艱苦創業,重整家園的傳奇故事,讀后仿佛陣陣強烈的時代鼓點撞擊著胸膛,它傳達出一種強大的正能量,令人血脈奔涌,久久不能平靜。

                     一、土家人的“白虎夢”

   

    小說開篇借顧博士之口,道出了山村白虎寨的現實:“在綠樹成蔭的美好鄉村背后,有著令人驚嘆的貧窮與落后。”這個時間定格在改革開放已將近三十個年頭的2008年。地處鄂西山區土家人居住的白虎寨,山青水秀,經濟落后,由于位置偏遠、地勢險峻、交通阻隔,,長期處于貧困狀態。敲梆巖一段懸崖路,把白虎寨與外面的世界隔離開來,摩托車騎到崖下,只有請人往上抬,用繩索拉上木梯。敲梆巖天險成為白虎寨通向現代化的一道關隘。路不通,電也不通,因為沒有錢。

當金幺爹兩個外出打工的兒子回到寨子,老人長嘆道:“你兩兄弟不出去打工,哪來的錢修屋,哪來的錢討堂客?”

幺妹子的父親病重,舍不得打電話花錢,因為寨子里沒有電話,要到鎮上去打。

寨子的地荒蕪了,年輕男女都進城務工,留下的都是老人、婦女與孩子。白虎寨沒有電,一到晚上黑燈瞎火,人們無事可做,偶爾傳來的只是酗酒的打拳令與打麻將聲。

這就是白虎寨人的生存狀態。多少年來,土家人早就有過發財致富夢、這個夢在白虎寨流傳著,可稱之為“白虎夢”。村子里早年就流傳著有關金馬的說法,據金幺爹說,往日勘測隊到白虎寨只打了三個洞,就發現了金人金馬,那金人金馬是當年的土司田土藏的金子變的,金人的一只腿已經跨上馬背了,如果金人一旦跨上馬背,白虎寨就會大發。“白虎歸山,重整家園”。白虎寨的父老鄉親盼望著“白虎”歸山。這個傳說其實蘊藏著白虎寨人的一個夢,夢想有一天白虎寨會發財致富,但多少年過去了,一代又一代人也都奮斗過、努力過,然而這個夢依舊沒有實現,而今這個夢落在了在土家年輕一代兒女的肩上。長篇《白虎寨》生動形象地展現了一代年輕的農民工敢于擔當,毅然返鄉改變窮困面貌,脫貧致富,創建新農村的時代畫卷。

    在經濟轉型的變革浪潮的強烈沖撞下,白虎寨年輕一代土家兒女終于撞開了山寨之門到沿海新興的都市打工。在經濟快速發展、五彩繽紛的大都市,他們親眼目睹了城市翻天覆地的巨大變化,感受到城鄉物質與文化生活巨大的反差、與山村完全不同的新的生活方式,眼界大開,他們接受了新的理念,新的知識,學到了新的技能,回到家鄉,迫切希望改變農村的生存現狀,世代相依的家鄉再也不能封閉在那遠離時代的世外桃源了,他們心中萌生出建設新農村的夢,家鄉非變不可、不變不行了。

    以幺妹子為代表的一代土家年輕人,外出打工回鄉你,率領家鄉領父老鄉親,經過幾年的的努力、拼搏與奮斗,路通了,電通了,水引上來了,山里豎起了鐵塔,手機神奇地通了,電話、、電視、電腦、淋浴熱水器都進了寨子,織經濟作物大面積種植,魔芋加工廠辦起來了。李傳鋒的《白虎寨》,以強烈的使命感,貼近當代農村的現實,關注底層農民的命運,書寫了一部時代潮流沖擊中的農民工的傳奇。在土家人實現“白虎夢”的舞臺上拉開了序幕,吹響了嘹亮的牛角號。

    彰顯土家人“白虎夢”的傳奇故事,首先在于小說中現代青年鮮活群像的成功塑造,而人物的精妙設計得益于作家“三角形”的獨特構思:即以幺妹子為首的白虎寨農村青年為“頂角”,左右“兩角”為探尋土家歷史文化的顧博士與傳播現代科技文明的向思明。

小說塑造了以幺妹子為代表的青年農民的群像:如春花、秋月、金大谷、金小雨、蕎麥等,展現了當代年輕一代農民尋夢的艱辛創業歷程。

    作家以滿腔激情,濃墨重彩地塑造了幺妹子這樣一個有血有肉、真實鮮活的人物形象。首先,她具有敢于擔當,立志變革的革命精神。幺妹子是白虎寨黨支書覃建國的獨生女,高中生。她的父親覃建國,當年從部隊退伍后回到家鄉,從村小組長、村長到支書,從青年時代的生龍活虎到老年,幾十年勤勤懇懇,然而白虎寨的面貌沒有發生什么大的變化,依然摘不掉貧窮的帽子。現代都市與貧困家鄉的巨大差別,深深觸動了幺妹子的心靈,她深刻感受到城鄉的這種落差,感受到家鄉的貧窮、落后與封閉。一個新的理想漸漸在心中萌生:那就是立下宏愿,脫貧致富、建設新農村的“白虎”夢。回到家鄉白虎寨,她曾經有過猶豫、矛盾、彷徨,“幺妹子有些懷念打工的日子。這個村干部當得很有些吃力,當村干部值不值?”經過激烈的思想斗爭。最終,她毅然接過父輩的接力棒,擔任起村支書的職務。這是一種非常可貴的敢于擔當的精神。

    小說還著力表現了幺妹子勇于奉獻,胸懷寬廣的品格:幺妹子在城里務工,憑著高中的學歷與勤勞質樸、好學上進的品質,已經可以升到一個不錯的職位,工薪不薄。但她沒有留在城里,她返鄉不僅僅是為了自己小家子致富,她心中想到的是白虎寨。小說中有一段對話很感人:當她的男友大谷提出,就是去賣血也要弄錢翻修老房子結婚時,幺妹子是這樣回答的:“我看,你跟那個養雞婆什么都沒有學到。你要明白,要翻修的不光是老房子,是白虎寨這個老寨子。”簡短的兩句話,表現的卻是她博大、寬廣的胸懷。她的夢不是小農經濟時代的“雞窩夢”,而是當代新農村的“白虎夢”。

幺妹子還具有新一代農民的現代意識。 改革開放中的新興都市的現代文明、現代生活方式不僅開闊了她的新視野,也注入這一代新農民的新觀念、新思維。在脫貧致富,建設新農村的艱難征途中,她積極接受新事物,依靠科技人才、學習科學技術知識,同時引進商品生產理念,調整寨子里的經濟結構,用新的理念,修路,通電、引水,種地,這種現代意識觀念成為推動建設新農村的驅動力,是一種強大的精神力量。

    小說非常難得的一筆還在于作家精心塑造了另外兩個現代青年知識分子的形象:顧博士與向思明。這“三角形”的兩底角人物設計既源于現實,又是藝術的需要。“三角”鼎立的人物構筑是小說藝術魅力的重要構成,

顧博士,即土家人稱的四眼博士,他在小說中是以訪古尋根的身份出現的,他是西南土司王的后代,他的祖輩曾參加當年東南沿海的抗倭斗爭,這位史學博士報的一個課題就是研究東南土司史,他到白虎寨尋根訪古,尋找考證這個古老寨子的土家歷史、文化遺址與習俗,在小說中展開了土家悠久燦爛的文化畫卷。

   而學農業出身的向思明,作為支農的副鄉長到了白虎寨,他向寨子的村民宣傳、傳授新的思想與理念,講授、傳播科學技術知識,科技致富的經驗,引進商品生產理念,在他的引領下,白虎寨大規模種植發展魔芋,成立魔芋精粉加工廠,向強大的煙草種植業發起了挑戰,魔芋開發后來列為省級農業產業化的重點發展項目。由于大力發展種植經濟作物,白虎寨成為了科技示范村。

   這兩位人物作為“傳統文化”與“現代科技”的形象化身在小說中內蘊深厚,前者具有土司王的血統,后者又是老紅軍的后代,兩個人物的身世耐人尋味,含意深長。

    

                  二、蘊含豐富的民族文化精神

 

   《白虎寨》這部長篇,沒有止筆于書寫農民工回鄉創業,改變面貌的傳奇,它蘊含著豐富深刻的文化意蘊。“中華傳統文化史中華民族的精神命脈,是涵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重要源泉。”[1]作家將土家族的歷史文化、革命紅色文化與民間民俗文化交融一體、滲透于小說的情節脈絡中,為作品構筑出豐富多姿,色澤奇異的文化世界。

    土家歷史文化:“沒有民族特色,就沒有民族文化[2]白虎寨以土家人當代生活為題材,卻隱含著鄂西土家人的歷史書寫,民族志的書寫,鄂西土家的民族史使作品具有厚重的歷史感。細讀全篇,鄂西土家的民族史隱含全書。三百年前,巴人敗于楚國,在湖北西部生存下來,成為土家始祖,其后人在鄂西一帶繁衍至今,這就是今日的土家族。

而白虎的傳說更是動人:楚巴交戰,戰敗的巴國士兵,爬山涉水在武陵山區,一群老虎不離不棄與他們作伴,當前面的峽谷擋道,領路的白虎一嘯而躍,向山崖飛去,由于長途跋涉,終因體力不支掉下山崖,最后只剩下一對白虎沒有再飛,順著山勢下的谷底,登上了對面高高的山崖。跟在白虎后邊的這群敗兵就是最早來到白虎寨的人。白虎就是土家人的救命恩人。

“文化構成了人類群體各有特色的成就,……文化基本核心有二部分構成,一是傳統(即從歷史上得到的選擇)思想,一是與他們有關的價值[3]土家人的民族志是其歷史傳統,民間傳說體現了土家人的信仰。這種歷史文化傳統蘊含的是一種不屈不饒、堅韌頑強的精神品格,是對崇高、救星的向往與崇拜。這種文化傳統與精神滲透在土家人、土家年輕一代人的血脈中,

如果說傳說屬于隱型式文化,那么小說中描述的白虎寨現存的土王洞遺址、短碑、藏書洞、讀書臺等土家歷史文化遺址就屬于顯型式文化。它以固化的形式存留在白虎寨的空間地域上,

而“白虎”更成為集土家歷史、宗教、信仰與理想為一體的文化象征。“白虎當堂坐,當堂坐的是家神”。白虎內涵豐富,是土家族的圖騰,白虎是土家人最神圣、最美好的象征,是土家人維系社會集體的精神支柱,是民族魂的象征。白虎寨的寨名顯然是來自于白虎崇拜、白虎信仰、白虎圖騰。

    紅色革命文化:小說中的《白虎寨》,同時又是戰爭年代,紅軍老蘇區革命根據地,這里有蘇區醫院的遺址,紅軍當年就在白虎寨建立了湘鄂西蘇區后方醫院,留下了烈士墳地、墓園。如今已九十多歲的守墓人,就是當年的老紅軍,文革中他就躲在寨子山里守墓而至今,他就是紅色傳統的見證人。當年作為蘇區醫院的遺址就在兩個山洞里,那時這里曾住過一百多位傷病員。洞壁上還依稀可見蘸血寫下的“打土豪、分田地、吃飽飯、住瓦房”的標語字跡。這幾個字就是向思明的太爺寫上去的。

    《白虎寨》有著光榮的革命傳統,戰爭年代,寨子里的男人們大部分跟著紅軍走了,留下寨子的孤兒寡母。小說第八章“古寨新居”中寫道:

    全寨子的男人都上了火線,沒有槍,就掀石頭、推滾木,敲鑼打鼓,吶喊助威。紅軍醫院所在地在后山,離戰火只隔幾座山包,槍炮聲就在眼前,流彈啾兒啾兒地在頭上過,醫院這邊轉移傷員的重任就落在了婦女們身上。

小說中的關于白虎寨紅色歷史、紅軍遺址以及蘇區革命根據地的書寫,給我們的啟示異常深刻,當年的革命根據地大都位于偏遠地區,那里的老百姓為革命流過血,做出了巨大的犧牲與貢獻,而如今,多少年過去了,他們依舊生活在窮困之中、貧困線下。白虎寨的紅色革命傳統文化書寫不僅烘托深化了小說的主旨,

而且激勵土家兒女繼承革命精神,要敢于擔當改革變革的重擔,敢于革故鼎新,建設新農村。

    民間民俗文化:小說中還生動再現了鄂西的民間文化與風情習俗,涉及到喜慶、喪事、飲食、服飾,民樂、樂曲、山歌、花鼓調、薅草鑼鼓、土家家庭手工織錦西蘭卡普等。小說中繪聲繪色的描述,使人如臨其境。這類非物資文化遺產是土、漢民族在長期共存、交融中形成的。

    比如小說中所寫的鄂西土家女兒會,有東方情人節之稱。每逢七月十二日青年男女盛裝上街趕集,趕場,興起了女兒會,這是古代傳下來的。女兒會上有各種茶葉展銷,有耍獅子燈的,更有特色的是土家人的擺手舞,土語叫“社巴日”。這土家擺手活動是土家族特有的民俗,可能早在漁獵時代即已開始并沿襲至今。古書上記載:每歲正月,土民齊集,披五花被,錦帕裹頭,擊鼓鳴銃,舞蹈歌唱。舞時男女相攜,翩躚進退,往往通宵達旦,不知疲也。

    小說還展現了現代年輕人用傳統的鄂西五句子山歌對歌的場景。傳統的女兒會,隨著時代的發展,近些年演變成了大型商品交易會,雜耍、皮影戲、滿堂音、儺戲這樣的民間藝術活動在小說中都有精彩紛呈的展現。

    又如“生祭活喪”一章,生動展現了人未死,先給活人(平叔)“跳活喪”的土家習俗。這場“跳活喪”中,請來縣劇團助興,在“悠揚而深沉的古歌聲中,一群跳手迫不及待進了場,做出各種造型,跳猛虎下上,跳燕兒撲水,跳牛擦癢,鷂子翻身,他們玩出各種花樣。”誰知主人公平叔加入跳喪隊伍,樂極生悲,倒地暴亡。活喪變成了死喪。生死一瞬間,土家人用腳死命地蹬踏著大地,鄉親們釋放的不是悲哀,而是歡樂。有人高唱“亡人死了好有福,睡了一副好棺木”又有人唱:“在生種噠千斗田,死噠不帶一粒谷”,“在生都把苦吃盡,一世的英名留在后”。一場活喪變死喪,表達了土家人質樸而樂天的生死觀。

   其他如做道場,包粽子等民俗都有極生動出色的描述。

 

                     三、濃郁的鄂西地域特色

 

文學地理的“西”,似乎與傳奇、風情、異域關系密切。古代有名著西游記,現代有鐘情湘西的沈從文,當代有寫西部的名家張賢亮、陳忠實、賈平凹、路遙等,而美國有所謂西部片。在湖北,寫鄂西的代表作五、六十年代有聶華苓的《失去的金鈴子》、王英先的《楓橡樹》,而抒寫改革、開放中鄂西當代山鄉巨變的長篇,《白虎寨》是目前讀到印象極為深刻的佳作。

其一、鄂西土家山寨濃郁的風情風景畫

李傳鋒是土家人,他曾經在鄂西山鄉當過農民,做過基層干部,熟悉那塊生于斯,養于斯的熱土,對它充滿真摯的情感。他的長篇小說《最后一只白虎》、散文集《鶴之峰》、《夢回清江》等作品中都有對鄂西山區出色的風景風俗畫的描寫。

《白虎寨》亦是,且看兩例:

這山如果是大海,白虎寨就有點像是行駛在萬頃碧波上的一艘巨輪,“雄鎮武陵”的牌坊就立在艦首,敲梆崖上是寨門,而村子就是甲板。登上后山,像站立在煙囪上,整個村子盡收眼底,幺妹子給四眼指指點點,介紹白虎寨的“四致”和周邊的近鄰。

 

向思明在眾人簇擁下,騰云駕霧一般來到敲梆崖下,……這懸崖怎么上得去呢?陡峭而險峻的懸崖,彎彎曲曲的巖殼路,一望無底的山澗……展現在向思明眼前的是一處高聳的石牌坊,透過牌坊可見青山白水,一條小溪從村中流過,幾只吊腳樓在竹林間若隱若現,零星孤煙,稀疏人影,偶有雞鳴狗汪。深山中竟然藏有一個不錯的去處。

    這是從小說人物的眼睛去觀察白虎寨的山景。這樣的地理風景與前述的土家民俗風情在小說中交織成為色彩絢麗而獨特的鄂西風情。

    其二、濃郁鄉土氣息的鄂西語言特色,

翻開《白虎寨》,濃郁的泥土土氣息撲面而來,仿佛走進了鄂西山寨的田野、河邊,吊腳樓下與籬笆墻內,聽到的是地道的土家鄉音,讀來親切、自然、接地氣。小說中大量穿插有歇后語、農諺、山歌,小曲、對聯以及土家語與漢語方言,構筑成氛圍濃郁而有地域特色的鄉土語境。

    例一:農諺

    土地公公曬出汗,一升蕎子打一擔。

   土地公公打把傘,一升蕎子收一碗。

 

   頭八無雨二八休,三八無雨干到秋。

   一嘗有味三拍手,十里聞香九回頭。

    例二:方言、歇后語

    現在,聽到一雙兒子巴皮巴肉的話,嘴里在罵,心里卻是無比的慰藉。

   人來世上一趟,總得多踩幾個腳窩子才值得。

      我買回去喂(指雞)起,等你坐月子了,好來送祝米。

      只知道傻吃傻睡,只會出苕力。

      太陽一落,黢(qu)麻黑的。

      這世道真是日鬼。

      誰在外頭號喪。

   城里人太拐。

   這真叫嘴巴里插爆竹——想(響)不得。

   他們(指科技人才)一來,滿田的蛤蟆叫,窮村富村爭著要。

作為一部表現山區土家農村生活的長篇,語言是一個相當重要的元素,沒有長期的生活積淀與親身的生活體驗,難以駕馭這樣的長篇。

例一中的農諺是鄂西農村長期來以來生產生活經驗的總結。在形式上七言四句,句句押韻,類似于民歌體 而且具有通俗易懂、可感、具象、生動、上口的特點。土家地區不少諺語與武陵山區相同,但小說中農諺語又具有濃厚的鄂西地域特色。

例二中的方言、歇后語主要為人物的語言,這類語言,是用一種具有地域特色的方言表情達意,具有鮮活的泥土氣息,是多少年來祖輩傳下的歷史積淀的產物。如“聽到一雙兒子巴皮巴肉的話”、“ 人來世上一趟,總得多踩幾個腳窩子才值得”, “只知道傻吃傻睡,只會出苕力”等,這種人物語言較之一般書面語,如“巴皮巴肉”較之于“貼心孝順”、“踩幾個腳窩子”較之于“留下腳印”,“出苕力”較之于“干力氣粗活”等,顯得格外生動,形象,富有活力,它既有地域性,又具有鄉土味。



[1] 習近平:《1015日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文藝報》,20141017日。

[2] 習近平:《1015日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文藝報》,20141017日。

[3] []卡魯柯亨:《文化概念》,《多維視野中的文化理論》,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1987年。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55 027-68880616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 www.sercuev.cn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白虎寨》:土家兒女的白虎夢

2016-08-05 00-00-00

    在白領麗人、玄想魔幻、戲說歷史、都市言情之類的作品充斥文壇的當今,關注底層百姓大眾的作品卻比較少,而以農民工為題材的長篇更是稀缺,李傳鋒的長篇《白虎寨》書寫土家農民工輾轉城鄉,為改變農村保守封閉、經濟落后的現狀而回到山鄉艱苦創業,重整家園的傳奇故事,讀后仿佛陣陣強烈的時代鼓點撞擊著胸膛,它傳達出一種強大的正能量,令人血脈奔涌,久久不能平靜。

                     一、土家人的“白虎夢”

   

    小說開篇借顧博士之口,道出了山村白虎寨的現實:“在綠樹成蔭的美好鄉村背后,有著令人驚嘆的貧窮與落后。”這個時間定格在改革開放已將近三十個年頭的2008年。地處鄂西山區土家人居住的白虎寨,山青水秀,經濟落后,由于位置偏遠、地勢險峻、交通阻隔,,長期處于貧困狀態。敲梆巖一段懸崖路,把白虎寨與外面的世界隔離開來,摩托車騎到崖下,只有請人往上抬,用繩索拉上木梯。敲梆巖天險成為白虎寨通向現代化的一道關隘。路不通,電也不通,因為沒有錢。

當金幺爹兩個外出打工的兒子回到寨子,老人長嘆道:“你兩兄弟不出去打工,哪來的錢修屋,哪來的錢討堂客?”

幺妹子的父親病重,舍不得打電話花錢,因為寨子里沒有電話,要到鎮上去打。

寨子的地荒蕪了,年輕男女都進城務工,留下的都是老人、婦女與孩子。白虎寨沒有電,一到晚上黑燈瞎火,人們無事可做,偶爾傳來的只是酗酒的打拳令與打麻將聲。

這就是白虎寨人的生存狀態。多少年來,土家人早就有過發財致富夢、這個夢在白虎寨流傳著,可稱之為“白虎夢”。村子里早年就流傳著有關金馬的說法,據金幺爹說,往日勘測隊到白虎寨只打了三個洞,就發現了金人金馬,那金人金馬是當年的土司田土藏的金子變的,金人的一只腿已經跨上馬背了,如果金人一旦跨上馬背,白虎寨就會大發。“白虎歸山,重整家園”。白虎寨的父老鄉親盼望著“白虎”歸山。這個傳說其實蘊藏著白虎寨人的一個夢,夢想有一天白虎寨會發財致富,但多少年過去了,一代又一代人也都奮斗過、努力過,然而這個夢依舊沒有實現,而今這個夢落在了在土家年輕一代兒女的肩上。長篇《白虎寨》生動形象地展現了一代年輕的農民工敢于擔當,毅然返鄉改變窮困面貌,脫貧致富,創建新農村的時代畫卷。

    在經濟轉型的變革浪潮的強烈沖撞下,白虎寨年輕一代土家兒女終于撞開了山寨之門到沿海新興的都市打工。在經濟快速發展、五彩繽紛的大都市,他們親眼目睹了城市翻天覆地的巨大變化,感受到城鄉物質與文化生活巨大的反差、與山村完全不同的新的生活方式,眼界大開,他們接受了新的理念,新的知識,學到了新的技能,回到家鄉,迫切希望改變農村的生存現狀,世代相依的家鄉再也不能封閉在那遠離時代的世外桃源了,他們心中萌生出建設新農村的夢,家鄉非變不可、不變不行了。

    以幺妹子為代表的一代土家年輕人,外出打工回鄉你,率領家鄉領父老鄉親,經過幾年的的努力、拼搏與奮斗,路通了,電通了,水引上來了,山里豎起了鐵塔,手機神奇地通了,電話、、電視、電腦、淋浴熱水器都進了寨子,織經濟作物大面積種植,魔芋加工廠辦起來了。李傳鋒的《白虎寨》,以強烈的使命感,貼近當代農村的現實,關注底層農民的命運,書寫了一部時代潮流沖擊中的農民工的傳奇。在土家人實現“白虎夢”的舞臺上拉開了序幕,吹響了嘹亮的牛角號。

    彰顯土家人“白虎夢”的傳奇故事,首先在于小說中現代青年鮮活群像的成功塑造,而人物的精妙設計得益于作家“三角形”的獨特構思:即以幺妹子為首的白虎寨農村青年為“頂角”,左右“兩角”為探尋土家歷史文化的顧博士與傳播現代科技文明的向思明。

小說塑造了以幺妹子為代表的青年農民的群像:如春花、秋月、金大谷、金小雨、蕎麥等,展現了當代年輕一代農民尋夢的艱辛創業歷程。

    作家以滿腔激情,濃墨重彩地塑造了幺妹子這樣一個有血有肉、真實鮮活的人物形象。首先,她具有敢于擔當,立志變革的革命精神。幺妹子是白虎寨黨支書覃建國的獨生女,高中生。她的父親覃建國,當年從部隊退伍后回到家鄉,從村小組長、村長到支書,從青年時代的生龍活虎到老年,幾十年勤勤懇懇,然而白虎寨的面貌沒有發生什么大的變化,依然摘不掉貧窮的帽子。現代都市與貧困家鄉的巨大差別,深深觸動了幺妹子的心靈,她深刻感受到城鄉的這種落差,感受到家鄉的貧窮、落后與封閉。一個新的理想漸漸在心中萌生:那就是立下宏愿,脫貧致富、建設新農村的“白虎”夢。回到家鄉白虎寨,她曾經有過猶豫、矛盾、彷徨,“幺妹子有些懷念打工的日子。這個村干部當得很有些吃力,當村干部值不值?”經過激烈的思想斗爭。最終,她毅然接過父輩的接力棒,擔任起村支書的職務。這是一種非常可貴的敢于擔當的精神。

    小說還著力表現了幺妹子勇于奉獻,胸懷寬廣的品格:幺妹子在城里務工,憑著高中的學歷與勤勞質樸、好學上進的品質,已經可以升到一個不錯的職位,工薪不薄。但她沒有留在城里,她返鄉不僅僅是為了自己小家子致富,她心中想到的是白虎寨。小說中有一段對話很感人:當她的男友大谷提出,就是去賣血也要弄錢翻修老房子結婚時,幺妹子是這樣回答的:“我看,你跟那個養雞婆什么都沒有學到。你要明白,要翻修的不光是老房子,是白虎寨這個老寨子。”簡短的兩句話,表現的卻是她博大、寬廣的胸懷。她的夢不是小農經濟時代的“雞窩夢”,而是當代新農村的“白虎夢”。

幺妹子還具有新一代農民的現代意識。 改革開放中的新興都市的現代文明、現代生活方式不僅開闊了她的新視野,也注入這一代新農民的新觀念、新思維。在脫貧致富,建設新農村的艱難征途中,她積極接受新事物,依靠科技人才、學習科學技術知識,同時引進商品生產理念,調整寨子里的經濟結構,用新的理念,修路,通電、引水,種地,這種現代意識觀念成為推動建設新農村的驅動力,是一種強大的精神力量。

    小說非常難得的一筆還在于作家精心塑造了另外兩個現代青年知識分子的形象:顧博士與向思明。這“三角形”的兩底角人物設計既源于現實,又是藝術的需要。“三角”鼎立的人物構筑是小說藝術魅力的重要構成,

顧博士,即土家人稱的四眼博士,他在小說中是以訪古尋根的身份出現的,他是西南土司王的后代,他的祖輩曾參加當年東南沿海的抗倭斗爭,這位史學博士報的一個課題就是研究東南土司史,他到白虎寨尋根訪古,尋找考證這個古老寨子的土家歷史、文化遺址與習俗,在小說中展開了土家悠久燦爛的文化畫卷。

   而學農業出身的向思明,作為支農的副鄉長到了白虎寨,他向寨子的村民宣傳、傳授新的思想與理念,講授、傳播科學技術知識,科技致富的經驗,引進商品生產理念,在他的引領下,白虎寨大規模種植發展魔芋,成立魔芋精粉加工廠,向強大的煙草種植業發起了挑戰,魔芋開發后來列為省級農業產業化的重點發展項目。由于大力發展種植經濟作物,白虎寨成為了科技示范村。

   這兩位人物作為“傳統文化”與“現代科技”的形象化身在小說中內蘊深厚,前者具有土司王的血統,后者又是老紅軍的后代,兩個人物的身世耐人尋味,含意深長。

    

                  二、蘊含豐富的民族文化精神

 

   《白虎寨》這部長篇,沒有止筆于書寫農民工回鄉創業,改變面貌的傳奇,它蘊含著豐富深刻的文化意蘊。“中華傳統文化史中華民族的精神命脈,是涵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重要源泉。”[1]作家將土家族的歷史文化、革命紅色文化與民間民俗文化交融一體、滲透于小說的情節脈絡中,為作品構筑出豐富多姿,色澤奇異的文化世界。

    土家歷史文化:“沒有民族特色,就沒有民族文化[2]白虎寨以土家人當代生活為題材,卻隱含著鄂西土家人的歷史書寫,民族志的書寫,鄂西土家的民族史使作品具有厚重的歷史感。細讀全篇,鄂西土家的民族史隱含全書。三百年前,巴人敗于楚國,在湖北西部生存下來,成為土家始祖,其后人在鄂西一帶繁衍至今,這就是今日的土家族。

而白虎的傳說更是動人:楚巴交戰,戰敗的巴國士兵,爬山涉水在武陵山區,一群老虎不離不棄與他們作伴,當前面的峽谷擋道,領路的白虎一嘯而躍,向山崖飛去,由于長途跋涉,終因體力不支掉下山崖,最后只剩下一對白虎沒有再飛,順著山勢下的谷底,登上了對面高高的山崖。跟在白虎后邊的這群敗兵就是最早來到白虎寨的人。白虎就是土家人的救命恩人。

“文化構成了人類群體各有特色的成就,……文化基本核心有二部分構成,一是傳統(即從歷史上得到的選擇)思想,一是與他們有關的價值[3]土家人的民族志是其歷史傳統,民間傳說體現了土家人的信仰。這種歷史文化傳統蘊含的是一種不屈不饒、堅韌頑強的精神品格,是對崇高、救星的向往與崇拜。這種文化傳統與精神滲透在土家人、土家年輕一代人的血脈中,

如果說傳說屬于隱型式文化,那么小說中描述的白虎寨現存的土王洞遺址、短碑、藏書洞、讀書臺等土家歷史文化遺址就屬于顯型式文化。它以固化的形式存留在白虎寨的空間地域上,

而“白虎”更成為集土家歷史、宗教、信仰與理想為一體的文化象征。“白虎當堂坐,當堂坐的是家神”。白虎內涵豐富,是土家族的圖騰,白虎是土家人最神圣、最美好的象征,是土家人維系社會集體的精神支柱,是民族魂的象征。白虎寨的寨名顯然是來自于白虎崇拜、白虎信仰、白虎圖騰。

    紅色革命文化:小說中的《白虎寨》,同時又是戰爭年代,紅軍老蘇區革命根據地,這里有蘇區醫院的遺址,紅軍當年就在白虎寨建立了湘鄂西蘇區后方醫院,留下了烈士墳地、墓園。如今已九十多歲的守墓人,就是當年的老紅軍,文革中他就躲在寨子山里守墓而至今,他就是紅色傳統的見證人。當年作為蘇區醫院的遺址就在兩個山洞里,那時這里曾住過一百多位傷病員。洞壁上還依稀可見蘸血寫下的“打土豪、分田地、吃飽飯、住瓦房”的標語字跡。這幾個字就是向思明的太爺寫上去的。

    《白虎寨》有著光榮的革命傳統,戰爭年代,寨子里的男人們大部分跟著紅軍走了,留下寨子的孤兒寡母。小說第八章“古寨新居”中寫道:

    全寨子的男人都上了火線,沒有槍,就掀石頭、推滾木,敲鑼打鼓,吶喊助威。紅軍醫院所在地在后山,離戰火只隔幾座山包,槍炮聲就在眼前,流彈啾兒啾兒地在頭上過,醫院這邊轉移傷員的重任就落在了婦女們身上。

小說中的關于白虎寨紅色歷史、紅軍遺址以及蘇區革命根據地的書寫,給我們的啟示異常深刻,當年的革命根據地大都位于偏遠地區,那里的老百姓為革命流過血,做出了巨大的犧牲與貢獻,而如今,多少年過去了,他們依舊生活在窮困之中、貧困線下。白虎寨的紅色革命傳統文化書寫不僅烘托深化了小說的主旨,

而且激勵土家兒女繼承革命精神,要敢于擔當改革變革的重擔,敢于革故鼎新,建設新農村。

    民間民俗文化:小說中還生動再現了鄂西的民間文化與風情習俗,涉及到喜慶、喪事、飲食、服飾,民樂、樂曲、山歌、花鼓調、薅草鑼鼓、土家家庭手工織錦西蘭卡普等。小說中繪聲繪色的描述,使人如臨其境。這類非物資文化遺產是土、漢民族在長期共存、交融中形成的。

    比如小說中所寫的鄂西土家女兒會,有東方情人節之稱。每逢七月十二日青年男女盛裝上街趕集,趕場,興起了女兒會,這是古代傳下來的。女兒會上有各種茶葉展銷,有耍獅子燈的,更有特色的是土家人的擺手舞,土語叫“社巴日”。這土家擺手活動是土家族特有的民俗,可能早在漁獵時代即已開始并沿襲至今。古書上記載:每歲正月,土民齊集,披五花被,錦帕裹頭,擊鼓鳴銃,舞蹈歌唱。舞時男女相攜,翩躚進退,往往通宵達旦,不知疲也。

    小說還展現了現代年輕人用傳統的鄂西五句子山歌對歌的場景。傳統的女兒會,隨著時代的發展,近些年演變成了大型商品交易會,雜耍、皮影戲、滿堂音、儺戲這樣的民間藝術活動在小說中都有精彩紛呈的展現。

    又如“生祭活喪”一章,生動展現了人未死,先給活人(平叔)“跳活喪”的土家習俗。這場“跳活喪”中,請來縣劇團助興,在“悠揚而深沉的古歌聲中,一群跳手迫不及待進了場,做出各種造型,跳猛虎下上,跳燕兒撲水,跳牛擦癢,鷂子翻身,他們玩出各種花樣。”誰知主人公平叔加入跳喪隊伍,樂極生悲,倒地暴亡。活喪變成了死喪。生死一瞬間,土家人用腳死命地蹬踏著大地,鄉親們釋放的不是悲哀,而是歡樂。有人高唱“亡人死了好有福,睡了一副好棺木”又有人唱:“在生種噠千斗田,死噠不帶一粒谷”,“在生都把苦吃盡,一世的英名留在后”。一場活喪變死喪,表達了土家人質樸而樂天的生死觀。

   其他如做道場,包粽子等民俗都有極生動出色的描述。

 

                     三、濃郁的鄂西地域特色

 

文學地理的“西”,似乎與傳奇、風情、異域關系密切。古代有名著西游記,現代有鐘情湘西的沈從文,當代有寫西部的名家張賢亮、陳忠實、賈平凹、路遙等,而美國有所謂西部片。在湖北,寫鄂西的代表作五、六十年代有聶華苓的《失去的金鈴子》、王英先的《楓橡樹》,而抒寫改革、開放中鄂西當代山鄉巨變的長篇,《白虎寨》是目前讀到印象極為深刻的佳作。

其一、鄂西土家山寨濃郁的風情風景畫

李傳鋒是土家人,他曾經在鄂西山鄉當過農民,做過基層干部,熟悉那塊生于斯,養于斯的熱土,對它充滿真摯的情感。他的長篇小說《最后一只白虎》、散文集《鶴之峰》、《夢回清江》等作品中都有對鄂西山區出色的風景風俗畫的描寫。

《白虎寨》亦是,且看兩例:

這山如果是大海,白虎寨就有點像是行駛在萬頃碧波上的一艘巨輪,“雄鎮武陵”的牌坊就立在艦首,敲梆崖上是寨門,而村子就是甲板。登上后山,像站立在煙囪上,整個村子盡收眼底,幺妹子給四眼指指點點,介紹白虎寨的“四致”和周邊的近鄰。

 

向思明在眾人簇擁下,騰云駕霧一般來到敲梆崖下,……這懸崖怎么上得去呢?陡峭而險峻的懸崖,彎彎曲曲的巖殼路,一望無底的山澗……展現在向思明眼前的是一處高聳的石牌坊,透過牌坊可見青山白水,一條小溪從村中流過,幾只吊腳樓在竹林間若隱若現,零星孤煙,稀疏人影,偶有雞鳴狗汪。深山中竟然藏有一個不錯的去處。

    這是從小說人物的眼睛去觀察白虎寨的山景。這樣的地理風景與前述的土家民俗風情在小說中交織成為色彩絢麗而獨特的鄂西風情。

    其二、濃郁鄉土氣息的鄂西語言特色,

翻開《白虎寨》,濃郁的泥土土氣息撲面而來,仿佛走進了鄂西山寨的田野、河邊,吊腳樓下與籬笆墻內,聽到的是地道的土家鄉音,讀來親切、自然、接地氣。小說中大量穿插有歇后語、農諺、山歌,小曲、對聯以及土家語與漢語方言,構筑成氛圍濃郁而有地域特色的鄉土語境。

    例一:農諺

    土地公公曬出汗,一升蕎子打一擔。

   土地公公打把傘,一升蕎子收一碗。

 

   頭八無雨二八休,三八無雨干到秋。

   一嘗有味三拍手,十里聞香九回頭。

    例二:方言、歇后語

    現在,聽到一雙兒子巴皮巴肉的話,嘴里在罵,心里卻是無比的慰藉。

   人來世上一趟,總得多踩幾個腳窩子才值得。

      我買回去喂(指雞)起,等你坐月子了,好來送祝米。

      只知道傻吃傻睡,只會出苕力。

      太陽一落,黢(qu)麻黑的。

      這世道真是日鬼。

      誰在外頭號喪。

   城里人太拐。

   這真叫嘴巴里插爆竹——想(響)不得。

   他們(指科技人才)一來,滿田的蛤蟆叫,窮村富村爭著要。

作為一部表現山區土家農村生活的長篇,語言是一個相當重要的元素,沒有長期的生活積淀與親身的生活體驗,難以駕馭這樣的長篇。

例一中的農諺是鄂西農村長期來以來生產生活經驗的總結。在形式上七言四句,句句押韻,類似于民歌體 而且具有通俗易懂、可感、具象、生動、上口的特點。土家地區不少諺語與武陵山區相同,但小說中農諺語又具有濃厚的鄂西地域特色。

例二中的方言、歇后語主要為人物的語言,這類語言,是用一種具有地域特色的方言表情達意,具有鮮活的泥土氣息,是多少年來祖輩傳下的歷史積淀的產物。如“聽到一雙兒子巴皮巴肉的話”、“ 人來世上一趟,總得多踩幾個腳窩子才值得”, “只知道傻吃傻睡,只會出苕力”等,這種人物語言較之一般書面語,如“巴皮巴肉”較之于“貼心孝順”、“踩幾個腳窩子”較之于“留下腳印”,“出苕力”較之于“干力氣粗活”等,顯得格外生動,形象,富有活力,它既有地域性,又具有鄉土味。



[1] 習近平:《1015日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文藝報》,20141017日。

[2] 習近平:《1015日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文藝報》,20141017日。

[3] []卡魯柯亨:《文化概念》,《多維視野中的文化理論》,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1987年。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email protected]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哈灵杭州麻将APP 急速赛车单机 幸运3D-首页 甘肃快3开奖视频 闲来广东麻将有挂吗 快3走势开奖结 河北20选5开奖结果 2019年4月28 辽宁心悦麻将安装 闪电配资 欧冠直播 淘股吧官方网站 皇家棋牌游戏直营 福彩七乐彩 十一运夺金走势图开奖 哪里玩赛车群 黑龙江福彩36选7历史开奖